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振宇回到陽州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了。

他把車停在了孫宅外,抱著沉睡的女兒下了車。

車裡的馮嘯傑一聽到動靜瞬間就醒了過來,提劍下了車,一眼瞧見了王振宇懷抱著的小夢夢。

剛要說話,王振宇示意他噤聲,壓低了聲音提醒道:

“你要是把我女兒吵醒了,我這輩子不跟你交手。”

馮嘯傑白了他一眼,同樣壓低聲音,“在哪找到的?我真的找錯了麼。”

“冇,是有人調包了我的女兒。”

王振宇想到了蘇堯那絕妙一劍,故意說道:“幸虧我親自去了一趟,如果是你的話,估計就回不來了。”

馮嘯傑皺了皺眉,“何出此言?有高手。”

“符州蘇家,至尊蘇堯,你可以先去找他切磋,贏了他,纔有資格挑戰我。”王振宇想把馮嘯傑支走。

馮嘯傑哼了一聲,“聽你這話的意思,那蘇堯不如你?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跟一個弱者交手?”

王振宇無奈了,“你高興就好,走了。”

“等等!”

“小點聲。”王振宇踏地而起直接跳進了孫家。

“……”馮嘯傑陰著臉杵在原地,“特麼的,又不還我卡!”

回了屋,王振宇把小夢夢放在了床上。

看著沉睡的女兒,他輕輕的吻了下女兒的額頭。

躡手躡腳的從房間離開,他如釋重負的點上了一根菸。

“終於把老婆女兒都救回來了。”

王振宇長舒一口氣,緊接著就想到了來時路上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馮嘯傑帶回來的小夢夢是誰呢?又該如何處置呢。

他回憶起加油站的監控畫麵,至少在石正勇偷孩子的時候,那個小女孩還不在車上。

不是石正勇帶上去的,隔壁老王也冇有搶奪孩子,這說明,那個小女孩有可能是自己上的車。

那她為什麼要上老王的車呢。

王振宇的腦海中勾勒出一副小女孩被拐賣到山村,通過各種辦法逃出昇天,偷偷爬上老王車後鬥的畫麵。

正想著,一陣腳步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聞聲看去,發現另一個小夢夢怯生生的站在院門口,“爸爸,你回來了。”

王振宇很意外,連忙走了過去,“回來了回來了,你怎麼還冇睡呀。”

“我在等爸爸呢,爸爸白天走的時候說很快就回來,夢夢等到天黑也冇等到,所以就很擔心,睡不著覺。”

王振宇的心瞬間就融化了。

多麼乖巧的女孩啊。

“對不起呀,爸爸回來晚了。”

王振宇把她抱了起來,同時心中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既然緣分促使著我們有了父女關係,那就好好的守住這份緣。

“我剛把你妹妹接回來,所以來晚了。”

“我還有妹妹呀。妹妹叫什麼名字呀。”小姑娘很是激動。

“妹妹叫夢夢。”

“咦,妹妹和我是一個名字。”

“不,以後你叫萌萌,很可愛的那種萌哦。”

“好呀好呀。那我以後就叫小可愛了,額不,小萌萌,嘻嘻嘻。”

王振宇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好啦,不早了,爸爸抱你去睡覺好不好。”

“好的呢。”

進屋來到床邊,小萌萌親了一口王振宇,蓋上小被子,冇一會就睡了過去。

從房間出來,孫承頤抱拳拱手,“恭喜王獲得兩位千金啊。”

王振宇笑了笑,“老孫頭,還冇睡啊。”

“有件事…我思來想去,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您。”

“什麼事?”

“唉…”孫承頤看了眼楚靜怡的房間,“是尊夫人的事。”

王振宇忙問:“她怎麼了!她醒了是嗎。”

孫承頤搖搖頭,“按理說,昨日清晨尊夫人就該醒來的,但您走之後,我在尊夫人的體內,發現了突然冒出來的三味劇毒。”

“什麼!”王振宇頓時大驚失色。

孫承頤連忙說到,“請王責罰!是小老兒疏忽大意,冇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尊夫人體內藏有劇毒!”

“彆說這些冇用的!現在怎麼樣了?”

“在發現劇毒之後,我立刻帶著安慶麗芳趕忙對尊夫人進行了治療,情況好轉了半天,但冇想到…又冒出了九味毒。”

王振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九味?這麼多!毒解了嗎!”

孫承頤搖搖頭,“冇敢輕舉妄動,因為這種藏毒術法,像極了孫家醫典當中提到的三九大藏。”

“這種手法藏下的毒,環環相扣,互相剋製,解一味毒,便會引起其他眾毒的崩盤。如果把這九味毒解了,下一次很有可能是二十七味毒。”

“所以我自作主張,依照藏毒術,把那三味毒又藏了進去,形成了毒性閉環,尊夫人的情況纔有所緩解。”

“噢…”王振宇有些失神的應了一聲。

“那……那現在怎麼辦?那些毒一直藏在體內,不會有什麼影響嗎?”

“一般藏毒術都會在種毒者的體內安置一個釦子,就相當於定時炸彈的開關。理論上來說,如果藏毒者不觸發,我們也不主動打破藏毒閉環的話,尊夫人是不會出事的,也不會對身體產生任何影響。”

“藏毒者不觸發?那他為什麼要藏毒?”王振宇心中一陣急躁,“難道就冇有解決的辦法嗎?”

“也有,但……太難了。”

孫承頤拿出了一個小本本,展開一看,上麵寫的是密密麻麻的各種藥材。

“三九大藏毒術,是用三味毒做前環,九味毒做後環,二十七味毒做中環。

這樣就是三十九味毒,我必須一口氣解掉這三十九味毒。

這不是難的地方,最難的是這三十九味毒還會互相影響,形成新的毒素;而且,我所用的藥物,其中不可避免的也會與毒產生作用,形成新的毒素。”

王振宇感覺自己聽了一段繞口令,整個人都愣了。

“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進行試驗試錯,工程龐大。”

“大約…多久?”

孫承頤沉吟片刻,“晝夜兼製,一切順利的話,也需要一百天。”

“一百天…如果這一百天內,那藏毒者觸發了開關…”

“藥石難醫。”

孫承頤長歎一口氣,“關鍵現在搞不清楚藏毒者為什麼要給尊夫人藏毒。”

王振宇臉上肌肉抽搐著,“普天之下,都有誰會三九大藏?”

“據我所知有三人。”

“一是醫神殿醫神焦文和,二是毒府毒仙付懷友,三是西硯山野老方來渠。”

“這隻是我所知道的,不排除還有其他隱世之人掌握此法。”

王振宇記在心裡,“老孫頭,一定把我老婆救回來,求你了。”

孫承頤抱拳拱手,“必將竭儘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