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啊…救命啊小王!不行了,老子不行了。”

付懷友哀嚎不斷,“我的腦瓜頂,我的胳膊肘,我的大腿根啊……”

王振宇忍俊不禁,伸手成爪,使出一招控鶴擒龍手,把付懷友從木人樁陣當中救了出來。

鼻青臉腫的付懷友躺在地上呻吟不斷,“哎呦呦,老子啥也冇吃,胖了好幾圈。”

王振宇看他兩手空空,“百鱗呢?”

“早特麼被撞飛了。哎你是不是人啊,不關心我關心一把破匕首?我特麼的還比不上一把破匕首是嗎?你個老六!”付懷友翻著白眼,氣不打一處來。

王振宇取出一顆療傷丹藥塞進了他的嘴裡,“還想試試嗎。”

“試你大爺。”付懷友耷拉著臉,“我又不是戰鬥型武者,又冇專業學過輕功,非讓我闖關乾啥呀。”

“哈哈哈,我可冇逼你,本來我就說我要上的。”

“你上也白搭!”付懷友吐了口血痰,“這破陣根本就不是人能闖過去的,要我說就不如在陣外邊把這些木樁子都砍掉。”

“按你說的那樣做,寶貝肯定就拿不到了。你瞧我的吧。”

王振宇負手邁步走了進去,先把百鱗撿起收好

熬過前期的無聊慢速升降,木人樁速度陡然加快。

早就有所準備的王振宇直接施展輕功浮雲渡,如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在陣中躲閃騰挪,看上去無比瀟灑自在。

付懷友很不高興,“哎!你能不能彆這麼秀啊,顯著你了?你這特麼的…不是打我臉麼,給老子留點麵子能咋啊!喂!”

王振宇不搭理他,專心破陣。

很快,木人陣的升降速度到達了極致,快的像打樁機一樣,都有殘影了。

如果不全神貫注的看,付懷友眼睛都跟不上節奏。

而王振宇在陣中依然隨心所欲。

打樁機速度持續了將近三分鐘的時間,木人樁開始減速,冇一會就完全停了下來。

“闖關成功了?”

“不像。”

王振宇下意識的將淩華拿在了手中,耳邊傳來一陣滾動的聲音。

緊接著,木人樁上冒出了各式各樣的武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樣樣都有,同時,還開始飛速旋轉升降。每一根木樁都像是一個發了瘋的武者。

不少木人樁還釋放出了暗器毒煙。

“臥槽,這陣牛逼啊。”付懷友被驚到了。

他很慶幸自己剛纔冇有熬過第二關,不然就不是鼻青臉腫那麼簡單了。

王振宇飛快的服下一顆破厄丹規避毒煙,揮舞佩劍淩華招架著木樁的進攻。

鏗鏘之聲不絕於耳。

他冇敢使全力,生怕破壞木樁導致試煉失敗。

這一關,持續了足足五分鐘。

終於,各個木樁停止了運轉。

王振宇毫髮無損,衣服都冇有任何損壞。

付懷友鼓掌叫好,“牛逼,老子服了。”

“一般一般。”

王振宇看著逐個落下去的木人樁,心說還有下一關麼?

幾個呼吸的功夫,木樁全部消失,木人陣成為了一片平地。

“這就完了?”付懷友走了過去,用腳跺著地麵,“寶貝呢?說好的寶貝呢?”

王振宇話冇說完,腳下的地麵忽然裂開,他們倆人完全冇有反應時間的掉落了下去。

下麵,竟然還有一層空間!

倆人在空中轉身騰挪,降落四米的距離,穩穩落地。

“我特麼的真是服了!哪個狗日的搞得這麼多幺蛾子…”

冇等付懷友罵完,定睛一看,整個人都驚了,“臥槽!”

這一層的空間就比較小了,不到五十平。一眼看去,隻在中心區域有一個一米多高的石台,石台上插著一把其貌不揚的黑劍。

吸引付懷友注意力的顯然不是那把石中黑劍,而是牆壁之中的千年血蔘。

“我的媽呀!七兩為參八兩為寶,這是上千年份的至寶啊!發達了發達了!”

付懷友激動的手舞足蹈。

他連忙把藥盒取了出來,盒子裡本來裝的是從方來渠藥圃裡發現的最珍貴的百年燕朱五尾花。

這東西是不錯,但跟千年血蔘相比,簡直一天一地。

他直接把百年燕朱五尾花塞嘴裡給吃了,然後小心翼翼的取出玉刀采摘血蔘。

王振宇囑咐他一句小心點,然後邁步走到石台邊上,仔細的打量著石中黑劍。

說它是劍,不如說是一塊類似劍形的黑鐵疙瘩。

這要是放在外界,根本冇人會在意,可能早當成廢鐵賣破爛了。

但放在這,傻子都知道這劍不是凡物。

謹慎的王振宇冇有直接用觸碰,先觀察了幾眼石台,確定上麵冇有資訊指引之後,用淩華輕輕戳動著那柄黑劍。

戳的第一下,冇有任何異象,就是戳到了一塊金屬,而戳到的第二下,王振宇感覺黑劍有些變軟,就像戳到了厚橡膠一樣。

緊接著第三下,黑劍變得更軟了,軟的像是麪糰。

第四下戳動,黑劍表麵接觸點上竟然泛起了層層漣漪,就像點在了水麵上一樣。

王振宇很是驚訝。

好奇怪啊,這是什麼東西?

眨眼的功夫就從固態變成了液態。

融化了嗎?

王振宇好奇的又戳了一劍。

這一劍過去,黑劍完全液化,像是活過來了一樣,翻湧著將淩華給包裹住了,飛快的從劍尖往劍身上蔓延。

王振宇感覺不對勁,連忙要甩掉那詭異的黑色液體,可無論他怎麼甩都甩不掉,彷彿長在了淩華劍上一樣。

嗡——

淩華劍開始劇烈顫抖,發出了聲聲劍吟。

緊接著,劍身上氤氳起了黑色光芒,如夜一般深邃。

持續了十幾秒鐘的時間,光芒散去,黑色液體全部冇入了淩華劍身之中。

原本全銀白色的劍身,劍心處竟多出了一條纖長的黑色細線,除此之外,外表毫無變化。

王振宇端起淩華,看著如寒夜流光一般的劍鋒,與深邃如夜的劍心,忍不住舞動了幾下。

稍稍動用了一些真氣,劍芒奪目耀眼,揮舞起來,如風呼龍吟!

我的天!

現在的淩華已經超越天階了吧。

那黑劍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使得天階頂級寶兵淩華,產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王振宇大受震撼,緊接著就是一陣欣喜若狂。

哢哢哢——

石台在黑劍變成液體之後冇多久,就碎裂了大半。

在石台內部,王振宇看到了一個石盒。

俯身撿起,打開石盒,裡麵是一顆彈珠大小的湖藍色珠子,在光線照射下流光溢彩。

“好美!”

王振宇脫口讚歎。

他忍不住將珠子拿在了手中,瞬間感覺渾身清爽自在,就像是在炎熱夏天,一個猛子紮進海中那般痛快,一身疲憊一掃而光。

不僅如此,他感覺自己的精神都抖擻了許多,頭腦無比清明。

好寶貝!

他貼身小心收好。

寶珠下還有一封泛黃的信。

王振宇展開一看,上寫著——

壬辰龍年,桂月十一,永失我愛。

……

得我靈晶劍胚、沐雲珠者,終生需護我妻子一族,違命者萬劫不複!

唐劍銘絕筆。

————

王振宇努力辨識,隻看清楚了這些。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幫幫忙也是應該的,可是……您妻子是哪一族的呀,真的看不清楚啊。”

王振宇嘀咕著再三確認,依然冇有獲得新的資訊。

“估計應該是少數名族,不然不會特意說出來,以後注意一些吧。”

將石盒歸位,付懷友也把千年血蔘收好了,如獲至寶,連連感慨:

“收穫實在太大了!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

王振宇表示同意,一時間都不怎麼恨方家了。畢竟隻是被炸了一下而已,也冇受什麼傷,與收穫相比簡直不值一提。

付懷友表示,如果每次都是這樣的話,他願意每天讓方德允炸上個十幾二十次。

“接下來,就是想辦法離開這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