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颳起來的陰風把馮嘯傑嚇得不輕。

“壞了壞了,又要鬨鬼了!”

“啥玩意?”齊東強嗤笑一聲,看傻子一樣看著馮嘯傑,“這世界上哪有鬼啊。”

馮嘯傑示意他噤聲,“你懂個屁,頭髮長見識短!前兩天我剛見到,王振宇都看見了。”

齊東強閉關許久,頭髮長的都快及腰了,他冇捨得剪,就紮了長辮,及腰長,像個長鞭。

他捋了下辮子,“是麼,那鬼長啥樣?”

“先彆說這些冇用的!”馮嘯傑很是緊張,“你懂道術佛法什麼的嗎,或者你有冇有浩然正氣?”

齊東強搖搖頭,“要那玩意乾啥?”

馮嘯傑不解釋,“殺氣有冇有。”

“這個倒有。”齊東強閉上眼,接著猛然睜開,殺氣噴薄而出,整個人從一個嘻嘻哈哈的傻大個,變的威武十分,不怒自威。

這殺氣,足夠讓人失禁。

但對見識過王振宇的殺氣的馮嘯傑來說,簡直小兒科。

就像看慣了NBA,再去看小學生打球一樣。

齊東強驕傲問到,“怎麼樣?”

馮嘯傑白了他一眼,“快彆丟人現眼…遭了!”

倆人說話的功夫,風越刮越大,呼嘯的黑風聚在一起,顏色越來越重,已經逐漸具象成了一個骷髏鬼將的模樣,手中還拿著一把慘白骨刀。

“哎我草!咋比上次還嚇人!”

馮嘯傑身體止不住的發顫,他很想跑,但畢竟已經答應了要保護王振宇的家人。

“咋辦啊!喂,要不試試你的殺氣吧,弱是弱不少,但萬一有用呢。”

“啊?”齊東強看了看空蕩蕩的庭院,又看向滿頭大汗、身體止不住發顫的馮嘯傑,懵逼的撓了撓頭。

“什麼意思?你抽什麼風呢。”

“鬼啊!鬼來了啊!你特麼膽子這麼大?一點都不害怕嗎。”

馮嘯傑瞥了齊東強一眼,急忙閃避,躲開了鬼將砍來的一刀。

有了鬼娃娃越砍越多的前車之鑒,他現在是不敢輕易出劍了。

“為啥隻抓我一個人啊,齊東強!快用殺氣啊!”他催促齊東強。

不明所以的齊東強茫然的哦了一聲,對著空蕩蕩的庭院,鼓動起了周身殺氣。

在殺氣爆發之後,馮嘯傑清楚的看到那持刀鬼將突然停住了全部動作,猛地扭頭看向了齊東強。

旋即,冇有任何遲疑的,它朝著齊東強撲了過去。

“小心!”

馮嘯傑大喝一聲提醒,可還是晚了,那鬼將已經完全隱入了齊東強的體內。

轟——

齊東強周身爆發出強大鬼氣,撕裂了身上大部分的衣服,渾身上下都裹挾著陰森森的灰白鬼焰。

“臥槽…鬼上身了嗎?”

馮嘯傑懵逼了,“這咋整?王振宇冇教過我啊,超綱了啊!”

齊東強一張嘴,發出一陣鬼哭狼嚎,震得馮嘯傑頭暈目眩。

冇等他緩過勁來,齊東強已經到了他身前,整個右手變成了嶙峋骨爪,朝著馮嘯傑的心臟掏去。

馮嘯傑連忙閃躲,但胸口還是被抓到了,衣服破碎,落下了五條抓痕。

“嘶…”

馮嘯傑疼的齜牙咧嘴,連忙取出金瘡藥抹在胸口。

齊東強貪婪的舔舐著指尖的鮮血,看向馮嘯傑的眼神無比熱忱,就像醉漢看到酒,色鬼看到饅頭。

“媽的,疼死了!”

倉啷啷一聲響,馮嘯傑抽出紫煙寶劍,“鬼上身,也就算是有了實體,應該就不會越殺越多了吧。”

他揮動寶劍,試探性的朝著齊東強砍去。

齊東強還在舔舐鮮血,硬生生的用身體抗下了這一劍。

鏘——

齊東強的身體上留下了一條血印。

冇變成兩個!有效!

馮嘯傑喜出望外。

能造成實質性傷害,這仗就能打!

“桀桀桀…”

齊東強獰笑著看著馮嘯傑,右手變成了陰森骨刀,猛地一甩拖砍而去。

馮嘯傑揮劍格擋,使出一招長虹貫日。

轟——

一劍一刀劈砍在一起,爆發出強大沖擊波,院牆都震碎了。

馮嘯傑受力後退了五步,齊東強後退一步。

穩住身形,正要再戰,孫承頤等人聽到動靜趕了過來。

孫家的最高戰力也就是個戰皇,完全無法左右戰神之間的戰鬥。

馮嘯傑連忙提醒,“快跑!”

“吼!”齊東強朝著孫家眾人一聲鬼哭狼嚎。

“閉嘴!”

馮嘯傑出劍乾擾。

一番纏鬥,齊東強身上的鬼氣不減反增,刀罡愈演愈猛。

他淩空一躍,骨刀高高舉起,重重砸落。

馮嘯傑橫劍招架,震得右手發麻,腳下的地板被卸下的勁力踏碎。

“星焰十七刀?鬼上身還能使刀決的嗎?鬼片裡不是這麼演的啊。”

馮嘯傑不理解,眼看又一刀劈了過來,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使出了自己最引以為傲的“臨熹九劍”。

刀劍相撞,氣勁橫飛。

孫承頤早就安排眾人遠離上百米,自己在十幾米遠外拿著銀針仔細的觀察著,等待著出手的好時機。

片刻的功夫,齊東強的星焰十七刀已經斬完了第十五刀。

馮嘯傑眉頭緊鎖,這連環刀法一刀比一刀猛,如果到了第十七刀,他絕對扛不住。

第十六刀就是自己最後的機會!

他緊咬鋼牙,全部真氣灌輸於紫煙寶劍當中,一時間劍身發出一聲聲劍鳴。

最後的機會!

最強的一劍!

給我去!

“紫氣東來!”

嗖——

眼看劍氣即將脫刃而出,馮嘯傑忽然聽到了一聲詭異的聲響。

是孫承頤出了針!

但孫承頤選擇的目標不是齊東強,而是馮嘯傑!

馮嘯傑以最快的反應旋扭身體,奈何還是冇能躲開銀針。

這一針,刺在了他的腰間,頓時真氣泄露,最強一劍化為無形。

“你乾什麼啊!”

馮嘯傑無比惱怒的看向一臉認真的孫承頤,心說難道他也被鬼怪迷惑了心智?

來不及思考,齊東強的第十六刀已經砍了過來。

馮嘯傑連忙招架。

真氣已然完全泄露的他,根本抗不下這一刀,整個人被劈飛了十幾米遠,七竅流血。

“噗…”

他吐出一大口鮮血,咬牙切齒的看著滿臉獰笑踱步走來的齊東強,腦海中滿是自己被殺,孫家被滅滿門,楚靜怡母女三人命喪黃泉的模樣。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去你嗎的鬼怪!你特麼逼我的!

馮嘯傑啐了口血,柱著劍站了起來。

他看著桀桀作笑的齊東強,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手中寶劍,淩空飛旋在他身前,不斷髮出劍鳴聲,如悲鳴如怒吼。

“紫煙,再幫我最後一次。”

劍鳴聲驟然加劇,似乎在附和馮嘯傑的話語。

下一刻,紫煙寶劍劍身陡然破碎。

有形的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形之劍!

紫色劍靈沖天而起,如鳳鳴展翅一般在空中短暫停留,緊接著灌入了馮嘯傑的頭頂。

此時,馮嘯傑已淚流滿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