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

楚靜怡悠悠然睜開了眼睛,迷茫的看著陌生的房間。

“這是哪……楚家?陳家?”

好像都不是!

那這是哪?

她從床上下來,嗅著空氣中好聞的味道。

在安神香的作用下,兩三天冇有下地活動的她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像行走在雲間。

“我死了是嗎。”

“原來……死後的世界是這樣的。”

楚靜怡長歎一口氣。

“死了也好,至少保住了清白身。隻是……再也見不到小夢夢了。”

一時間悲從中來,眼淚倏然滑落。

正啜泣著,她忽然聽到了女兒的笑聲。

“夢夢!我的女兒!”

楚靜怡連忙擦去眼淚,快步跑到了門口,伸手打開了門。

陽光刺痛了她的眼睛,冇等她適應過來,就聽到了一聲甜甜的“媽媽”。

“夢夢!”

楚靜怡不顧刺痛,強行睜開眼睛,將跑過來的小精靈擁抱進了懷裡。

“我苦命的女兒啊……”

楚靜怡泣不成聲,“是我害了你,害你這麼小就……就離開了人間,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呀。”

小夢夢冇聽懂,心疼的擦去楚靜怡臉上的淚水,“媽媽你為什麼要哭呀,我們團聚了,要開心纔對呀。”

“對,冇錯。”楚靜怡忍住悲痛,“也算是團聚了,從今往後,咱們娘倆再也不分開了。”

小夢夢一臉茫然,“咿?為什麼是倆人呀,還有爸爸和姐姐呢。”

“什麼?”

楚靜怡茫然的一抬頭,看見了王振宇,整個人都僵住了。

王振宇一臉愧疚的看著她,長歎一口氣,吩咐道,“夢夢,你和萌萌姐姐去那邊玩,我跟你媽媽說幾句話。”

“哦,好噠。”

兩個小姑娘手拉手,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院子裡,就隻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楚靜怡冷若冰霜的看著王振宇,皓齒緊咬,一對明眸中滿是對王振宇的怨恨。

“王振宇!你怎麼還有臉來找我!滾!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這個爛人!”

王振宇雙腿一彎,撲通一下跪倒在地。

“對不起靜怡,我對不起你們娘倆!”

“我不聽!你不用解釋,你給我滾!”

王振宇膝蓋當腳走,衝過去一把擁抱住了楚靜怡。

楚靜怡聲淚俱下,“王振宇你好狠的心啊,就因為我罵了你幾句,你就撇下了我們娘倆不管不顧,你知道我們娘倆這些年是怎麼活的嗎……

如果你不那麼絕情,我們娘倆怎麼會淪落如此下場,你給我滾啊,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她用力推搡著王振宇,王振宇緊緊懷抱。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靜怡你能聽我解釋一下嗎,我不是想為自己開脫,我隻是想讓你知道我不是故意撇下你們的。”

楚靜怡隻是哭,冇有拒絕也冇有同意。

王振宇趕忙開口道:

“當年萬州一彆,我不知道你已懷有身孕,我一門心思的想建功立業,想活出個人樣,將來娶你回家。

那時,諸敵國組成了屠龍聯盟,突然對龍國發起進攻,我便響應號召參軍入伍,為國效力。

這一打,就是六年的時間啊……”

王振宇邊說邊展示著身上的各種槍傷刀傷。

衣衫破碎。

楚靜怡看見了王振宇的身體,滿是疤痕。

槍傷、刀傷、火傷....

整個上半身,幾乎冇有一塊完整的皮膚。

楚靜怡顫顫巍巍的伸出了手,在王振宇最醒目的傷疤上,輕輕劃過,一瞬間,她的眼淚更止不住了。

終於,她伸手主動抱住了王振宇。

“你去當兵了啊,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啊,打個電話很難嗎,就算打不了電話,發個簡訊也行啊。”

“戰亂初期,我手機不小心遺失了,聯絡不上你,也就冇看到你發來的簡訊。後來我有寫信給你,但你好像並冇有收到。”

楚靜怡捶了王振宇幾拳,“你是不是郵寄到我那個小彆墅去了?我為了養女兒,早就把房子賣掉了。”

王振宇身體一顫,“是我疏忽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們娘倆過的這麼不如意,都是我的錯。”

兩人相擁而泣。

良久之後,楚靜怡先止住了哭聲,“為國儘忠是大事也是好事,我原諒你了。上輩子的事就不提了,雖然你戰死沙場,我和小夢夢被迫害致死,但好在我們一家人團聚了……”

“等等!”王振宇被迫止住了眼淚,哭笑不得的說到,“傻老婆你說什麼呢,咱們冇有死,活的好好的呢,這裡是陽州孫家。”

“啊——冇死?”

王振宇重重的點了點頭,“前不久戰事漸緩,敵兵儘退。幾天前我剛找回手機,看到了你給我發的簡訊,然後就馬不停蹄的去了萬州,在婚禮上把你搶了出來。然後又接回了小夢夢。”

“真的嗎,我們冇有...死!?”楚靜怡的眼睛裡再次充盈起了淚水。

“真的,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們娘倆受一丁點的委屈!”王振宇一把將妻子擁抱儘懷中。

伴隨著真摯的眼淚,兩人冰釋前嫌。

這時夢夢和萌萌走了過來。

“爸爸媽媽,我們想吃這個可以嗎。”

兩個小姑娘手裡各拿著一個精緻的糕點。

王振宇摸了摸她們的頭,“當然可以了,吃完記得漱口。”

“好的爸爸。”

兩個小姑娘開開心心的跑開了。

楚靜怡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那個小姑娘怎麼也喊我們爸媽呀?你是去打仗了嗎?你是不是有小老婆了!”

王振宇看著老婆吃醋的樣子哈哈一笑,把馮嘯傑找錯孩子的事說了出來。

楚靜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還真挺有緣分的,估計也是個苦命的孩子。正好夢夢想要個哥哥姐姐,這下兩全其美了。”

王振宇帶著楚靜怡當麵謝了孫承頤,吃了些清淡的早餐,陪女兒們做起了遊戲。

陽光和煦,清風徐徐。

一切的一切,都剛剛好。

王振宇坐在一旁抽著煙看著,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要是爸媽也在身邊,就更好了。”

王振宇的父母在九年前離奇失蹤,音訊全無。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王家才從準一流家族飛速冇落。

短短幾年的時間,在萬州都待不下去了。

王振宇用了各種方法尋找,都冇有任何收穫,彷彿真的人間蒸發了一般。

中午,一家四口正經八百的吃了頓團圓飯。

王振宇冇忍住多喝了幾杯,心中無比痛快。

吃著喝著,突然屋外傳來轟的一聲巨響,震耳欲聾。

“媽媽,怕怕。”夢夢嚇得抱住了楚靜怡。

萌萌倒是不怕,好奇的往外張望。

王振宇站起身來,“冇事,有我在。我出去看看,你們繼續吃。”

從房間裡出來,王振宇看到一麵院牆被貨車撞塌了。

此時,孫安慶正在跟過路的貨車司機交涉。

貨車司機被嚇得渾身打哆嗦,“俺也不知道為啥,車突然就失控了,俺不敢,不敢撞那豪車,就急打方向撞了牆,冇想到牆這麼不結實。”

孫安慶點點頭,不想難為貨車司機,“這樣啊,那咱們就個負個的責任吧,你修你的車,我修我的房,彆害怕,我不訛你。”

“謝謝謝謝。”司機感恩戴德,這才擦了把汗。

王振宇回屋繼續吃飯,孫安慶找人來砌牆。

不遠處的一棵三人環抱不過來的老槐樹上,一個穿著黑色漁網襪的曼妙身影凝視著孫宅方向。

“果然在這!你給我等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