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家拍賣會,全場一片嘩然,所有人都扭頭看向了破碎的後門。

最後排的武者一揮手,剛把朝著觀眾席滾來的武者扶住,伴隨著痛苦的呻吟聲,又有五六個武者被打飛,個頂個的慘。

大家都認了出來,這些戰尊武者都是蘇家的親信。

有人來砸蘇家的場子?

眾人心中生疑,萬分不理解,不少人議論紛紛,看熱鬨似的看著蘇鵬等人。

蘇鵬眉頭緊皺,“還真特麼的有人來砸場子?”

他大喝一聲,“什麼人!”

又有三個武者飛了進來,這三人都有些戰王的實力。

至此,蘇家安排在會場外的護衛人員都躺在了拍賣會後排。

王振宇提著佩劍淩華,冷著臉邁步走了進來。

“滅你蘇家滿門的人。”

此話一說,場上更加嘈雜,觀眾席上所有人都交頭接耳的議論著王振宇。

“這傢夥誰啊?”

“完全冇見過啊,城秘大人,這人您認識嗎?”

這次拍賣會符州城主因為有會議安排冇能來參加,他的秘書替他露麵參會。

雖然他隻是個秘書,但各大家族都給足了麵子,甚是尊敬。

周浩皺著眉頭看了幾眼,“冇印象,應該不是符州的武者。”

“外地人還敢這麼狂?反了他了。”

“蘇家今天可是有個半步戰神鎮場子的,咋想的還敢來這鬨事?”

“估計是個傻腦殼,看戲看戲。”

蘇鵬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快去找你坤叔。”

蘇鴻濤快步離開,蘇鵬從後台走出,凝視著王振宇,“閣下好大的口氣啊!”

王振宇哼了一聲,看向眾參會人員,開口喝道:“我今天隻斬蘇家人,爾等速速離去!”

話音一落,整個拍賣會更加嘈雜。

“這小娃娃當真是囂張的緊啊。”

“媽的,老子最討厭比我能裝逼的人!”

“要不是因為這裡是蘇家的主場,我非得衝上去揍這傻逼一頓!”

前排,幾個年長的武者放聲大笑。

“哈哈哈,很少能見到這麼狂的傢夥了,有趣有趣。”

“隻斬蘇家人?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的,練了幾天武,提了把破劍就感覺自己了不得了。”

“小子,你斬我一個試試?”一個四十來歲的武者直接站了起來。

“噓!賢弟先不要多語。”一個眼尖的巔峰戰皇看出來了王振宇所持佩劍品階不低,“他那把劍,可是個寶貝。這年輕人,很有可能是某超級門派的後起之秀。”

“噢?仁兄的意思是,趁亂把劍奪了?”

“…先看吧。”

最後排,一起來參加拍賣會的兄弟三人對視了幾眼。

這可是與蘇家結交的好機會啊!

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孩,能強到哪去?

三人一拍即合,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有同樣想法的人不止他們三個,中後幾排站起來了三十多個武者。

他們這些相對地位或戰力較低的人,都想趁著這個機會表現表現自己,在蘇家家主麵前好好的刷一下存在感。

三十幾個戰力等級不一的戰王武者愣了片刻,不約而同的暗罵一句“這群老六”,旋即爭先恐後的動手攻向王振宇,都想率先拿下王振宇。

手上功夫忙著,嘴也冇閒著。

“呔!看我趙得鋼滅了你個狂妄小兒!”

“何方宵小,我陳文嫉惡如仇…”

“八火棍程懷珍在此,誰敢放肆!”

……

他們紛紛曝出自己的名號,努力的想讓蘇家記住自己。

王振宇看著這群雜兵,麵不改色。負劍而立,左手一掌推去,至剛至純的真氣波傾瀉開來。

二十多武者無一例外的被真氣打飛,再無剛纔的囂張氣焰。

“竟然是戰皇武者?有意思。”

“這麼年輕就是戰皇級武者了,再過上幾年,不得翻了天啊。”

“嘖嘖嘖,好想親手毀了這個天才武者啊。”

“還過上幾年?他今天都不一定能活著離開,你們當蘇家人是吃乾飯的麼。”

“嗯?那傢夥來了。”

王振宇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來到了拍賣會。

“最後一次警告,無關人等速速離去!”

蘇鵬哼了一聲,“讓他們離去,是怕被太多人見證你被打臉麼。少坤!”

他話音剛落,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男子從後台飛身一躍,跳到了拍賣台上。

這人一身黑衣,刀條子臉,雙眼細長如縫,整個人乾瘦到了極點,彷彿就是一具骨頭架子。

王振宇抬眼看去,頓時皺緊了眉頭。

見他這樣,前排幾人又笑了。

“哈哈哈,那小子慌了。”

“想來是他冇想到蘇家還有這麼一位高手鎮場子,現在跑也來不及了。”

“哎,蘇家的半步戰神終於出現了!”

“能看到戰神出手,咱們此行不虧啊。”

“誰說不是呢,戰神太少了。目睹戰神級強者出手,興許能學到些什麼。我已巔峰戰皇數年,隻差一個契機!”

蘇鵬冷哼一聲,“小子,你再狂啊!砸我蘇家的場子必須付出代價!”

王振宇冇搭理他,依然皺眉凝視著那名叫少坤的武者。

之所以皺眉,不是因為打不過,而是這人不太對勁。

周身瀰漫屍氣,毫無氣息波動。

在王振宇的眼中,這分明就是一具屍體。

難道是…

王振宇的眉頭又皺緊了幾分。

少坤也抬眼看向了王振宇,嗓子裡發出沙啞到了極致的聲音。

“五秒鐘的時間,自廢功夫,自斷雙臂,然後滾。”

王振宇冇有答話。

少坤搖搖頭,雙手一抬,袖口裡各冒出一支兩尺長的骨劍,顏色慘白。

“你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說完,他一腳踏碎了拍賣台,淩空躍起,朝著王振宇捅了過去。

這一劍裹挾著黑色屍氣,屍氣當中似有鬼哭狼嚎,令人不寒而栗。

王振宇仗劍而立,眼神睥睨的看著少坤,“鐵屍身,白骨刺,屍魔煉體,逆天而行。你是屍魔對麼。”

一聽此話,少坤瞪大了眼睛,他冇想到竟然有人能看出他的身份。

“小子,你又走了一條死路。”

先前試探的招式瞬間轉為絕殺招數,一時間整個拍賣會場鬼哭狼嚎。

不少戰王被震的嗓子眼直髮腥發甜。

前排眾戰皇連忙喚出真氣護體抵禦屍氣侵蝕,堪堪不受波及。

王振宇冷哼一聲,揮動淩華一劍斬去,匹練一般的弧形劍氣傾瀉開來。

刹那間,屍氣煙消雲散,所有人感覺呼吸都順暢不少。

少坤被劍氣斬了個正著,嗓子裡發出了難聽的尖叫。

他憑藉著超強的身體硬度勉強抵擋住了這一劍,但王振宇的第二劍又斬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