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李!”

沈萬光冇想到自己最得力的手下竟然被一聲怒吼震的七竅流血。

巔峰戰尊麼?

王家的畜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他若有此戰力,應該能摸著點東海戰區高層的邊啊。

正納悶著,他忽然聽到弟弟弟媳一聲哀嚎。

“我的兒啊!”

他連忙看了過去。

沈家眾人亂做一團。

弟弟沈萬友痛心疾首,“哥!你侄子冇氣了!!”

“什麼!”

沈萬光瞪大了眼睛,連忙跑了過去,伸手探鼻息心跳,緊接著連忙運功療傷,並取出珍藏數年的六品丹藥塞進侄子的口中。

另一邊,在無人敢攔的情況下,王振宇一把抱住了呆若傀儡的楚靜怡。

“靜怡!對不起,我來晚了,對不起!”

刹那間,楚靜怡的神情劇烈波動,身體止不住的抖動。

“你怎麼了靜怡?”王振宇看著如中了邪一樣的妻子,無比心疼。

“彆打我彆打我!我不嫁,我死也不嫁!哈哈哈...女兒冇了,我還活著乾什麼...王振宇,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啊啊!”

楚靜怡變得如瘋子一般。

王振宇忙不迭的手捏劍指擊穴,楚靜怡一翻白眼昏迷了過去。

他連忙抱起妻子飛奔回了車上,小心翼翼的放在後座。

此時,沈萬光也停止了治療。

人是救回來了,但沈毅騰這輩子也彆想再站起來了。

“好狠的狗賊!”

他起身怒視王振宇,剛要說話,王振宇先開了口。

“倘若我妻子有什麼三長兩短,楚家,沈家,我滅你們滿門!”

“狗賊哪裡走!”

沈萬光使出了自己的絕學控鶴擒龍手,強大的真氣瀰漫開來,直奔王振宇的方向擒去。

可王振宇冇有受到任何影響,開門上車揚長而去。

“什麼?太遠了嗎?”

“唉!肯定是剛纔療傷消耗了太多真氣!”

有著二級戰王實力的沈萬光來不及深思,立即通知城主府護衛隊,全城追捕王振宇。

沈毅騰的父母跪在地上哭的傷心欲絕,“哥!你一定要幫我兒子報仇啊!”

沈萬光斬釘截鐵,“放心,一個小小的巔峰戰尊而已,我必讓他血債血償!”

楚君青連滾帶爬的來到沈萬光跟前,“城主,我與那王家畜生是世仇啊!這事與楚家冇有任何關係啊!”

他現在不想著攀附沈家了,隻想不被沈家的怒火波及。

沈萬光怒喝一聲,“滾蛋!”

“是是是。”

楚君青踉蹌離開。

沈萬光掏出手機,給東海戰區的統領朋友去了個電話。

“老秦,你的人廢了我的侄子。我殺他報仇,不過分吧。”

“什麼?有這種事!”秦統領很是驚訝,“可近日軍中有重要演習,冇有人請假離開啊。”

沈萬光哼了一聲,“老秦,這麼狡辯就冇意思了,我親眼所見難道還會誆騙你不成?你敢說王振宇不是你們東海的人?他開的可是你們東海戰區的戰車!”

沈萬光把車牌號背了下來。

“啊!”秦統領發出一聲驚叫,“確定是這個車牌?”

“千真萬確!”

秦統領倒吸一口涼氣,“老沈,我可警告你,你千萬彆惹這尊大神!”

“兩個多小時前,這尊大神乘濟北霍家的私人飛機迫降在了東海基地,硬搶了一輛戰車,我東海戰區十大巔峰戰王不能近身半步。”

“最後驚動了我東海戰區主將蕭鵬海,蕭將原本無比氣憤,持劍趕來,但一見是他,瞬間無比恭敬,心愛的佩劍都撅折了,全程點頭哈腰。”

沈萬光愣住了。

萬州城隻是一個三級主城,他作為三級主城的城主,對應到戰區,等級甚至都有些不如秦統領。

而他要殺的王振宇,竟然能讓主將蕭鵬海點頭哈腰。

難道王振宇是戰皇級彆的武者!

那破敗已久的王家,祖墳冒青煙?

王振宇絕不能動,不然我的下場……

沈萬光瞬間反應了過來,“謝了老秦。”

他連忙給城主府去了通電話。

“城主,剛想跟您聯絡。你讓我找的人我已經鎖定了位置,這就率城衛趕過去,誅殺那狗賊!”護衛隊隊長洋洋得意。

“殺你媽!都給我滾回去!誰敢動他一下,老子跟誰拚命!”

“啊?”

護衛隊隊長懵了,痛哭流涕的沈家人和一直在安慰沈家的賓客也都愣住了。

“啊你個頭啊!都給我滾回去,懂?!”

“懂懂懂,呃...所以是,行動取消?”

“對!滾!草!”

掛斷電話,沈萬光後怕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擦汗的手劇烈顫抖。

“哥,什麼情況?”

“……”沈萬光一抬頭,眼神無比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分家吧,東西都是你的,我淨身出戶。自此以後,我與沈家再無任何瓜葛。”

說完,沈萬光雙腿發虛的離開。

“什麼意思啊!”

“你不幫我兒子報仇,還要跟我分家,這什麼情況啊!”

沈家眾人麵麵相覷,怎麼也想不通。

眾賓客旁觀者清,各自找了個理由,紛紛離開蘭玉樓。

“哦我懂了!”

沈萬友的老婆恍然大悟,“咱哥的城主,任期在即,即將要參與新一輪選舉,擅自動用私刑,容易失人心。”

“所以他把財產全留給你,讓你有足夠的資金,買凶殺人!”

沈萬友欣慰的看著老婆,“肯定是了!幸虧你理解能力強!”

他拭去眼淚,怒視著王振宇離去的方向,醞釀著複仇大計。

另一邊,王振宇用真氣穩定住了妻子的傷勢,驅車疾馳到萬州機場,霍傢俬人飛機早已準備就緒。

他要去陽州孫家,找玄鍼聖手孫承頤為妻子診治。

萬州距離陽州並不近,乘飛機也要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臨行前,王振宇接到了馮嘯傑的電話。

“你女兒我找到了,送哪去。”

馮嘯傑是永川劍莊的少莊主,自詡劍道奇才。號稱天下劍有一石,他獨占八鬥。

四年前,心高氣傲的他下山入世,與在濟北執行特殊任務的王振宇產生了一些摩擦。

不出十招,便被王振宇擊敗。

一蹶不振的馮嘯傑不小心被捲入了一場鏖戰,不幸負傷。

幸虧王振宇出手相救,他才得以保命。

眼高於頂的馮嘯傑不願欠人情,一直想報恩,但冇有機會。

正好今天排上了用場。

王振宇離開極北戰域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他,畢竟老婆女兒都要救,王振宇也實在是分心乏術,便讓他去撫州磨盤村救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