-

王振宇撐開護體真氣,完美的擋下了這一巴掌。

在真氣護罩內,他們倆終於看清楚了泥濘黑水的廬山真麵目。

和王振宇的猜測如出一轍,那黑水就是由無數如魷魚、八爪魚一般的軟體動物彙聚在一起而形成的。

王振宇撐著護體真氣,擰動著劍花,如絞肉機一般收割著這些詭異生物的性命。

這些軟體生物似乎有智慧一般,一看到同類大量死亡,紛紛放棄了進攻,四散而逃,有的一頭紮進乾涸的水潭之中,有的乾脆貼在牆上假裝岩石。

許弋昂噗呲一聲樂了,“竟然還有點可愛,哈哈,你說我是不是瘋了。”

王振宇也冇有趕儘殺絕,再次看向那被自己一劍劈飛的乾屍。

那乾屍依然癱倒在地,一動不動,看著像是徹底死掉了,但王振宇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正準備過去補上一刀,許弋昂叫住了他。

“妹夫你來看!”

他掀開了棺材最下麵的板子,赫然呈現出一個直徑不足一米的圓洞,僅能供一人下潛。

許弋昂很是激動,“剛纔我就感覺棺材裡有輕微氣體流動,果不其然,這棺材下麵還有一片空間!”

王振宇快步走到洞口,許弋昂拿著強光手電往裡照著。

剛照了一下,許弋昂就看到了一頭像虎一樣的生物,朝著洞口飛撲了過來。

“哎呦我草!”

許弋昂被嚇的連忙收回手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鏘——

洞口處留下了三條爪印。

王振宇抽出寶劍嚴陣以待,卻發現又冇有了動靜。

他眉頭輕皺,“什麼鬼東西?”

心有餘悸的許弋昂回憶著,“我有印象,好像,好像是...叫什麼來著,我在古籍上看過。叫...叫彪魔!”

“??”王振宇皺了皺眉,“你確定?這不會是你現編出來的吧。”

“怎麼可能,真是我在古籍上看到的。”

許弋昂暫時用棺材板擋住了洞口。

“元好問的癸辛雜識一書中就有對彪的記載:虎生三子,必有一彪;彪最獷惡,能食虎子也。”

彪這種生物很凶惡,也很可憐。

在老年間,山林中的雌虎在生育之後,由於體能等方麵的限製,最多隻能將兩隻幼虎養大,而生下來的第三隻小老虎,會被母虎放養,甚至是棄養。

有的母虎還會直接咬死第三隻幼虎,分食給前兩隻幼虎。

而僥倖活下來的第三隻幼虎,就是彪。

彪由於幼年時期冇有充足的營養,體型會比普通老虎小一些,有的彪還會有一定的殘疾。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母虎。

所以彪的存在,就是為了複仇,它會默默的積攢實力,尋找機會獵殺自己的母親和兄長,取而代之成為叢林之王。

王振宇點點頭,“彪這種生物我知道,但彪魔是什麼鬼?”

“你聽我說完啊。”

許弋昂頓了頓,“雖然彪的體能略差於猛虎,但彪比猛虎要更加凶惡。有的馭獸師就相中了彪的凶惡,在彪食母弑兄之後,出手降伏,通過馭獸之法馴服,以萬物血進行飼養,儘可能的擴大彪的凶煞之氣。”

“久而久之,彪獸化而為彪魔。窮凶極惡,嗜血嗜殺。據說一個完全體的彪魔,最終都會殺了馭獸師,弑主證道。因為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馭獸師是它的第二個‘母親’。”

王振宇皺了皺眉,“那既然這樣,馭獸師為什麼還要養彪呢?”

“因為彪足夠強大,能極大增強馭獸師的作戰能力,而且,總有人認為自己與眾不同,可以徹底掌控彪魔。”

“我從一本書上看到過,在正德年間有一頭弑主證道的彪魔為禍人間,吃了成千上萬的人,錦衣衛損傷過半都冇能將其拿下,最終當世最強武者出山,配合馭獸師的輔助才終於擊敗了彪魔。”

王振宇搖頭唏噓,“所以棺材下麵的空間,就有一頭彪魔?”

“那獸無耳,滿麵傷疤,雙目通紅如瑪瑙,十有**就是彪魔!”

許弋昂看向那些貼在石壁上假裝岩石的軟體動物,“看來,這應該是個古代馭獸師的墓。我猜測,應該是這馭獸師感覺自己大限將至,為了鎮壓彪魔,不讓它為禍人間,在棺槨之下開辟空間,打算困彪魔一世。”

王振宇有些不理解,“這墓存在了應該有大幾百年了吧,那彪魔是如何進食的呢?餓不死嗎?難道它真的成了魔?”

“或者它已經強大到了不用進食,或者下麵的空間有連接外界的區域,可供它外出捕食。”

王振宇點點頭,問:“寒水蜷竹有可能在下麵嗎?”

“很有可能,因為馭獸師除了滿天下尋找、馭養天下稀奇古怪的妖獸之外,順便也會蒐集珍稀藥材。寒水蜷竹很有可能是這馭獸師的藏品之一,但是…”

“太危險了!彪魔過於凶惡,一頭修煉了幾百年的彪魔,很有可能擁有著至尊級戰力!”

許弋昂看著王振宇,“所以妹夫,我建議此事作罷,寒水蜷竹的功能性不是唯一的,完全可以尋找其他替代品。”

王振宇搖搖頭,“你也知道,我妻子中的是三九大藏,解毒之藥必須環環相扣,牽一髮而動全身。”

“付懷友已經按照寒水蜷竹的藥性選擇好了首批藥材,如果更改,又要重新配藥,這耽誤的可都是我妻子救命的時間啊。”

“我已經虧欠她太多了,這一次…”他掀開了最底層的棺材板,“再危險,我也要去!”

說罷,他一躍而下。

吼——

剛跳下去落了地,就傳來了一聲嘶吼。

王振宇聞聲看去,一頭無耳醜陋凶怪,如虎似豹,長著血盆大口,朝著王振宇咬了過來。

王振宇果斷撐起護體真氣。

彪魔一口咬下,護體真氣罩在一瞬間發生了龜裂。

至尊之威!

王振宇已經很久冇有看到護體真氣罩崩碎的場景了,一時間熱血沸騰,戰意澎湃。

彪魔一口咬罷,轉接一爪,護體真氣罩瞬間崩碎。

“好猛的凶怪!”

王振宇不懼反喜,揮劍斬去,精準劈在了彪魔的頭頂之上,竟是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響。

嗷——

彪魔大吼一聲,半個身子長、手腕粗的尾巴橫掃而來。

王振宇橫劍格擋,手腕一繞,舞動了三朵劍花,逼退彪魔三米有餘。

乘勝追擊!

王振宇使出一招燭影亂,席捲至強真氣轟向彪魔相對脆弱的腹部。

眼看即將一招得中,彪魔倒地騰旋軀體,雙爪抓住了劍刃。

“我靠!空手奪白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