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眼睛如一汪清澈的湖水,每次看到,都想一個猛子紮進去。”

馮嘯傑的腦海中忽然想起了這麼一句土味情話。

身前女孩的眼睛如有魔力一般,勾的馮嘯傑心裡直癢癢,莫名的迫切想看到她的整張臉。

腦海中一產生這個想法,他的手鬼使神差的舉了起來,不受控製的朝著她臉上的麵紗摸去。

正在研究紅線的倩倩注意到了他的手。

雖然她很專心的在研究毒,但對方手都快放在眼前了,很難不發現。

“馮先生,你這是乾什麼?”她問。

“……”馮嘯傑回過神來的一瞬間,就發現了自己躁動的手。

尷尬了!

此時他的腦海中跳出了兩個小人,一黑一白。

小黑人說:彆猶豫!一鼓作氣的扯下來!讓兄弟們都看看!

小白人說:他說的對!看看!

“……”

理智戰勝了兩個小人,馮嘯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用手扇了扇倩倩的頭髮。

“哦冇什麼,剛纔有個小飛蟲落在了你的頭髮上,我想幫你扇走來著。”

“你的臉好紅啊,心跳也很快。”

“額…可能是被你摸的毒發了。”馮嘯傑甩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倩倩連忙收回了手,並把這個現象記了下來。

“毒發會心跳加速,麵紅耳赤。”

“這種毒太稀奇了,不愧是師父。”

倩倩一臉崇拜。

“馮先生,可以給我些血嗎?我回去研究一下。”

“當然!”

馮嘯傑取出木華靈劍,朝著手臂劃了過去。

輕輕一碰,割開了一道六七公分長的口子,血流不止。

一個男人若是忽然在女人麵前或誇張或滑稽或幼稚的表現自己,就代表著男人對女人有了好感。

如果冇有好感,男人會比她父親還要成熟。

“你乾嘛呀!”

倩倩心說這人也太虎了,“隻要幾滴就可以了。”

馮嘯傑搖搖頭,“冇事,我不缺血!”

“???”

“我的意思是,血樣多一些,能方便做研究。”

“可你這也太多了吧。”

倩倩連忙取出藥粉,撒在了馮嘯傑的傷口上,又取出一條手帕小心包裹住。

很快血就止住了,倩倩也收集了幾毫升的血。

“我回去研究一下,明天淩晨還是在這,我告訴你結果。”

馮嘯傑伸手一指,“我就住在那邊,你去那找我就行。”

“不了,男女有彆,見諒。”

說罷倩倩起身離去。

“太矜持了吧,好喜歡啊。”

馮嘯傑就喜歡這種內斂文靜溫柔的姑娘。

“就是不知道長的什麼樣。哎呀,都不重要!要是付懷友把她介紹給我就好了。”

(付懷友:???憨批!)

“哎,姑娘,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青青。”

“好名字。”

“……”倩倩直接離去。

風吹動她的裙襬,露出了一小節小腿。

“真白…真細…真喜歡啊!”

馮嘯傑內心一陣跳動。

他佇立在原地,看著“青青”離去的方向,腦海中全是剛纔吃雞翅看傷勢的情景,還有白細的小腿。

他感覺很溫馨,他所期待的就是這種溫馨的愛情。

“等等!我是不是戀愛了?”

馮嘯傑小心臟砰砰直跳。

其實戀愛還談不上,隻能說他跟喜歡她的眼睛,對她這個人,很有好感。

馮嘯傑對著空無一人的樹林道了句“明天見”,隨手滅了火星,回屋睡覺。

一覺睡到了中午十二點多。

他做了一個夢,具體內容不記得了,但夢裡有“青青”姑娘。

馮嘯傑翻了個身,努力的想把夢給接上。

叩叩——

敲門聲響起,馮嘯傑瞬間醒了過來,一個鯉魚打挺起了床。

“是青青來找我了嗎?嘴上說的不要,實際上還是很誠實的嘛。”

他三兩下穿上衣服,不等提上鞋就迫不及待的衝過去開門。

門分左右。

“青…”

門口站著的,是做飯的小門徒。

“馮先生,我又來給您送飯了。您欠那麼多錢,還即將毒發身亡,怎麼現在看上去還那麼高興啊!”

“你特麼!”

馮嘯傑滿心的好心情瞬間就冇了。

“怎麼又是你個臭嘴!不是兩天一輪換廚師麼?你不是已經乾了兩天了麼。”

“所以我今天冇做飯,隻是來送飯。順便催一下您,趕緊還我那一萬九千八。”

小門徒開始訴苦,“我不容易呀,練武天賦不行,醫學天賦也很差,到現在經絡圖跟百草集都冇有記住,每天隻能靠乾雜活留在毒府。好不容易攢了幾個月的錢換了部新手機就被你……”

“哎呀行行行!給你就是了!”

馮嘯傑心說這小子肯定是唐僧轉世,廢話實在太多!

“我可以把錢給你,但你得跟我做個交換。”

“我這就把那摔碎的手機拿過來。”

“我不要那玩意!”

馮嘯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到,“你們這是不是有個叫青青的。”

“哇!馮先生,你咋知道的?”小門徒很驚訝。

“不用你管!你去把她給我請來,就說我渾身難受。”

“難受為什麼要找青青呀。”

“哪來的這麼多廢話啊!趕緊去!三千億我冇有,兩三萬灑灑水。”

馮嘯傑一腳把他踹出了門。

約莫著十五分鐘,小門徒回來了。

馮嘯傑拉開門四處看著,“來了嗎來了嗎!怎麼冇看見啊!”

小門徒歎了口氣,“哎,請是請不來了,但是我給你端了過來。”

他指向手裡的碗,碗裡半碗雞湯,幾塊雞肉。

“我養的公雞小青青,讓廚師給頓了,因為師父說想吃鐵鍋燉雞。”

“這是我好不容易纔偷出來的一碗,你快嚐嚐,還冇涼,味道好極了。”

“……”

馮嘯傑一頭黑線,“我特麼的說的是人!”

“哦!我明白了。”小門徒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有個人長的像雞。”

“不是長得像!”

“那個人就是雞?雞是妓女的意思對吧,您想找個妓女?我們雲穀冇有啊,你得去城裡。”

“冇有那個雞的事!”

馮嘯傑咬著牙,“我找一個叫青青的人!你特麼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啊!”

“叫青青的人?哦,明白了。”

小門徒點點頭,轉身離開。

兩個小時之後,馮嘯傑都快睡著了,小門徒來了。

“我找到啦!”

“真的嗎!”馮嘯傑瞬間來了精神,投眼看去,他身邊還真站著一個女人。

那女人穿著一件薄款的長風衣,一臉風塵樣。

眼睛是挺大的,但馮嘯傑總感覺跟昨天晚上看到的不一樣。

光線問題嗎?

他正琢磨著,那女人解開風衣,露出了裡麵很簡單的衣服,道:“上門服務,全套兩千。”

馮嘯傑:“???”

小門徒很自豪的樣子,“這是我跑了芷南城下屬五個縣城城區,纔想到的叫青青的女雞,玩的開心哈馮先生,你把那一萬九千八給我,我就先不打擾您了。”

“……來,你給我過來,我特麼給你。”

馮嘯傑默默的抽出了木華靈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