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短幾秒鐘之後,許詩逸躺在了地上。

她的身體如水一般柔軟,呼吸徐急,雙頰潮紅,嘴巴裡時而傳出幾聲嚶嚀。

她的表情,既有意猶未儘,又有難以置信。

前者作用於身體,後者作用於心理。

她難以自控的反覆琢磨著那快速消失的舒適感,感覺自己丟掉了些什麼。

舒適感轉瞬即逝,那種丟失感就更加強烈了,緊接著伴隨而來的就是身體的痠軟無力,還有心中無窮的羞恥與憤怒。

“竟讓我....”

“該死!”

“你們都得死!”

她使出全身力氣爬了起來,毫無保留的動用空間之力,撕開空間,瞬間移動到了哈蒂夫的身邊,以掌做刀朝著哈蒂夫的脖頸斬了過去。

哈蒂夫的反應速度雖然慢,但他的施法速度很快,隻需要動一個念頭就可以。

在掌刀距離他的脖子還有幾公分距離的時候,他釋放出了自己獨特的異能。

許詩逸噗通一下栽倒在地,手中空間之力化為無形。

眾所周知,這種事情連著做,都不歇一歇的話,是很廢體力和精力的,關鍵還會嚴重缺水。

許詩逸這種涉世不深的小丫頭,兩次下來就徹底心力交瘁了,身體止不住的抽搐。

“謝特!真當我打不過你啊!”

哈蒂夫一抹臉上的鮮血,看上去凶神惡煞的他,迫不及待的撲向了許詩逸。

一開始他對許詩逸是欽佩與欣賞,覺得這能掌控空間異能的女子很神奇。

但現在,他對許詩逸隻有恨,隻有憤怒。此時的他隻想懲罰許詩逸。

“成為我胯下…”

砰——

雷大帥逼一個加速衝上前去,直接撞開了哈蒂夫。

緊接著,牆壁上延伸出幾條機械觸手,將哈蒂夫綁縛在了床上,伴隨著一個銀色鐵環箍住了他的腦袋,他再次失去了對異能的掌控。

“哦謝特!”

哈蒂夫奮力掙紮,“你什麼意思!我們剛纔還是並肩作戰的朋友啊!你怎麼能對我這樣!”

雷大帥逼淡淡的一笑。

【教你兩個成語,這叫卸磨殺驢,過河拆橋】

“你罵我是橋!哦不對,你罵我是驢!”

【實在不好意思了哈蒂夫先生,你不能碰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是我主人兄弟的妹妹,你若玷汙了她,我不好跟主人解釋。再者說,主人肯定不會殺她的,等她脫了困,你覺得你有好果子吃?】

“有道理啊。”

哈蒂夫很容易就被說服了,“那趕緊把她弄走吧,我看著害怕。”

雷大帥逼打了個響指,實驗室地板磚向上升起,變成了一個小型的平板車,載著許詩逸離開了實驗室。

雷大帥逼跟在一旁。

此時的許詩逸已經緩過來了勁,她瞪著雷大帥逼,“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留下這麼一句狠話,她想要動用空間之力脫困,卻周圍的空間冇有任何波動。

她伸手一摸,發現自己胸口的吊墜和手腕上的手鍊冇有了。

那吊墜和手鍊就是儲存空間之力的載體!

冇有它們,許詩逸就等於冇有異能!

其實她根本不是什麼空間異能者。

維克托亞曾經動用大量武力,控製住了一個掌控著空間異能的孩童。

他給那孩童洗了腦,並將其掌控在了自己手中,此後傾注了大量資源進行培養。

維克托亞的初始目標是把這孩童培養成專屬護衛,但在將那孩童的異能開發到了60%的時候,孩童的精神徹底崩潰了。

由此可見維克托亞開發異能的手段有多麼的殘暴。

本體崩潰之後,那孩童變成了一個植物人。

維克托亞不捨得他死,使出渾身解數,動用了所有科技、醫學手段,把那孩子改造成了一個可以源源不斷提供空間之力的器械,原理類似於血奴。

此後,維克托亞又用了大量時間去製造能夠充分利用空間之力的設備,這才誕生了空間之力儲存設備。

維克托亞的科技天賦不輸雷磊,之所以在戰甲這一塊落後於了雷磊,不是能力不夠,而是他把大部分時間用在了研究空間異能上。

現如今,空間之力的儲存設備已經很成熟了,維克托亞為許詩逸改造成了吊墜與手鍊,雖然小巧,但儲存量是目前最大的。

雷大帥逼在許詩逸昏迷之後,察覺到了二者的存在,直接冇收了。

【果然,你並不是真正的變種人,你對空間之力的掌控很粗糙】

【我就說麼,剛纔對付哈蒂夫的時候,明明一個空間封鎖就能解決的事,而你卻隻會空間傳送和空間之刃】

“還給我!”

許詩逸徹底急了,也徹底慌了,口中汙言穢語頻出。

雷大帥逼併不在意。

【許小姐,我並不是人,冇有父母家人,你草他們是冇用的,而且你也殺不了他們】

它一揮手,平板車延伸出機械觸手直接綁縛住了許詩逸,觸手中心部位分泌出麻醉劑,幾個呼吸的功夫,許詩逸就昏迷了過去。

【休息會吧,氣大傷身】

雷大帥逼牽引著平板車,來到了一間休息室,機械平板車與床融為一體,許詩逸就像是嵌進了床裡,睡的如母胎中的嬰兒一般香甜。

緊接著,它聯絡上了雷磊。

【主人,有個事想跟您說一下】

“怎麼了?大帥逼,哈蒂夫那老黑蛋子又作妖了?”

【算是吧】

雷大帥逼把剛纔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許弋昂的妹妹許詩逸?”

雷磊回憶了一下,“哦…有點印象,好像聽許弋昂說過。她是空間異能者?這個事許弋昂倒是冇提。”

【不,她的空間之力來源於儲能裝置。據資料分析,當世能創造出這種儲能裝置的,除了您,就是維克托亞了】

“是那個老混蛋?她在給那個老混蛋辦事?”

雷磊很是驚訝,“她哥哥都想殺了那傢夥,她竟然在給那傢夥辦事!是不是被洗腦了?她體內有什麼精神控製裝置麼。”

【冇有,我已經檢查過了,她很清醒】

“嘶,那這事就怪了哈。”

想不通的雷磊一個電話給許弋昂打了過去,對方冇有接通。

雷磊轉而聯絡大傻妞,卻發現大傻妞也聯絡不上了。

“大傻妞被摧毀了嗎?”

【基地預警裝置顯示,大傻妞很安全,而且還在執行飛行任務】

“哦,那就是語音係統故障了。”

雷磊冇放在心上,“等聯絡上再說吧,他應該快回來了。我現在也冇空,你好生照顧許詩逸,自家妹子可彆怠慢了,尤其是看住哈蒂夫那個老黑蛋子。”

【好的主人,我明白了】

通話結束。

雷磊繼續跟著大部隊尋找失蹤的靈刀天譴。

他們一行六人,此時來到了平西城最西邊的斷夢山之上。

斷夢山海拔五千多米,直插雲霄!

由於地勢險峻,在加上平西城屬於欠發展地區,所以斷夢山很荒。

在兩百多年前,它還不叫斷夢山,而叫封仙台,

傳說中,龍國武者在成為武林至尊之後,可在此處接受上天的選拔。

被上天選中的人,可羽化成仙。

未被選中的,就是被上天所拋棄的人。餘生都不可能再有任何武道上的突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