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連兩次同樣的情況發生,王振宇似乎明白了。

自己的劍意,對殭屍有著壓製作用。

這種壓製,足以對抗那趕屍人。

這是劍意的附加屬性麼?以前從未有過啊。

還有,為什麼我釋放劍意,會引發那把斷劍的劍鳴呢?

不僅如此……

王振宇甚至感覺自己可以把控那把斷劍

“什麼情況!”

那人徹底懵逼了。

“給我死啊!瑪德殺啊!”

卡住的殭屍再次開始行動。

王振宇第三次施展劍意,斷劍劍鳴再起。

這一次比之前兩次都要強烈。

就好像前兩次是在進行連接,而現在,進度條滿了!

王振宇徹底建立起了與那斷劍的聯絡。

果然可以掌控!

他心念一動。

嗡——

伴隨著清脆劍鳴,四塊劍刃離開了斷劍,率先朝王振宇飛了過去,環繞在了他的身邊,隨著顫動,發出著吟吟聲響。

那人更懵了,“怎麼又碎了……哎!”

一句話冇說完,他感覺到斷劍也有了要飛走的趨勢。

他雙手緊攥,卯足全身力氣死死拉著劍柄。

“劍來!”

王振宇施展劍意一牽引,那斷劍爆發出了黑紅色的光芒。

那人隻覺掌心一陣劇痛,下意識的鬆開了劍柄。

王振宇伸手一抓,將斷劍握在了手中。

定睛一看,這不是景嶧山天機老人秘境之下,厲王疑塚裡的那把凝聚了百年不散劍意的厲王劍麼!

王振宇一眼就認了出來,隻不過當時的那把劍是虛影,而這把劍是實體,而且劍刃少了一大半。

這劍怎麼在那人手中?

他是厲王?

不可能啊。

王振宇震驚的時候,環繞在他身邊的四塊劍刃再次與斷劍連接在了一起。

黑紅色劍光包裹住了王振宇的身體,劍鳴聲更甚,似乎是在歡呼呐喊。

一時間,王振宇感覺自己的實力在飆升,同時對劍意的感悟也更深了。

他所掌握的劍意,是以自己接下的厲王劍意為基礎,根據自我的領悟,加之模仿修奕彤的刀意推演完善而來的。

與真正的厲王劍意可以說有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不同。

在擎住這把斷劍之後,他感受到了完整的厲王劍意。

兩種劍意同源而生,相互碰撞,相互交融,竟演變成了一種嶄新的劍意。

新的劍意雖不強於厲王劍意,但卻是最適合王振宇的劍意。

至此,劍意與王振宇完全融合,如本能一樣自然,彷彿與生俱來。

同時他的氣質也發生了極大的改變,如劍一般孤傲,如劍一般淩厲,儼然一尊劍仙!

手中斷劍一旋,包裹著他的黑紅色劍光,如騰飛的火焰,熊熊翻騰。

無數殭屍不約而同的,齊刷刷的跪倒在地,無比虔誠的仰視著王振宇。

王振宇頓時心生豪邁,霸氣凜然。

那人從巨型殭屍的頭頂踉蹌摔落,難以置信的看著王振宇。

“怎麼會這樣!”

“我的劍啊!那是我的劍!”

“你還給我!”

他瘋了一樣,不要命的朝著王振宇撲了過去。

王振宇心念一動,一個飛僵就死死的擒住了他。

“啊!我的劍啊!”

“我傾注了幾百年的心血,變成這幅鬼樣子才找到的厲王墓!你不能奪走啊!它是我的!”

“哦,原來這裡就是厲王墓。”

王振宇全然不顧他的死活,饒有興致打量欣賞著。

那人正是前不久剛剛逃出生天的天機老人。

在王振宇解決了那百年不散的劍意,離開了秘境之後,天機老人誤打誤撞的得到了斷了的厲王劍。

斷劍就是開啟厲王墓的密鑰。

在得到密鑰之後,天機老人短暫療養了身體,隨後離開了景嶧山,再次踏上了尋找厲王墓的征程。

百年時光,龍國早已日新月異,被時代馬車拋棄了的他無法適應,惹了很多麻煩。

有一天,他在行凶之後,發現了蘇家拍賣會的宣傳頁。

在宣傳頁上,他看到了自己非常需要的九九頤年丹,所以替代了那人的身份,參加了蘇家拍賣會。

但他並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丹藥,就此離開。

冇幾天,他遇到了劉弘毅。

劉弘毅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天機老人不是凡人。

他乾淨利索的幫天機老人解決了麻煩,用金錢美女進行拉攏。

天機老人索性就跟了他,想借他的資本,好好適應如今這個時代。

但好景不長,他剛適應了部分,就被倩倩帶著師兄弟給滅了。

他關鍵時刻詐死,靠著僅剩的精血,保住了一命。

逃出生天之後,他展開了對毒府的報複。

一路趕到芷南雲穀,他本打算一個個的滅毒府滿門,可有一天,他在迷霧中迷失了方向,誤打誤撞的來到了雲山霧海彌天大陣的陣眼部位。

深諳推演、風水、盜墓之法的他,隻看了一眼就懵了。

這跟他所推演出的厲王墓十分相似!

輕而易舉的,他開啟了陣眼下的通道,順利的來到了厲王墓。

手持厲王斷劍的他,完全可以掌控整個殭屍大軍。

但他由於實力不夠,能控製的數量很少。

殭屍越強,他越難掌控。

所以,那八十一頭飛僵之所以在濃霧區跳出之後就停止了動作,不是因為他想折磨毒府,而是因為他在恢複精力。

包括後來他操控殭屍王的時候,那八十一頭飛僵停止了進攻,也是因為他能力不夠。

直到王振宇趕到,天機老人感覺自己招惹不起,連忙躲到了厲王墓之中。

想等王振宇離開之後再對毒府展開報複。

可他完全冇想到王振宇能跟著味找到厲王墓,更冇想到王振宇能開啟厲王墓。

眼看著兩個巨型殭屍王被輕而易舉斬殺,他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跑路。

所以才催動了那麼多殭屍,想要渾水摸魚逃離這個地方。

奈何王振宇手段驚人,還是發現了他。

關鍵時刻,他隻能使出了自己最後的底牌——厲王劍。

他摧毀了原本想保留收服的四異獸,取出了它們體內封存的劍刃碎塊,狼狽回到墓中。

本以為能通過殭屍大軍滅了王振宇,但卻事與願違。

厲王劍對殭屍有控製作用,厲王劍意也對殭屍有控製作用,而且效能更大。

畢竟前者並不完整,而且還是外物。而厲王劍意,是屬於厲王的一部分。

彆說殭屍了,厲王劍都受厲王劍意的控製!

天機老人跪在地上哭天搶地。

王振宇覺得實在聒噪,剛動了殺意,一旁的巨型殭屍一張嘴,就把天機老人給吞了下去。

號稱全知全能的天機老人,做夢都冇想到自己會喪於殭屍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