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巨物,王振宇結結實實的被震撼到了。

這得活了多少年?成精了吧!

這地方實在詭異。

王振宇看著龜的頭部,心中一陣陣發毛。

不能辨彆巨龜是死是活的他連忙上浮出水麵,想要帶著付懷友趕緊離開這裡。

此時的付懷友正抬頭往洞穴頂部看著。

注意到王振宇遊了過來,他指著洞穴頂部說到,“哎小王,你眼神好,你看那裡是不是有光投射進來?”

王振宇眯著眼看了過去,雖然投進來的光線很很微弱,但絕對是自然光。

“冇錯,應該是一個洞口。”

“真的!媽的終於能出去了!你快上岸,把我扔上去。”

此時洞頂高度有十幾米,石壁陡峭不太容易攀爬,付懷友這半吊子輕功確實需要王振宇的幫助。

王振宇應了一聲,儘量小心的朝著巨龜的頂部遊去。

因為他心中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不知是不是來自於巨龜。

正在這時,付懷友注意到水麵上有兩根浮木飄了過來,嘀咕道:“哪裡飄來了兩根破木頭?這方向,好像是逆水飄來的吧。”

王振宇一聽這話看了過去,感覺不太對勁,潛入水下一看。

那哪是兩根木頭啊!分明是行走在龜殼邊緣上的兩頭巨型鱷魚,長度將近三米!

“快閃開!”

王振宇連忙提醒。

付懷友很聽話的往後一閃,剛閃過去,一頭鱷魚就從朝著他剛纔的位置撲了過去,正好撲了個空。

“臥槽!”

付懷友被嚇了一大跳。

緊接著第二頭鱷魚也躥了上來,張著血盆大口朝著付懷友咬去。

“你媽了隔壁的!那邊水裡還有個人呢,你們眼瞎嗎啊,就非得吃老子啊!”

付懷友邊罵邊躲,伸手從懷中取出兩隻飛鏢,脫手而出,儘數射進了第二頭鱷魚的嘴裡。

鱷魚吃痛翻滾著進了水,一時間水麵染了紅。

“死去吧你!真特麼不把老子當人啊,老子怎麼說也是戰皇!”

他邊說邊對第一頭鱷魚下了手,用飛鏢將其逼退。

“搞定!”

王振宇鬆了口氣,朝他豎了豎大拇指,“厲害。”

“那是,毒仙哎,跟你鬨呢…啊!”

付懷友逼還冇裝完,嘴巴中鏢的那頭鱷魚不知何時繞到了付懷友的側方,猛地從水裡跳了出來,張嘴咬住了他的手臂,緊接著就是鱷魚專屬技能——死亡翻滾。

付懷友的右臂被完全撕扯了下來。

“啊啊啊——我的手!!”

他踉蹌倒地,臉色煞白,冷汗直流,咬著牙忍著疼痛。

王振宇飛快的遊到龜殼之上,抽出新淩華寶劍,朝著正要咀嚼吞嚥的鱷魚砍了過去。

就像是切豆腐一樣,三米多長的鱷魚被斬成了兩截。

下半截被斬斷後還在不停的抽搐。

王振宇用劍劃開鱷魚的嘴巴,一股惡臭撲麵而來。

他忍臭把手臂拔了出來,手肘之上的部分已經全部被嚼爛了。

王振宇眉頭緊皺,“還能接上嗎?”

付懷友痛苦的搖了搖頭,“都成肉泥了接個屁啊!特麼的老子的手!”

王振宇走過去給他點穴止血,取出密封完好的外傷神藥塗抹在傷口上,撕下衣服簡易包紮。

付懷友臉上痛苦神色減輕了幾分,看著失去的右臂心中甚是惆悵。

他長歎一口氣,強行安慰自己,“唉…幸好老子…老子是個左撇子。媽了個巴子的,這就是得到千年血蔘的代價吧,艸!一條胳膊而已,也算值了!!”

王振宇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個朋友是仿生機械學的專家,等出去了我讓他給你做一條手臂。”

“冇事,我真是左撇子。先把你媳婦治好再說彆的吧。”

王振宇心中有些愧疚。

哢嚓——

哢嚓哢嚓——

正打算離開的兩個人聽到一陣詭異的聲響。

聞聲看去,發現五米遠的一片水麵上,像是沸騰了一般,水花迸射。

“有東西!”

眨眼的功夫,那一片“沸騰”了的水來到了巨龜旁。

嗖嗖嗖——

無數條食人魚從水中跳了出來,大大小小,鋪天蓋地!視覺衝擊感極強!

“臥槽!”

倆人異口同聲。

不用問,這些食人魚肯定是被血腥味吸引過來的。

付懷友頓足捶胸,“哎呀!這是踏馬的不想讓老子活著出去啊!”

“彆慌。”王振宇將付懷友保護起來,“食人魚而已,再來一千條一萬條,我都照殺不誤。”

也就一分鐘的時間,王振宇的身邊已經滿是食人魚的屍體了,約莫著有四五百條。

即便這樣,飛撲過來的食人魚依然層出不窮。

付邵宇身上被魚血浸透了,“這得殺到啥時候啊,幸虧咱們有個小島立足。”

話音剛落,“小島”突然下沉,緊接著竟是直接消失了,倆人直接沉了水。

“什麼情況!”

付懷友撲騰著水,“島被魚的屍體壓沉底了嗎?”

巨龜果然是活著的!

王振宇也開始惆悵了,“那不是島,是一隻龜的龜殼。現在那頭龜,應該是被咱們吵醒了。”

“啥玩意?龜殼!!這麼大??”

付懷友心中陣陣後怕。

一入了水,到了食人魚的主場,王振宇和付懷友更被動了。

短短幾秒鐘的功夫,付懷友的腿上已經掛上了七八條食人魚。

“踏馬的老子毒死你們!”

氣急敗壞的付懷友取出了一個密封完好的小瓷瓶。

“你投了毒咱們怎麼辦,咱們可都在水裡呢。”

王振宇抓住他的左臂,“你先上去吧。”

說著,他運轉內功猛地一使勁,把付懷友扔出了水。

付懷友連忙把住牆壁上的石頭,穩定住身形。

“小王,你小心啊。”

“放心。”

不用分神保護付懷友,王振宇終於可以放開手腳。

他沉下水,看著那密密麻麻的魚群,使出一劍破龍門,瞬間爆起了十幾米高的水花。

竟是將那透光口處的亂石都衝擊開了。

“牛逼!哈哈哈。”付懷友扯著嗓子喊著,“小王,給我撈幾條魚上來,我特麼非得把它烤了吃,讓它咬我腿!”

王振宇咧嘴一笑,“算了吧,可難吃了。”

嘩——

一條腹部中鏢的鱷魚騰的一下從水裡躥了出來,它的身上掛滿了食人魚。

鱷魚張開血盆大口,朝著王振宇咬去,似乎是要為自己的同類不報仇。

王振宇全然不放在眼裡,揮劍要砍,剛纔消失的巨龜,突然從水下浮了起來,張開嘴一口將鱷魚吞了下去。

付懷友瞳孔暴擊,“臥槽!還真有這麼大的王八!”

至此,王振宇終於緊張了起來。

他緊了緊手中的淩華,全神貫注的留意著巨龜的一舉一動。

呼——

巨龜轉身看向王振宇,王振宇也看著它。

不知為何,王振宇在它的眼神中,看到了欣慰與憐憫。

一人一龜對視了片刻,巨龜緩緩的沉入了水中。

“這就走了?”付懷友有些失望,“這大王八中看不中用啊,還以為有驚天大戰呢。”

嗖——

打水下衝出一支巨型水箭,朝著付懷友射了過去。

“臥槽!水箭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