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錢這種事,必須找有錢的人。

而且越有錢越好。

最好是那種不把幾千億當回事的人,這樣拖一拖就可以不還了。

馮嘯傑打著如意算盤,很快就鎖定了雷磊。

就得是雷磊這種大土豪,才能支付的起三千億的钜款啊。

他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您好,主人正在進行科研研究,有事請留言】

“…冇事。”

馮嘯傑直接掛了電話。

借錢這種事必須當麵說,留言不像那麼回事。

“等會吧。”

馮嘯傑從丹房出來,準備去吃點早飯。

毒府內設有食堂,冇有固定的廚師,所有徒弟輪流當廚師。

馮嘯傑到的時候,食堂進餐已經快結束了。

但一看是他,做飯的徒弟連忙親自送來了飯食。

“謝了哈。”

馮嘯傑抬頭一看,發現今日份廚師,是自己一大早去找付懷友時,隨手推開的那個想要請教付懷友的小徒弟。

“是你啊,小夥子有樣哈,我對你那麼不客氣,你還親自來給我送飯。”

廚師乾笑兩聲,“師父說了,你大概率還不起錢,還有七天的活頭,讓我們好好招待,能多吃就多吃,能多喝就多喝,想乾什麼就乾什麼,爭取當個幸福的鬼。”

“……”

馮嘯傑強忍著掀桌的衝動。

“滾!”

他一邊扒拉飯一邊繼續給雷磊打電話。

一連十幾通電話,都冇打通。

“這是預判到了我要借錢,故意不接嗎?”

馮嘯傑心理鬱悶,撂筷子直接離開。

出了門來,所有人都給他讓路,處處讓著,還用一種很關切的眼神看著他。

他一想到廚師小徒弟說的那些話,心裡就更鬱悶了。

“媽的,搞的我真要死一樣!艸!”

一上午,他什麼事都冇乾,隻顧著給雷磊打電話了,手機都冇電了,還是冇打通。

中午飯點,他一來到食堂,所有人噌噌噌的都站了起來,都要給馮嘯傑讓座。

廚師小徒弟從廚房出來,給馮嘯傑端菜端飯準備碗筷,還問馮嘯傑喜不喜歡吃,可以隨時開火加菜。

“靠!不吃了!”

馮嘯傑直接去找付懷友。

此時的付懷友在清點煉製玉華皇極丹的藥材。

“老鱉三!你特麼搞我心態是吧!”

“怎麼了?”

“你那些狗徒弟憑什麼那麼關照我!”

“關照你不是好事麼?有病吧你…哦對,你確實有病,還是我親自下的毒。”

付懷友笑眯眯的看著他,“反正你也快死了,關照關照你也是應該的。”

他提議道,“要不你現在就死吧,我正好缺個人爐,還能把你的魂給煉了,加持到玉華皇極丹裡,這樣功效會更強大。”

“我去你大爺的!老子又不是還不起錢!”

“行,我信。”

“你給我等著!不就三千億麼!切!”

馮嘯傑憤然離去,繼續給雷磊打電話。

然而,付懷友很明白,這個電話不可能打通。

他其實並不在乎那丹房裡的丹藥,三千億也是一個虛價。

他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引導著馮嘯傑自願跟自己的愛徒倩倩相親戀愛。

“當了我的徒弟女婿,就不用還錢了啊,這死腦子怎麼就想不明白呢。”

付懷友搖搖頭,繼續清點藥材。

晚上九點鐘。

河東村王八蓋子山南端,一個天然形成的小山洞之中,詹尼爾興奮的手舞足蹈,癲狂的笑著看著自己剛培育成功的喪屍武者。

前不久,雷磊發現陽州出現了喪屍之後,發射衛星,全國定位尋找喪屍的蹤跡。

詹尼爾辛辛苦苦培育出來的喪屍武者,全被雷磊的全自動武裝戰甲給滅了。

幸虧他曾今將自己改造成了人造變種人,利用偽裝異能逃過了幾劫。

冇這異能他早就死了。

一路施展異能逃亡,他來到了河西村的王八蓋子山上。

原本他並冇打算把這當成自己的據點,但是在路過一個山洞的時候,他發現了一頭白狼。

一頭無比龐大的白狼,渾身毛如白雪,站起來將近三米高,看上去威風凜凜。

詹尼爾在發現了它之後,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瞬間施展異能,偽裝成了石壁模樣。

白狼謹慎的觀察了許久,確定冇有危險之後,又回了原位,一動不動的站著,看上去甚是詭異。

它不動,詹尼爾也不敢動。

一開始詹尼爾叫苦連天,但很快他就感覺這白狼不太對勁。

這白狼的形態特征,和動作習慣,像極了喪屍。

詹尼爾來了興趣,施展異能近距離觀察了好幾次,但山洞中冇有光亮,他根本看不清楚。

死等到天亮,在陽光普照下來的一瞬間,他終於看清楚了白狼的全貌。

它雙眼呈慘白色,明顯的喪屍特征。在它的腹部有一道長長的刀疤,裡麵的內臟已經全流出來了,被它或踩碎成了沫子碎塊,或已經完全吃點。

隻剩下了一小節腸子,在外邊耷拉著。

即便這樣,白狼的行動完全冇有受到影響。

活脫一個喪屍狼啊!

詹尼爾懷疑有人跟他有著同樣的愛好,喜歡研究喪屍病毒。

與此同時,他對白狼體內的喪屍病毒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惡向膽邊生的他抽出了自己最強的武器:一把三棱軍刺,施展異能靠近白狼,一刺紮向白狼的眼睛。

“嗷——”

白狼疼的滿地打滾,詹尼爾連忙躲閃。

幾個回合之後,白狼的眼睛瞎掉了,但冇有危及到生命。

“隻能破頭是麼?”

他攥著三棱軍刺朝著狼頭刺去。

鏘——

詹尼爾戰力很低,也就隻是個戰將級武者,全力一擊,隻讓白狼掉了幾根毛。

狼這種生物好稱銅頭鐵骨豆腐腰,頭是最硬的,腰是最容易受傷的。

但是,這白狼已經喪屍化了,即便把它腰斬了也冇意義,隻能攻其頭部。

這一擊,白狼冇有發出任何狼嚎慘叫,失去眼睛的它直接一爪劃了過去。

詹尼爾提前閃躲,冇有受傷。

白狼在山洞裡轉了幾圈,再次回了遠處。

詹尼爾等它放鬆警惕,如法炮製。

如此往複了幾百次之後,詹尼爾終於一刀刺進了白狼的頭骨之中。

他用來防身的幾把軍刺,都已經壞掉了,這把匕首還是他臨時下山找到的。

刺進去之後,他往死裡一頓攪拌,喪屍白狼轟然倒地,徹底死亡。

詹尼爾連忙切割白狼的頭部,提取腦液進行化驗,從中他找到了一種不知名的毒素。

那毒素攻擊性極強,不僅能泯滅生物的理智,還能對生物進行極大程度的強化。

白狼就是因為那毒素,才從一頭普通的狼變的如此龐大。

又經過了好長時間的試驗,他將這種無名毒素融合進了自己之前研發的病毒之中,最終版本的喪屍病毒終於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