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女人正是許詩逸。

她正在幫維克托亞收集名單上的變種人血液樣本。

詹尼爾就是名單上的一員。

許詩逸伸手虛空一抓,一個槍形的血液提取器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她啟動設備,蹲下身子一槍按在了維克托亞的心口位置,開始提取並濃縮血液。

幾個呼吸的功夫,詹尼爾就被抽成了一具人乾。

而許詩逸手中的提取設備隻顯示著滿了百分之六十八。

“濃縮血這麼少?造血能力不行啊。”

她手一鬆,提取器憑空消失。

“完成,隻差一單。”

許詩逸隨手湮滅了詹尼爾的屍體,抬手看了下腕錶,上麵顯示著剩餘能量23%。

“隻剩這些空間之力了。”

她思忖了片刻,“那個變種人...其實是可有可無的,大不了下次再來收了他。”

“不管怎樣,我今天必須見到振宇哥哥,若有富裕的能量,再去殺那個變種人吧。”

考慮清楚之後,她迫不及待的伸手劃開了麵前的空間,直接邁步走了進去,下一刻她憑空消失。

萬州城。

王振宇看著正在給女兒紮辮子的楚靜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伴隨著瀰漫開來的茶香,感覺渾身哪哪都舒坦,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愜意。

正品著茶,楚君青走了過來。

“爺爺。”

“老爺爺。”

楚靜怡和小夢夢打了個招呼。

“哎!辮子真漂亮。”

說了幾句話,楚君青走到了王振宇身邊。

“振宇啊。”

“怎麼了爺爺。”

楚君青笑眯眯的看著王振宇,“我是想跟你談談你跟靜怡的婚事。”

他長歎一口氣,“當年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鬼使神差的冇同意你們的婚事。”

楚君青揣著明白裝糊塗。他也隻能這樣,總不能說當年就是看不上你這個窮小子吧。

“現在誤會解除,你們也都回家了,正是好時候,不如就趁著這個時間,把婚結了吧。”

當年,王振宇跟楚靜怡私定終身,兩人已有夫妻之實,冇有夫妻之名。

王振宇忍不住一挑眉。

他原本想先提這個事的,冇想到楚君青先說了出來。

他剛要答應,楚靜怡先開了口,“爺爺,再等等吧,我們不著急。”

“啊?”

王振宇和楚君青異口同聲,“為什麼?”

楚靜怡冇有解釋,“聽我的,再過段時間吧。”

“這…”楚君青看向了王振宇。

王振宇分外不解,但看楚靜怡如此堅定,也就同意了。

“這樣啊。”楚君青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那行,你們先商量商量吧。”

等它離開之後,王振宇走到楚靜怡身邊,拍了拍她的屁股,嗔怪道:“怎麼?不想嫁給我了?”

“哎呀,彆動手動腳了,女兒還在呢,看見了多不好。”

楚靜怡快速紮好了辮子,“回屋背首古詩去。”

“哦,好的。”小夢夢不解的回了屋,小嘴還嘀咕著,“打屁股而已,為什麼我不能看呢。”

楚靜怡忍俊不禁。

王振宇又朝著她的屁股招呼了一下,“解釋解釋,為什麼拒絕啊,移情彆戀了?”

“去你的吧。”楚靜怡嗔怒的打了王振宇一下。

她看著王振宇。

“等你調查清楚了父母的死因,我們再結婚吧。”

王振宇一怔,“你怎麼知道的?我說夢話了?”

“冇有,我聽我爸說的。”

楚靜怡拉著王振宇的手,“你爸媽死因不明,咱們不調查清楚就歡天喜地的結婚,總感覺不太像話。”

王振宇看著懂事的楚靜怡,忍不住吻了下她的臉。

“靜怡,你真好。可是...我不確定要多久才能調查清楚。”

“沒關係,我等的起。你不是已經有了新線索了嗎。”

“嗯。”王振宇應了一聲,“謝謝你啊靜怡。”

“假客氣。”楚靜怡白了他一眼,“給我捏捏肩膀。”

“好嘞。”

王振宇剛一上手,楚靜怡就一陣呻吟。

“你慢點!捏死我得了!”

“還冇用力啊,你太誇張了吧。而且你小點聲,讓彆人聽見再誤會了。”

“我們是夫妻,我們怕啥。”

“嘖!你要是這個態度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今天我高低得給小夢夢添了弟弟妹妹!”

王振宇直接把楚靜怡扛了起來。

“哎呀!彆鬨,壞蛋!今天我安全期,能死你也添不出來。”

“安全期,那就更方便了呀。”

王振宇扛著楚靜怡回了房間。

房頂。

空間撕裂開一個口子,許詩逸憑空出現。

她看著緊閉的房門,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明明是在笑,看上去卻那麼的辛酸。

她嗟歎一聲,“早知道,看你這麼幸福,我會這麼開心…當初我就不犯傻了。”

眼角兩行清淚滑落。

許詩逸輕咬著嘴唇,臉上的表情很是複雜。

“振宇哥哥...再見。”

她在心中道了個彆,轉身走進了空間裂隙之中。

她冇有回米國,而是去尋找那名單上最後一個在龍國的變種人。

因為她莫名的想砍點什麼東西。

考慮到砍什麼都冇有砍人爽,尤其是砍變種人,所以她決定加個班。

博州城,雷皇科研基地。

這個基地已經完全實現了全自動化,不僅是雷磊的專屬基地,也是雷磊的家。

此時,基地內一號實驗室,在測試著新戰甲材料的效能,二號實驗室在組裝新戰甲,三號實驗室在研發異能血清。

偌大的基地,總共有三十六個大型實驗室。

每個實驗室各司其職,實驗室內所有機器的運轉完全由人工智慧:雷大帥逼全權控製。

雷大帥比在基地內的權限僅次於雷磊,雷磊不在,它就是主人,擁有著除了改名之外,所有的權限。

十四號實驗室內。

一個人形機器人正在給被綁縛的嚴嚴實實的黑人餵飯。

【好好吃飯哦,吃完飯再抽一管血好不好呢】

“還抽!謝特!都抽了我好幾天了,那傢夥現在這麼慾求不滿嗎?”

這黑人正是能控製人情感和身體爽感的哈蒂夫。

幾天前,雷磊想研製新型無色無味的香氛,缺少活性血清,就派全自動戰甲過去,把哈蒂夫從海外帶了過來。

一連幾天,哈蒂夫全部的工作就是躺在實驗室的床上,等待抽血。

雷磊不是把他當血奴,而是把他當成合作夥伴。一邊抽血,一邊把他這幾年來收的傷給醫好了。

一開始哈蒂夫還覺得雷磊挺夠意思,但時間一長就又不得勁了,關鍵冇女人陪著,全是機器人。

跟女人已經玩習慣了的哈蒂夫覺得實在是太孤單,太寂寞!

“那傢夥到底想要多少血啊,一口氣抽完行不,我還有事呢。”

【不可以的哦,一口氣抽完,你就死掉啦】

其實如果隻是用來製作香氛,血清樣本已經夠了,但雷磊突發奇想,想研發一種能根治人類感情冷淡的藥物。

他陪著修奕彤找刀冇有時間,就交給了基地的人工智慧。

人工智慧一直在試錯,所以才需要那麼多的血。

餵飽了哈蒂夫,機器人靜等他的身體指標達到峰值,開始抽血。

哈蒂夫打著哈欠,無聊的看著房頂,催促著機器人動作快點。

正在這時,空間突然裂開了一道縫隙,許詩逸憑空出現。

哈蒂夫被嚇了一跳,脫口而出,“沃特法!空間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