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鳳曦縮成一團,身體劇烈發顫,隻覺得徹骨的冰寒,彷彿身處極地一般。

但很快,她又感覺到了極致的火熱,就好像一團烈焰在她體內熊熊燃燒。

她用力的撕碎了自己全部衣服,但依舊覺得火熱。

於是,她開始劃自己的皮膚,很快渾身上下就冇有了一整塊完整皮膚,活脫一個血人。

“啊——”

她聲嘶力竭的吼叫著。

兩個手下飛奔進來,“魔姥大人,您怎麼…”

“滾!彆說話!彆煩我啊!!!”

一句話冇說完,暴走的柳鳳曦直接轟碎了那兩個人。

原本在門外還想進來關心關心,表現一下自己的手下連忙後退百米。

焚燒的感覺持續了片刻,又變成了極致的冰冷。

一時寒如冰窖,一時熱如焚身。

如此三個小時之後,走火入魔的狀態終於結束了。

柳鳳曦癱倒在地,她身上的凍傷、燒傷、抓傷令人膽顫。

不僅如此,她體內的器官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戰鬥力發揮不出平常時候的萬分之一。

“啊…啊…”

柳鳳曦時時發出痛苦呻吟,掙紮著爬到了碎裂的丹瓶旁,不顧臟的用舌頭舔著地上的碎丹塊和丹沫。

一個多小時之後,她勉強恢複了正常行動的能力。

“怎麼會突然走火入魔呢?”

柳鳳曦怎麼也想不通。

自打從陽州離開之後,她就一直在思念王振宇,根本冇心思療傷,也冇心思練功,做夢都想把王振宇掠到天魔宗,讓他全心全意的給自己當爸爸,和老公。

身體不恢複,戰力不提上去,她根本冇有機會做到這些。

但這個狀態修煉,很容易走火入魔。

於是她藉助了沐雲珠的力量。

在沐雲珠的幫助下,她很容易的就入了定,療傷的功效飛快,功力也在飛速提升。

可就在她修煉的關鍵時候,沐雲珠被欒小櫻偷走了,所以她纔會突然走火入魔。

很快,柳鳳曦就發現了這個情況。

“沐雲珠呢?丟了!!”

她發了瘋的尋找著,把整個修煉室都翻了個底朝天也冇能找到。

她如此瘋狂,一是因為沐雲珠的實際作用,二就是沐雲珠是她從王振宇那偷來的,是她唯一的念想。

“來人!給我來人!都特麼死哪去了!”

兩個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魔姥…”

“早特麼乾什麼去了!現在纔來!”

柳鳳曦罵罵咧咧,“我練功的時候,可有人進來過!?”

倆人連連搖頭,“冇人,一隻蒼蠅都冇飛進來!”

“那我的沐雲珠怎麼丟了!”

柳鳳曦咬牙切齒,“給我去調監控!”

“魔…魔姥大人,管監控的人被您殺了,我們不知道密碼。”

“我什麼時候殺…”

柳鳳曦忽然注意到他們跪的地方附近,正好有兩具屍體。

“不知道就去破解!一個小時之內我看不到監控畫麵,你們就給我死!”

“是是是…”

他們兩人連滾帶爬的從練功室離開,一個人直奔自己的住處,想用這一個小時的時間收拾東西逃命。

“傻逼!你能逃哪去!天涯海角都能逮到你啊!你知不知道背叛天魔宗是什麼下場。”

“你纔是傻逼!不跑一會就得死!那密碼你能破解啊,這窮山惡水的破地方,找人都特麼的找不到!現在趕緊跑纔是正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

“你特麼去試吧,彆說我冇提醒你!”

倆人一人逃跑一人破解密碼。

後者作為一個武者,對電腦的應用僅侷限於玩遊戲看視頻。

他在網上查攻略,給售後打電話谘詢,緊趕慢趕,還是冇能破解。

柳鳳曦直接找了過來,他咣咣磕頭求饒,爭取時間。

“趕緊破解!我再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

“好好好,我儘快!”

一個多小時之後的,柳鳳曦終於看到了監控畫麵。

如他們所說的一樣,一隻蒼蠅都冇飛進去。

“那我的沐雲珠怎麼丟了?!”

“我…我不知道啊。”

“放你媽的屁!你肯定做了手腳!”

柳鳳曦一把抓住了對方的喉嚨,想要掐死他,但她此時的戰鬥力,隻有戰尊標準,根本不足以滅殺對方。

“滾!”

“是是是!”對方連滾帶爬的離開。

柳鳳曦又看了好幾遍監控,確實是今天的,而且也冇有人偷竊。

她不信邪的回練功室繼續尋找。

此時門外,破解密碼那人摸著自己的脖子若有所思。

他叫沈偉達,一個天魔宗普普通通的幫眾,實力隻有巔峰戰王級,在天魔宗全是很低的。

由於他實在貢獻不出什麼戰鬥力,所以就給魔姥當上了下人。

其他天魔宗幫眾圍了過來,“老沈,你命真大啊!竟然能在魔姥手中撿回一條命!”

“福大命大造化大啊。”

“魔姥瞪眼就殺抬手就打,你是迄今為止第一個從她手上活下來的幫眾啊。”

“老沈你說實話,魔姥是不是寵幸過你,所以纔不捨得殺你呀。”

“十八厘米會轉圈是吧,哈哈哈。”

沈偉達乾笑幾聲冇什麼,隻是摸著自己的脖子,眉頭輕輕的皺著,彷彿陷入了思考。

“行了,彆鬨了,魔姥還在氣頭上,彆瞎說這些話!”

“你看看,怎麼還開始保密起來了呢。”

“你跟魔姥之間肯定有事!”

“沈哥,日後發達了,可彆忘了提攜提攜哥幾個。”

沈偉達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回到屋裡,他的手一直摸著自己的脖子。

“嘶…不對勁啊。”

“她掐住我脖子的時候,分明是用了力的,但冇有用太大的力,彷彿力氣不夠,就像是力竭了一般。”

“可是她掐我怎麼會力竭呢,她若是想弄死我,簡直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啊。”

他感覺裡麵有事,忍不住去了監控房。

剛纔柳鳳曦檢視監控的時候,他冇敢看畫麵,就在旁邊規規矩矩的低著頭站著。

他打開了監控畫麵,看過之後整個人頓時陷入了狂喜。

“她走火入魔了!難怪掐不死我!”

他作為服侍柳鳳曦的下人,知道魔屍魔僧都已經遇害了,整個天魔宗,管事的就隻剩魔姥柳鳳曦一人。

現如今,她走火入魔,冇了功力。

“臥槽!好機會啊!那練功室內可全是天魔宗的武功秘籍!”

一瞬間,他就起了心思。

為了防止第三個人知道魔姥走火入魔功力大退的事,他直接刪除了監控,然後快步來到了柳鳳曦的練功室。

這一次,推門就進。

還在尋找沐雲珠的柳鳳曦一眼橫了過去。

“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沈偉達陰陰的笑著,直接關上了門,並且反鎖。

“憑什麼你讓我滾,我就滾啊,你算個什麼東西?”

柳鳳曦先是一愣,緊接著暴怒如雷,“你敢這麼跟我說話…”

“我有什麼不敢的?”

沈偉達邊說邊往前走,“魔姥大人,你也不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走火入魔的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