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百年的時間,一茬又一茬的龍國頂級武者,登頂封仙台,想要得到上天的認可,羽化成仙。

但是,卻從未有一人得到上天認可,進階為陸地神仙。

心態好的武者一笑了之,抱憾離去;心態不好的武者破口大罵;偏激武者甚至直接抽劍自儘。

由於大量武者在此斷送了成仙之夢,久而久之,這裡也就有了第二個名字——斷夢山。

隨著社會的進步,越來越多的人感覺那封仙台的傳聞就是一個謠言。

總不能大幾百年的時間,成千上萬的巔峰武者,一個成仙的人都冇有吧。

後來有人跳了出來,說當年命名此處為封仙台的人,就是他的祖宗。

他坦言道自己的祖宗有很嚴重的精神疾病,當年就是在斷夢山上犯了病,非說自己被上天給拋棄了,餘生不可能再有任何武道上的精進,大哭了一天一夜。

這番話被他祖宗的徒弟聽見了,以訛傳訛的,就把這謠言給傳揚了出去。

那站出來辟謠的人,身份是真是假,無從考證。

但越來越多的人都認為封仙台就是一場騙局。

當時在江湖武林上有威望的武者,索性藉著這個機會,直接結束了這場持續了大幾百年的鬨劇。

打那之後,封仙台徹底改名成為了斷夢山。

修奕彤、雷磊和公孫四兄弟來到了斷夢山腳下。

“好荒涼啊,感覺到了原始森林一樣。”

雷磊叉著腰,環顧著四周。

“哎,小易啊,接下來往哪走。”

“我聞聞哈。”

公孫易拿著修奕彤貼身攜帶過的手帕,深呼吸一口氣:

“嘶~啊~嘶~啊——”

聲音實在不堪入耳,樣子更不堪入目。

公孫兄弟們都司空見慣了,冇感覺有什麼大不了的。

修奕彤為了找刀,也能忍。雷磊有些忍不了,一腳踹了過去。

“你特麼的就不能正常聞?拿著我女朋友的貼身之物還敢這麼yi

蕩!找死呢吧你!”

公孫易一臉委屈,“老大,不這樣起不到作用啊。”

雷磊擼胳膊挽袖子“犟嘴是吧!那你也不能…”

修奕彤拉了他一下,“彆管他,隻要能找到刀,什麼都不是事。”

她冇有說出來的後話是:如果找不到刀,這特麼就是殺人的大事!

公孫兄弟都忍不住為老二捏了把冷汗。

而公孫易絲毫不慌,依然沉醉的嗅著手帕。

“肯定能找到!”

“應該就是這了!我很有感覺!非貼身物品,不可能有這麼濃烈的味道!”

公孫易的特殊能力啟動,他瞬間就鎖定了一個方向。

“就是那!看見冇,半山腰處有一個大平層,就是那裡!”

他指明瞭方向之後,六人立刻啟動飛行器,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斷夢山半山腰處的平層區域。

這片區域有大幾百平,靠著山體的地方有一間石屋,屋外有石桌石凳,還有衣架之類的東西,一看就是有人在這裡居住。

雷磊猜測道:“是不是那靈刀天譴,覺醒了靈智之後,飛累了,半道被人給截胡了呀。”

“敢搶我的刀!找死!”

修奕彤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在距離石屋還有十米遠的時候,憑空冒出了一個閃爍著金光的罩子,乎的一下,把修奕彤給彈退了三四步。

“奕彤!”雷磊一把扶住修奕彤幫忙歇力,“冇事吧。”

修奕彤搖搖頭,“冇事,這裡有防禦陣法。”

“還是頂級防禦陣法,九階至尊之下,無人能破。”

公孫酊認了出來,他看向公孫嘉,“哥,到你顯擺的時候了,趕緊施展施展才能。”

“好嘞好嘞。”公孫嘉快步走了過去,開始琢磨破陣之法。

他武道天賦有限,為了提升綜合作戰能力,對陣法、符籙有很深的研究。

雷磊和修奕彤靜靜等待。

很快,十分鐘過去了。

雷磊急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公孫嘉轉身看向眾人。

“……不太行,我都看不懂這個陣。”

“那你倒是說一聲啊!這不是瞎耽誤功夫麼!”

公孫嘉撓撓頭,“老四都幫我把牛吹出去了,我…尷尬的慌。”

“滾滾滾!”

雷磊走上前去,先用人工智慧解析了片刻。

【無法理解此種能量場模式】

“廢物!真垃圾啊,有空就不能自學一下龍國傳統陣法?”

雷磊數落了一句,索性運轉天罡經,一拳轟了過去。

哢——

金光罩碎開了一個裂紋。

“還挺硬。”

雷磊毫無保留的接連出拳。

一時間,轟隆之聲不絕於耳。

片刻之後,雷磊用蠻力直接乾廢了整個陣法。

“切,垃圾。”

雷磊邀功似的看向修奕彤,“搞定。”

修奕彤冇功夫搭理他,迫不及待的衝上前去,一腳踹開了石門。

石屋內卻空無一人。

屋內的構造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桌一把椅子,還有一個櫃子。

櫃子特彆的大,一米多寬,三米高,十幾米長。幾乎可以說這個石屋主要就是為了放櫃子用的。

櫃子分上下兩層,上層是透明的,裡麵存放著各種各樣的物品。

帽子、襪子,鞋、鬥笠、麵具、劍鞘、石頭、核桃、手串…

每一種東西,都單獨存放,而且能看的出來,這些東西,均不屬於同一個人。

修奕彤運轉家傳刀經,並冇有感覺到靈刀天譴的存在。

她一眼瞪向公孫易,“冇有啊!我的刀呢?”

“彆急彆急,就在這個屋裡!”

公孫易閉著眼睛,用鼻子尋路。

很快他鎖定了櫃子的下半區域。伸手拉開了櫃門。

門分左右,眾人定睛一看,發現裡麵整整齊齊的碼著一條條絲襪、三角褲和文胸。

而且能看的出來,這些都是用過的。

一瞬間,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公孫易在內。

“什麼玩意?”

“不知道啊,我聞著味道就是…”

公孫易從裡麵翻找出了一條很可愛的小褲褲,上麵還繡著各種卡通人物。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修奕彤,“修小姐,這個…是你的吧。”

修奕彤的臉頓時紅透了。

還真是!

她認得那小褲褲上的卡通人物。

這條小褲褲是六年前,她堂妹親手縫製的。

當年的修奕彤還冇有完全領悟四無,完全不像現在這麼冷漠。

那年她過生日,她九歲的堂妹剛學會了針線活,便親手縫製了幾條愛心小褲褲送給了她。

她一直放在了衣櫃裡,從來冇有穿過,但沾染上了她的氣息。

所以,公孫易才誤以為這是修奕彤丟失的刀。

想明白這一點的修奕彤周身瀰漫起了騰騰殺意,直接碾碎了小褲褲。

雷磊一愣。

看來是她的了!

原來我女朋友是個二次元呀。

靠!這特麼的不重要!

“變態!”

修奕彤咬牙切齒,在她的理解中,是有個變態偷了她的貼身衣物藏在了這裡。

頓時間她勃然大怒,失控的真氣四處橫飛,摧毀著石屋裡的一切。

雷磊也氣壞了,跟著修奕彤一頓狂轟亂炸。

公孫四兄弟瑟瑟發抖。

短短十秒鐘的時間,石屋被夷為平地,完全看不出任何生活跡象。

修奕彤一眼瞪向公孫易,公孫易連忙求饒:

“大嫂!我也不知道是這個結果啊,我完全是靠氣味辨析的位置,你饒了我吧!”

雷磊踹了一腳,“那還不繼續找!”

“好好好。”公孫易連忙應聲。

“等等!”修奕彤咬著牙,“不急著找刀!先幫我把偷東西的人給我抓住!我要把他碎屍萬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