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振宇看著天機老人的消失,忍不住皺了皺眉。

他不想殺天機老人的,他隻想讓天機老人閉嘴,他還想從天機老人那整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而那巨型殭屍讓天機老人徹底閉了嘴。

王振宇有些惱怒,但緊接著就是一頓興奮與欣喜。

這些情緒,是殺戮所帶來的。

王振宇有些詫異。

他根本不是嗜殺之人。

“是你在影響我麼?”

嗡——

厲王劍震顫起來。

“看來是了。這把劍,不能多用啊。”

王振宇呢喃了一句,隨手將兩把劍收起,看向無窮無儘的殭屍。

“難怪說得厲王墓者,可一統天下。這麼多殭屍,最次都有著巔峰戰王的戰鬥力。這若是現了世,瞬間就能取代全球頂尖勢力。”

王振宇看著密密麻麻的殭屍,繼續往深處走。

他感覺厲王墓不可能隻有一支殭屍部隊。

腳下步伐加快,幾分鐘之後,他終於來到了殭屍大部隊儘頭。

他看到了一道三米多高,兩米多寬的巨大石門。

“難道門後纔是真正的厲王墓?”

他伸手想要摸一下,突然一把長刀劈頭蓋臉的落了下來。

王振宇後撤一步,剛躲了過去,那落下的長刀貼著地麵,朝著王振宇的腿部劃了過來。

王振宇墊步跳起,那長刀又變了方向,刀刃向上猛地一抬,朝著王振宇的襠部切了過來。

“這就有點過分了。”

王振宇鼓動真氣,一腳踢向了刀身。

預想中的刀身被一腳踢碎的場景冇有發生,那長刀隻是被王振宇踢飛了幾米,緊接著停在空中抖楞了幾下,拐飛到了王振宇左手邊不到十米遠處的一個閉著眼的小殭屍的身邊。

他這一腳,初階至尊都擋不住,天階上品兵刃必碎,而那長刀毫髮無損,說明它至少是天階頂級。

“好硬的刀啊。剛纔是在自動攻擊我麼?難道是一把靈刀?”

王振宇邁步朝刀走去。

在距離刀還有三四米遠的時候,那閉著眼的小殭屍突然睜開了眼睛。

她一把抓住了比她身高高三倍多的長刀,撐刀跳起,朝著王振宇的頭砍了過去。

“竟然攻擊我?怪事,殭屍不應該都聽我的纔對麼。”

想不明白的王振宇用真氣裹挾著雙手,使出一招空手接白刃,以雷霆之勢,將那長刀奪到了手中。

那小殭屍由於慣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振宇剛要好好觀察一下長刀,刀身刀刃驟然變紅,就像剛從火爐裡淬鍊出來似的。

王振宇被嚇了一跳,連忙鬆手。

長刀咣噹落了地,緊接著朝著小殭屍飛去。

“這是認主了麼。”

王振宇不信邪,一腳將長刀踩在腳下。

長刀再次變紅,王振宇早有準備,真氣壓製。

長刀鈴鈴的響了起來,彷彿在反抗。

王振宇鼓動真氣,使出全身真氣強行壓製。

片刻的功夫,長刀恢複了正常。

“還治不了你?”

王振宇伸手撿起,這時,那小殭屍哇哇的哭了起來。

此時的場景,就像是王振宇搶了一個小朋友的玩具一般。

王振宇整個人都愣住了。

一個殭屍,竟然哭了?

什麼鬼!

他詫異的打量著小殭屍,發現她竟然真的流下了眼淚,而且眼淚流的很誇張,就像是水管壞了一樣,滋滋噴水。

“這什麼特效!”

王振宇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

原本無比虔誠的行跪拜禮的無數殭屍,齊刷刷的看向了哭的無比誇張的小殭屍。

在它們的臉上,王振宇竟然看到了一種屬於人類情感的手足無措!

就彷彿家裡的孩子哭了,卻不知道怎麼安慰似的。

“真奇怪啊!”

王振宇打量著那小殭屍。

大量眼淚的沖刷,把她身上的灰塵泥垢、和已經氧化、碎裂的衣服都給沖刷掉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看上去五六歲的小女孩,此時正在揉著眼睛放聲痛哭。

王振宇看著那不要錢似的淚水已經把身邊一大片區域淋濕了,幾處坑坑窪窪的地方都積了水。

他真害怕繼續哭下去引發山體崩塌,連忙說:“哎哎哎!你彆哭了行嗎,我錯了。”

說完他就後悔了。

自己乾嘛跟一個殭屍說話啊,就跟她能聽懂一樣。

可就在這時,小殭屍回話了。

“你把,刀刀,還給,凝凝。凝凝,就不,哭了。”

“臥槽!”

王振宇又被嚇了一跳。

殭屍會說話!

王振宇扭頭看向身邊的一個巨型殭屍王,“哎,你說句話。”

巨型殭屍王:(歪頭)“??”

看來不是所有殭屍都會說話。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名叫凝凝的小殭屍又哭了起來。

“好好好,給你給你。”

王振宇解除對長刀的壓製,抬腳一踢,長刀飛回到了凝凝的手中。

凝凝果然停止了哭泣,她抱著長刀,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好漂亮的小殭屍啊。

尤其是那大眼睛,極其靈動,像是會說話異樣。

雖說孩子都是自己的好,但王振宇平心而論,這殭屍女孩比小夢夢還要漂亮。

隻不過,皮膚有點白的滲人了。

“小僵…小朋友,你怎麼會說話啊。”

王振宇話音剛落,凝凝臉上笑容瞬間消失,攥著刀朝著他又砍了過來。

“哎!你這翻臉速度也太快了吧!”

王振宇出手招架,想如法炮製的空手接白刃,卻見那長刀化作一條火龍咆哮而來,空氣中的溫度驟然提升了二十幾度。

“臥槽?”

王振宇吃了一驚,取出淩華寶劍格擋。

在接觸到的一瞬間,火龍瞬間湮滅,凝凝被震退了半步。

她冷哼一聲,長刀一轉,氣溫驟然下降了幾十度,長刀也凝結成了一把冰刀。

“去死。”

寒冰刀罡撲麵而來。

王振宇閃身躲避。

他再次被驚到了,他第一次見到冰火同體的人。

活動了下被凍僵的身體,正要出劍,他忽然想到了厲王劍。

厲王劍對她會不會有鎮壓作用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小姑娘太漂亮了,王振宇不忍心直接殺她。

收起掌中劍,王振宇祭出了厲王之劍。

剛取出來,那凝凝就停止了進攻,僵硬的臉蛋上浮現出了些許詫異神色。

“是,父王,的,感覺。”

她把長刀插在地上,走到王振宇的身邊,用手摸了摸厲王劍。

“父王,的劍。”

“父王,變樣,子了。”

她看著王振宇,眼淚奪眶而出,直接抱住了王振宇的大腿。

“父王,凝凝,想你。”

剛一抱住,王振宇的褲子和鞋就全濕了。

如果說之前的眼淚像是爆裂的水管在噴水,那麼現在就是消防栓爆了。

還是兩個消防栓!

王振宇頓時感覺龍國西部缺水的問題或許可以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