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猿從欒小櫻割裂開的空間中直接躥了出來,一把抓住崖柏樹,衝著欒小櫻喔喔吼吼的叫著。

向來隻偷物品的欒小櫻,冇想到自己剛覺醒異能,就偷出來了一頭活物,而且還是個怪獸!

受到了驚嚇的她,一個不小心,手冇抓住,從崖柏樹上掉了下去。

雪猿通靈,一把就抓住了她,兩人就這樣掛在了崖柏樹上。

那崖柏的根部雖然牢牢的嵌在懸崖峭壁之中,但經不住一人一猿的重量,已經有了斷裂的痕跡。

心有餘悸的欒小櫻迫於求生本能,出口央求,“你能不能救我上去呀。”

雪猿疑惑的看著她,似乎在說:上去還不簡單麼。

它猛地一甩臂,直接把欒小櫻扔了上去。

那時的欒小櫻還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被這一扔,整個人直接呈拋物線狀飛了起來。

拋物線的頂端,距離山頂都有小幾十米,咣唧一下,重重的拍在了山頂上的一塊巨石上。

一時間,欒小櫻七竅流血,直接昏了過去。

回到山頂上的雪猿看到這一幕被嚇壞了,不停的繞著欒小櫻轉圈。

它能感覺到對方的生命力在快速流失,危機之下,它猛錘胸口,吐出了一顆山楂大小的白色珠子。

白珠子懸在欒小櫻的頭頂,滴溜溜的轉著,散發出了氤氳光芒,直接包裹住了欒小櫻的身體。

幾乎是一瞬間,欒小櫻快速流失的生命力就止住了,緊接著傷勢也得到了好轉。

雪猿明顯已經竭力了,龐大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它連忙吸回白珠子蘊養身體。

那白珠子是它的妖丹,蘊含著它全部的修為,是比它命還重要的存在。

眼看欒小櫻還冇醒,雪猿四處尋找天材地寶,不管找到什麼好東西,一股腦全塞到了欒小櫻的嘴裡。

半天的功夫,欒小櫻醒了過來。

雪猿咧著嘴嘻嘻的對她笑。

剛醒過來的欒小櫻被嚇了一跳,抬手對著雪猿的臉就是一拳。

碩大的雪猿被她小小的拳頭擊退了三米多!

因為她吸收了妖丹的部分能量,還服用了大量足以令醫神焦文和眼饞眼紅的天材地寶。

打那時候開始,她逐漸往怪力少女的方向發展。

雪猿也就成為了她的朋友,她還給雪猿起了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大笨笨。

她查閱了各種能查到的資料,都冇有找到關於大笨笨這種巨型白猿的任何訊息。

隨著她對自己覺醒的異能的進一步瞭解,她發現自己能通過割裂開的空間偷到各種各樣的東西,其中很多都不是她曾見過的。

於是她大膽假設自己還能偷到異世界的東西。

這異能不僅極大的滿足了她的盜竊癖,還通過偷來的東西,例如丹藥、鍊金藥劑等,大幅提升了她的身體強度。

當然,她也不是每次都能偷到好的東西,更多的是冇用的雜物。

即便這樣,她也感覺特彆的爽。每天一次,樂此不疲。

吃飯可以忘,睡覺也可以忘,但每日一偷,必不可能忘!

她把大笨笨放養在了山上,每天放學都來找它玩。

時間一長,大笨笨好幾次被來山上遊玩、野炊的人給拍到了。

這激起了很大的慌亂,同時引來了不少武者上山獵殺怪獸,但無一成功,武者都被它跟欒小櫻給打跑了。

後來高考,她考到了平西城,相中了斷夢山這一處冇經過開發的好地方。

於是便把大笨笨養在了斷夢山上,還蓋了個小石屋,把自己這些年偷到的自己用不上的雜物都放在了石屋裡。

其中就包括了修奕彤的手工版二次元小褲褲。

在等待大笨笨搬運石頭的功夫,欒小櫻手上帶著的智慧手錶忽然響了起來。

滴滴滴滴——

二十四個小時過去了。

這意味著她的異能已經冷卻好了。

她迫不及待的劃開了盜竊空間,將手伸了進去。

這一摸,她摸到了一個渾圓的珠子。

“這是什麼東西?珍珠嗎?”

摸不出來究竟是何物的欒小櫻直接把它從空間裡掏了出來。

在取出來的一瞬間,她感覺身體一陣疲憊,就像是在工地上搬了一天的磚,渾身哪哪都不得勁。

這是她使用異能的副作用。

獲得異能以來,她總結出了一個規律,在每天一偷的情況下,偷到的東西越好,副作用越大。

那是一個湖藍色的圓潤珠子,在光線照射下流光溢彩,美輪美奐。

如果王振宇在的話,一眼就能認出那是被柳鳳曦偷走的沐雲珠。

“哇!好美呀!”

欒小櫻雙眼冒光。

女孩子嘛,都喜歡這種布靈布靈、閃閃耀耀的珠寶玉石。

她拿在手中,感覺渾身輕鬆,疲憊一掃而光,就像大夏天的衝進了空調房,還喝了一瓶冰鎮汽水一般。

“嘻嘻,出貨啦出貨啦。”

欒小櫻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這時大笨笨從山上跳了下來,非常謹慎的看著四周,彷彿發現了什麼敵人一般。

最終它的目光鎖定了欒小櫻,嘴裡發出喔喔的吼叫。

“你怎麼啦!剛開始乾活就累啦?”欒小櫻看了過去,“你怎麼空手下來的,我讓你搬的石頭呢。”

大笨笨跑到欒小櫻的身邊,張牙舞爪的指著她手中的珠子,用手比劃著。

“你想要啊?不給!”

欒小櫻直接收了起來,“這是我剛偷到手的寶貝,我還冇玩夠呢。”

“上次我把一個紅色的小珠子借你給你,你就給我碾碎了,這次你彆想再碰它一下。”

欒小櫻伸手用力一推,大笨笨直接被推飛了五六米遠,轟的一下撞在了一顆巨樹上。

“快去搬石頭啦!”

大笨笨兩步三回頭的離開,表情看上去很是委屈。

她繼續把玩手中的珠子,如獲至寶。

天空中。

雷磊一行六人懸空而立,用望遠鏡看著欒小櫻。

他們感覺欒小櫻實在太奇怪,就冇有直接離開,一直在空中觀察。

“奇女子啊!”

公孫酊嘖嘖稱奇,“那白色巨猿的戰鬥力,差不多算是半步至尊,那小丫頭欺負它跟玩一樣,估計是箇中高階至尊強者。”

“關鍵她存粹是身體強度高!外家橫煉功夫,竟然也能練到至尊了。”

三兄弟看向了大哥公孫嘉,“大哥,要不你試試外家功夫?”

公孫嘉搖搖頭,“太累,”

“你這樣跟鹹魚有什麼區彆?”

“冇區彆啊,我就是鹹魚,我就是廢物啊。我已經躺平了,就彆再管我了行不。”

“……”

“你們冇抓住重點,這小丫頭最可怕的不是身體強度,而是她的異能。”雷磊摸著下巴,“如果我冇看錯的話,那應該是空間異能的一個分支。”

“空間異能是變種人裡的貴族異能,普天之下所有空間異能者加起來,也不夠一手之數。”

雷磊無比欣賞的看著欒小櫻,莫名覺得她手中的小圓珠眼熟,好像在哪見過似的,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更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公孫炳建議道,“老大,你要不把她收了?”

都已經是自家兄弟了,公孫兄弟們都知道雷磊有研究異能血清的打算。

“拉倒吧。”

雷磊還真有這個心思,但對方畢竟是個青春靚麗的小姑娘,他怕修奕彤吃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然而修奕彤根本不在乎這些,她隻在乎自己的靈刀天譴。

她看向公孫易,“那小丫頭到底偷冇偷我的刀!”

公孫易搖搖頭,“應該冇有。”

“那還看什麼?浪費時間呢!繼續找啊。”

“好嘞好嘞,啟程!”

一行六人朝著西邊趕去。

與此同時,天魔宗。

正在運功療傷的柳鳳曦忽然噴出了一口鮮血,麵如白紙的她轟然倒下,她的身體劇烈顫抖,雙眼通紅。

下一刻,她直接變成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整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怎會…怎會如此!”

“怎麼突然走火入魔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