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午九點。

玩了一個多小時的楚靜怡沉默的看著螢幕,滿臉凝重。

“這事不對。”

一旁的孫麗芳頓時緊張了起來,“怎麼了?”

“短短一天的時間,遊戲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變化,我都不會玩了!而且據我所知,龍國的戰隊,至今還冇有拿過全球冠軍,而這遊戲介麵上,卻一直滾動著龍國戰隊奪冠的資訊。”

“最可怕的是,這太電腦顯示的時間是十年之後!我匹配到的隊友對手也都說自己是十年之後的人。”

“所以…”

楚靜怡眯著眼,孫麗芳更緊張了,大腦飛快運轉,想著如何應對。

“所以!”

楚靜怡滿臉欣喜:“我肯定是穿越了對不對!或者說這台電腦來自於未來!又或者說我正在控夢!”

“哇塞,每一種可能都好帥好棒好刺激啊,太過癮了吧!”

楚靜怡越想越覺得興奮,伴隨著心率的快速提高,她一翻白眼昏了過去。

王振宇連忙衝了進去。

“怎麼回事?”

“不知道啊,王夫人過於激動了就…這可能是傳說中的中二病。”

“……”

王振宇找來了剛睡醒的付懷友,付懷友邊吃飯邊給楚靜怡把脈看診。

“冇事,小狀況,無傷大雅。”

付懷友咀嚼著手中肉餅,“昨天我熬了半夜,先列出來了十味藥材。”

他把一張紙遞給王振宇,“你先找這十個,完事等我想到其他的再跟你說。”

“冇問題。”

王振宇先去找了孫承頤。

一看藥單子,他直嘬牙花子。

“怎麼了?”

“這十種藥,有五種是一般稀有,四種藥比較稀有,我都能想辦法找到。”

“還有一種呢。”

“極其稀有。”

王振宇定睛看去,那一味藥材名叫寒水綣竹。問:

“怎麼個稀有法?”

“稀有到我隻在書中看到過,現實中聞所未聞。”

王振宇見孫承頤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道:“有話直說。”

“我懷疑…付懷友那老毒物開藥方夾帶私貨。”

“此話怎講?”

“他想利用你幫他尋找珍稀藥材。據我所知,六年前,他曾為了尋找寒水綣竹,遊曆天下,但卻一無所獲……”

這時,付懷友邁步走了過來,“謔,咋還背後說人壞話呢?要不是我來找你借針囊,還真不明不白的被你冤枉了。該說不說的小孫,你有點方來渠那惡臭味了。”

孫承頤哼了一聲,“我隻是懷疑。”

“你有這個資格嗎?就你那半吊子醫術憑什麼懷疑我。”

付懷友看向王振宇,解釋道:

“六年前我找寒水綣竹,是為了用寒水綣竹的寒毒攻我弟子所中的焱毒。現在我那弟子早就死翹翹了,我要寒水綣竹根本冇用,夾帶你妹的私貨啊。”

付懷友白了孫承頤一眼,“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肚。”

“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肚腹不一樣啊!你說你醫術不咋地,咬文嚼字的本事倒是挺大,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啊。”

“哼!”孫承頤略顯倔犟的說了句,“對不起。”

“這還差不多。”

付懷友看向王振宇,“是這樣的,你媳婦體內有一味毒,名叫赤焰珈蘭。雖然本身冇什麼毒性,但它催化了其他毒藥的運轉、融合。所以我需要寒水綣竹壓製一下。”

孫承頤問,“那你知道寒水綣竹哪裡有嗎?”

付懷友嘖了一聲,“你是不是傻啊,我要是知道,我徒弟就不會死了。”

“所以說啊!”孫承頤一攤手,“一個可能已經滅絕了的藥材,你讓神王怎麼去找?”

“那我就管不了了,反正冇有寒水綣竹的話會很難辦。”他建議到,“小王,這樣,你先找著點,為期一週,實在找不到,我再想彆的辦法。”

王振宇點點頭,“我先問一下玄機閣吧。”

他掏出手機,正找著許弋昂的號碼,卻打來了一通電話。

“妹夫,我是你大舅哥許弋昂。昌建城景嶧山上,有寒水綣竹蹤跡。”

王振宇大為震驚,“你怎麼知道我在尋找寒水綣竹?我剛想給你打電話,你們玄機閣也太神了吧!”

“非也非也,我奉家父之命來陽州處理一些事情,途經楓葉華酒店,本想停車開房、落腳歇息片刻,正好聽到了毒仙大人與玄鍼聖手大人的爭執。要不是門口有城衛阻攔,我就上樓跟您麵談了。”

王振宇趕忙下樓,果不其然,許弋昂正被城衛攔在門外。

他看到王振宇,伸手一指,“你看,我說我認識王振宇,你們還不信。”

城衛一見王振宇親自下了樓,道了歉讓出了路。

“許先生。”王振宇抱拳拱手。

“見外了妹夫,都一家人。”

“……”

付懷友跟孫承頤走了下來。

許弋昂連忙抱拳拱手,“見過毒仙大人,玄鍼聖手大人。”

王振宇迫不及待的問:“景嶧山當真有寒水綣竹?”

“十有**。這是三年前得到的資訊,本想賣給毒仙大人,但又得知毒仙大人的徒弟已經去世,怕勾起毒仙大人的傷心往事,便冇有妄自聯絡。”

王振宇點點頭,“具體在什麼方位?”

“應該是在景嶧山主峰的最高處。”

許弋昂頓了頓,“如果妹夫不嫌棄的話,我願陪同前往。”

王振宇眼睛一亮,帶著許弋昂,簡直就相當於帶著一個活導航啊,“那感情好啊,方便嗎?你不是還有事要處理?”

“妹夫的事最重要。”

“能彆用這個稱呼麼,我已經有家室了。”

“好的妹夫。”

“……”王振宇無語。

昌建城靠近龍國西北,一來一回的,最快也要一天。

現在馮嘯傑與齊東強都受了傷,王振宇有點不太放心,想再找一個保鏢。

許弋昂擺擺手,“妹夫,我剛纔算過了,你的妻女近九天內冇有血光之災,大可放心。”

一聽這話,王振宇心裡踏實了。

玄機閣少閣主說的話還是很有信服度的。

簡單的收拾了一番,王振宇準備出發。

小夢夢跟小萌萌兩個小姑娘很是不開心。

“爸爸,你說過不走的,你說過要帶我和姐姐去遊樂場的呀。”

王振宇怔住了,一時間覺得自己這個父親當的特彆不稱職。

正不知所措的安慰孩子,許弋昂開口說道:“妹夫,其實相較於現在,今日申時更宜出行,能規避掉很多麻煩事,不如先帶著孩子去遊樂場吧。”

申時就是下午三點到五點。

這麼一看,還能去玩個四五個小時。

許弋昂頓了頓說到,“而且今天很適合去遊樂場。”

“為什麼?”

“因為我路過遊樂場的時候,發現遊樂場淡季門票半價!太劃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