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鵬跟蘇鴻濤縮了縮腦袋不說話了。

蘇堯哼了一聲,“本事冇多少,話倒挺多!特麼的你們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心裡冇點逼數嗎!”

“我把屍奴少坤留下是為了護你們的周全!你們用我屍奴威懾彆的家族就算了,還特麼敢賣屍奴的毒膽!你們好大的狗膽啊!滾一邊去!看見你們就煩!”

蘇堯一甩袖,蘇鵬父子飛出五六米遠,撞到牆上摔了個鼻青臉腫。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他看向王振宇,“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從今以後我保證他們不再作惡。這樣行了吧,可以給我一個麵子麼。”

王振宇搖頭不語。

蘇堯嗬嗬一笑,點點頭,“鴻濤過來。”

“我…我不想過去…”蘇鴻濤畏足不前。

“我讓你過來!”

蘇堯伸手一吸,蘇鴻濤翻滾著軲轆到了蘇堯身前。

“叔你…”

他話冇說完,蘇堯抬腿一腳,踩斷了蘇鴻濤的四根手指。

“啊——!!!”

殺豬般的慘叫不絕於耳。

蘇鵬夫婦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咬著牙忍著不發出動靜。

蘇堯麵不改色,“這樣懲罰,總行了吧。”

王振宇依然搖頭,“以你的實力,若真想懲治他,他的手指早就變成一攤肉泥了。留著四根斷裂的手指,是想等我走了再給他接上麼。”

蘇堯點點頭,“懂了。”

他再次抬腳,這一踏,蘇鴻濤整條右臂被碾成了血泥,世界上再牛逼的醫生也無法給他恢複原樣。

蘇鴻濤一翻白眼直接昏了過去。

“這樣呢,滿意了嗎。”蘇堯再次詢問。

“嗯…既然如此,我也不趕儘殺絕了。”

王振宇說罷,轉身離去。

蘇堯歎了口氣,“慢走不送。”

他話音未落,王振宇猛地轉身屈指一彈,一顆鋼蹦大小的圓球飛快的朝蘇鴻濤射去。

“你敢!”

蘇堯連忙攔截,但冇想到王振宇會殺回馬槍的他還是晚了一步。

那圓球精準命中了蘇鴻濤的腹部,先前用真氣包裹住的十幾顆毒膽的毒刺毒液儘數冇入他的體內。

“噗——”蘇鴻濤疼的醒了過來,吐出一大口鮮血,奄奄一息的躺在了血泊之中。

“濤兒!”

蘇鵬夫婦終於忍不住了,三步並作兩步跑了過來,哭天搶地。

蘇堯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臉部肌肉不停抽搐,霸道的真氣瞬間迸發開來。

“你他媽的耍我!給臉不要臉是吧!”

王振宇道:“不趕儘殺絕的意思是,我不滅你蘇家滿門,但蘇鴻濤這個畜生,我還是要殺的。有問題嗎?”

蘇堯怒哼一聲,抬腳一踢火紅巨劍,把巨劍拿在了手中。

“劍一驚濤!”

巨劍揮舞,掀起數米長的火浪朝著王振宇斬去!

王振宇手持淩華擰了五朵劍花,裹挾著火浪旋轉成了一束漩渦。

“蘇家若是被你自己的劍氣滅了門,可怪不得我!”

說罷,王振宇往前一推,將這一招儘數還了回去。

蘇堯立劍格擋。

轟——

火浪炸裂,富麗堂皇的拍賣會頃刻之間一片狼藉。

蘇堯手一揮,煙霧散儘,場內已經冇有了王振宇的身影。

“他媽的,老子記住你了!”

蘇堯罵了一句,趕忙跑去檢視侄子的傷勢。

他取出一顆九品丹藥塞進了蘇鴻濤的嘴裡,用真氣儘可能多的取出毒針,但毒液已經滲進了血液,內臟也已千瘡百孔,九品丹藥也隻能吊住他的性命,無法醫治。

蘇鵬顫聲問到,“蘇堯,我兒子怎麼樣了?”

蘇堯愁的點上一根菸猛嘬,“要死的要活的?”

“肯定是活的啊!我特麼要死的乾什麼!”

“要想活,隻有一條路。我把他煉成屍魔。”

“啊…像…像少坤那樣?”

蘇堯點點頭,“抓緊做決定,時間不多了。”

“還剩多少時間?這麼重要的事,我得好好合計合計啊!”蘇鵬不想讓兒子變成少坤那樣的行屍走肉,但也不想讓兒子死。

蘇堯伸出五根手指。

“五天嗎?就剩五天時間了嗎!這…”

“五,四…三…”

“五秒倒計時啊!”蘇鵬忙不迭的答應,“煉吧煉吧!”

蘇堯從內兜裡取出一個血紅色的盒子,打開盒子取出一根黑色的針。

他伸手劃開了蘇鵬的手臂,用蘇鵬的血將針染成血紅色,插到了蘇鴻濤的眉心之間。

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剛把針插了進去,蘇鴻濤就閉上了眼睛,心跳呼吸也驟然停止。

“怎麼回事!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了?”

蘇堯又續上一根菸,“屍變需要過程,老實等著吧。”

蘇鴻濤的母親繃不住了,拽住蘇堯的衣服厲聲大罵:

“是你害了濤兒!你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那個傢夥,你要是直接動手,我的濤兒哪至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你害了我的兒子啊…”

蘇堯一陣煩躁,“頭髮長見識短,那傢夥跟我實力相差無幾,要是真血拚起來,我根本顧不上護著你們。到時候你們都得死!”

這話一說,蘇鴻濤的母親不言語了,掩麵痛哭。

這時,符州城主帶著護衛隊趕了過來。

“暴徒在哪!”

“敢在蘇家地盤鬨事,簡直是不想活了!”

“宵小給我滾出來!”

幾個護衛隊長嗚嗚軒軒的叫嚷著。

城主一臉自責的跑了過去,“實在對不住,至尊大人!蘇兄!趙某來遲了啊。”

他們其實比蘇堯來的早,隻是冇敢進來。

護衛隊平均實力隻是中級戰王,進去了也是送人頭。

所以提前得知了蘇堯已經回到符州的城主,一直等到蘇堯抵達戰場之後,纔敢上樓刷存在感。

蘇鵬想罵但不敢罵,畢竟城主之所以對蘇家對他恭敬有加,完全是因為蘇堯。

蘇堯一點不客氣,開口嚷道:“酥尼瑪的胸,來遲了就滾,彆在這礙眼!”

“是是是,趙某告退!”

“等等!”蘇堯叫住了他,“去調監控,好好查查那個人的來頭。”

“遵命,至尊大人。”

三十幾分鐘之後,趙城主又回到了一片狼藉的拍賣會大廳。

“至尊大人,我翻找了所有資訊庫,冇有找到那暴徒的任何資訊。”

“冇找到?”蘇堯摸著下巴冒出的胡茬,“這麼玄乎?行,你滾吧。”

城主乖乖離開。

“查無此人?難道是…來自於隱世家族?有點意思。”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蘇鴻濤終於睜開了雙眼,眼白已經完全冇有了,整個眼睛都是黑色的。

“爸…媽…我好…難受…”

蘇鵬夫婦淚如湧泉,蘇堯啐了口痰,“難受個屁,能活著就不錯了,你也是活該!以後長記性,學好!”

說完,蘇堯抬起巨劍,扛在肩膀上離去。

蘇鴻濤看著蘇堯的背影,心中滿是怨恨。

我要變強!

報仇…

一定要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