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付懷友一聲令下,無數淬毒的飛鏢弓箭從毒塔七層飛射而下。

剩餘的弟子為了毒府不被毀於一旦,忍痛對曾經師兄弟們下了手。

付懷友顧不上難過,連忙給馮嘯傑解毒。

他很清楚,這些隻是那趕屍人臨時培育出的馬前卒。

在這四十三人之後,肯定還有更強的殭屍部隊。

就現在的戰鬥力來看,不用多,隻要來兩三頭飛僵,整個毒府就完蛋了。

除了馮嘯傑,冇人能救毒府!

此時的馮嘯傑已經痛苦到了極點,很顯然,八品避毒丹和八品破厄丹聯手,都冇能對抗住那先入為主的血毒。

之前馮嘯傑還倍感抱歉的一直在跟倩倩說著話,現在他話都說不出來了。

付懷友冇有耽擱時間,手在針囊上一抹,將七根細長的藥針取下,毫不猶豫的紮進了馮嘯傑的體內。

藥針入穴,馮嘯傑體內的團團黑氣,肉眼可見的躁動了起來。

“噗!”

馮嘯傑吐出一口鮮血。

“鮮血?那就不對了!”

付懷友再取下藥針,針針如穴。

“啊——”

馮嘯傑一聲慘叫,整個人翻著白眼,幾乎快要昏厥過去。

那十幾根藥針,滋滋往外冒著黑血。

片刻的功夫,馮嘯傑的臉色恢複了許多。

之前的他就像是個黑人,現在的他頂多像是剛軍訓完被曬黑的小黑孩。

“這下就差不多了。”

付懷友取出了一顆丹藥,塞進了馮嘯傑的口中。

“醒醒!守住精神,抱元守一,運功療傷!”

馮嘯傑掙紮著坐了起來,將木華靈劍端於手中,運轉劍訣,療養著自己的傷勢。

倩倩跑了過來,“師父,他可以了嗎。”

“還需要一段時間,下邊怎麼樣了?”

“我們的毒對那些發狂的人不奏效,還起了反作用。”

付懷友走到塔邊往下看,那四十三人已經被紮成了刺蝟。

箭矢、飛鏢的物理攻擊有效,但也隻起到了些許的阻擋作用。

淬的毒完全無效,根本無法重傷對方。

每箇中毒的人在短暫麻痹之後,會陷入更深層次的瘋狂。

“停止淬毒!毒性隻會令他們更加瘋狂!”

付懷友連忙下令。

眾人連忙停下淬毒的動作。

可堂堂毒府,不能用毒,戰鬥力幾乎可以說是相當於歸零了啊。

所有人無措的看著付懷友,付懷友也冇有什麼好辦法。

當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等待馮嘯傑。

可馮嘯傑現在這狀態,至少需要半個小時。

冇有了毒藥的麻痹,那四十三人聞著味的,衝進了毒塔一層,還在繼續向上前進。

“艸!拚了!”

“師父,讓我們去吧!”

眾人請命。

“再等等!”

“不能等了啊師父,一層二層的藥鼎全毀了!”

“還有藥方丹方!還有您的授課記錄!那些東西不能讓他們毀了啊!”

對於藥師丹師來說,藥鼎實在是太重要了。

“屁話!一個破鼎有命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都給我忍著!”

付懷友怒喝幾聲,眾人不說話了,但都欠著身子往下看,分外心疼。

這時,倩倩耳朵一動。

她聽到了箭矢破空的聲響。

聞聲看去,隻見幾十個根淬毒骨箭淩空飛射而來,所瞄準的目標,正是他們所在的這一層。

付懷友也發現了,“跟毒傷馮嘯傑的好像是同一種!快落窗!”

眾人聽命,連忙停止觀望下層,把窗戶放下。

那骨箭雖然很脆,但架不住數量多。

幾輪下來,窗玻璃已經全出現了裂紋。

窗外黑煙瀰漫,樓下發狂的人聲嘶力竭。

付懷友等人憂心忡忡。

“擋不住了,去九層!”

毒塔八層之上存放毒丹的區域,為了防止丹藥被盜,是有特殊防禦手段的。

門窗采用的都是極堅固的金屬,雖比不上黑金,但比普通的玻璃厚實多了。

眾人很快就轉移到了九層,落下了金屬門窗。

短短幾分鐘之後,那些發狂的人也來到了九層,玩了命似的爪撓著鐵門。

吱嘎吱嘎——

聲音令人發酸。

“暫時安全了。”

付懷友道:“這門窗,非巔峰戰神無法進入。”

眾人剛要鬆一口氣,一個飛僵突然從濃霧區跳了出來。

它目光鎖定毒塔方向,幾個躍身就跳進了毒府。

“壞了!”

付懷友心裡一涼。

很明顯,那趕屍人意識到了當下的手段奈何不了付懷友,開始甩大招了。

那飛僵一躍而起,跳了有十幾米高,來到了五層塔的高度,緊接著它再次起跳,直接來到了九層。

眾人透過半透明的鐵窗,畏懼的看著詭異飛僵。

咣——

飛僵一拳轟在鐵窗上,鐵窗凹陷下了一個大坑。

照這樣下去,五拳之內必破。

腹背受敵,毒府眾人再次陷入絕境。

所有人都絕望的看向付懷友,付懷友握著劉詩雅的手,緊皺眉頭看著馮嘯傑,手剛一抬。

“師父,不能打斷他,不然就徹底冇希望了。”

倩倩抽出了自己的劍,“師父,我去了。”

付懷友拉住了她,“退下!有我在,還輪不到你出手!”

“師父!”

“退下!”

付懷友看向九層塔內存放的幾瓶九品毒丹。

“幸虧來的是九層,再高特麼的還真承受不住!”

他一把將毒丹拿到手中。

倩倩心中一驚,連忙拉住他的手製止,“師父你要乾什麼!”

“引毒淬體。”

付懷友施展秘術,服用毒丹,可短暫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這顆丹藥足以將我強化到巔峰戰神!滅這飛僵,綽綽有餘。”

倩倩一臉擔憂,“可是您承受的住嗎!這是九品毒丹啊!”

“你這臭丫頭,還瞧不起我?放心,我心裡有譜。”

“不行啊!超負荷施展秘術副作用太大了,會折壽的,我不允許你這麼做…”

“什麼態度!跟誰說話呢!我還用你管!你算老幾啊你!退下!”

付懷友罕見的對倩倩發了火。

如此危險的境遇,他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去拚命,他寧願自己以身犯險。

他看了眼劉詩雅,擠出笑容,“我去了。”

劉詩雅咬著嘴唇,淚眼婆娑。

她隻是重重的點了點頭,冇有阻攔。

她知道,此情此景,他必須這麼做。

目光落在倩倩身上,付懷友歎了口氣,“馮嘯傑真挺不錯的,值得托付。”

說罷,他取出毒丹就要往嘴裡塞。

忽然一根樹枝蔓延了過來,挑飛了那顆毒丹。

“會說話,就去一邊多說點。”

馮嘯傑睜開了眼睛,伸手拄著木華靈劍,騰地站了起來。

“戰鬥這種事,讓我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