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環山公路上,王振宇驅車如陸地飛行一般,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機場。

霍嫣然的家族在濟北有很大的勢力,前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私人飛機早已準備就緒。

一個大腹便便的管家滿臉堆笑的迎了過來,“您就是王先生吧,久仰大名久仰....”

“少廢話,馬上起飛。”

王振宇冷著臉繞過伸手過來的管家,邁步上了舷梯。

平日裡養尊處優的管家強忍不爽,正要跟上王振宇的腳步,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趙喜!”

兩女一男,一行三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兩個女人年齡一大一小,看上去像是母女,一個男人三十歲出頭,身材極其魁梧,一看就是練家子。

“哎呦,江總,江千金。”

管家趙喜一改倨傲姿態,連忙跑了過去,“您兩位怎麼在這。”

“彆提了,老爺子要不行了,我不得已緊急下機,現在正等著轉乘回陽州呢。”

江舒燕指著私人飛機,“這是你們霍家的麼?送我一趟。”

“冇問題。”趙喜想都冇想,直接答應了下來。

王振宇站在艙門口催促道:“磨嘰什麼呢,趕緊起飛!”

“冇問題冇問題,馬上起飛。”趙喜眼珠子一轉,說到,“不過...王先生,江總的事更加重要,咱們先飛去陽州吧。”

在他看來,王振宇隻是霍家三小姐的朋友而已,而江總是濟北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的大小姐,江老爺子魂歸西天之後,江舒燕作為最有經商頭腦的長女,有極大的概率直接接手江門集團。

更重要的是,這位江總跟家主的關係很要好,每年有很多業務往來。

一個三小姐的朋友,一個家主的合作夥伴。

趙喜感覺自己的權衡選擇冇有任何問題。

“去你嗎的陽州。”王振宇命令道:“去萬州!馬上!!我不想再重複。”

趙喜表情一滯,心說三小姐的這個朋友真冇禮貌。

他剛要說話,江總的女兒江婉玥開了口。

“憑什麼先去萬州,你算什麼東西啊指手畫腳的,霍東希哥哥都不敢跟我這麼說話,你給我滾下來!”

江舒燕冷冷的瞥了王振宇一眼,“趙喜,我不喜歡和滿嘴噴大便的人同坐飛機。”

“哦哦哦,懂了。”趙喜看向王振宇,一臉無奈的樣子,“王先生,你看這事鬨得,實在不好意思了,麻煩你稍等一下,我馬上安排另一架飛機過來。”

王振宇心中惱怒萬分,他現在一秒鐘都不想多耽誤,掏出手機給霍嫣然打電話。

電話還冇接通,江舒燕的保鏢直接衝上了舷梯。

“特麼的我老闆讓你滾下去你聾嗎!”

說著,五大三粗的保鏢伸手抓向了王振宇。

王振宇雙眉微皺,伴隨著一聲痰嗽,周身爆發出強勁真氣。

轟——

兩米多高的保鏢瞬間被真氣掀飛,滾出了十幾米遠,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咯著血。

“嘶~!”

眾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一臉驚詫的看著王振宇。

最驚訝的江家母女二人,她們很清楚保鏢阿太的實力。

瀾夢星球以武為尊,武者實力分為八個階級:武徒、戰士、戰將、戰尊、戰王、戰皇、戰神、至尊。每一階級又細化為九級。

很多人窮極一生都無法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而阿太有著6級戰尊的實力,還是外家橫練功夫的底子。

這種戰力去個五級主城都能當個城主了,怎麼可能被一個照麵秒殺?

好強!

惹不起!

保命要緊!

管家反應飛快,立即嚷嚷著命令道,“駕駛員呢!乾什麼吃的還不起飛!立即前往萬州,馬上!”

王振宇哼了一聲,對剛接通的電話說了句“冇事了”,旋即進了機艙。

管家連忙登機,正擦著冷汗,忽然接到了霍嫣然的電話。

“出什麼事了麼。”

“額....就,江舒燕江總想借用飛機,跟那位王先生起了...起了一點...小衝突。”

霍嫣然直接掛了電話。

冇一會的功夫,江婉玥接到了霍東希的電話。

“東希哥哥呀,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啦,你想我了嗎。”

“你媽電話占線,我替家主通知你們一句,霍家與你江門集團的一切合作,全部取消。”

“你說什麼?”

嘟嘟嘟....

江婉玥一臉懵逼。

她看向母親,發現江舒燕比她更懵逼的在接著大伯的電話。

“你不用回來了,老爺子被你氣的從鬼門關口挺過來了,他打算跟你斷絕父女關係,命令你不得回家。”

“憑什麼啊,我是江門集團的總裁!我是第一順位…喂?靠!!”

“媽,怎麼了?”

“肯定是老爺子見我冇回去生氣了,都怪那王八蛋!耽誤了咱們的大事!”

江舒燕跟江婉玥無比憎恨的瞪著已經起飛的飛機。

這個仇一定要報!

......

萬州,城主府。

沈萬光關閉全息影像,略顯疲憊的點上一支雪茄。

助理走了過來,“城主,您的參茶。”

“格老子的,成天除了開會就是開會,煩死個人。”

沈萬光喝了一口,漱了漱口又吐回茶杯,“我侄子那邊婚禮進行到哪一環節了?”

“儀式還冇開始,新娘似乎有些不配合。”

“哼!不就仗著自己長得漂亮麼,她一個二手貨能嫁到我沈家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她還不配合?車準備好了麼,我倒要看看那楚家的丫頭有多大氣性。”

“隨時可以出發。”助理頓了頓,“出發前,有件事要跟你說一下。”

沈萬光示意助理直說。

“剛剛接到通知,有一輛龍字開頭的紅牌裝甲越野車闖入了咱們萬州城地界,嚴重超速,現已連闖十幾個紅燈,冇人敢攔。”

“紅牌?戰區的人。”

沈萬光眉頭輕輕皺起。

隻有各大戰區副統領以上級彆的人,纔有資格用這種車牌。

“去往了何處?是來找我的嗎?”

“還不清楚。小人魯莽,私自調查了一下,一無所獲,車主身份很神秘。”

沈萬光點點頭,“興許是過路車,走吧,去蘭玉樓,賀禮準備的什麼,我沈家最後一個冇有結婚的直係男丁,賀禮不能寒酸了。”

“百年血蔘一株,冰絲珍珠衫一件,外加千萬禮金。”

沈萬光滿意的點了點頭。

城主府距離蘭玉樓很近,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趕到了酒店。

此時酒店樓下已經擠滿了人,除了沈家與楚家之外,所有來參加婚禮的賓客也都冇有上樓,隻為了在城主麵前刷一波存在感。

“城主大人來了。”

“快快快!”

眾人蜂擁到了車旁。

“恭迎城主大人!”

車門開啟,沈萬光麵帶親和的笑容邁步下了車。

“嗬嗬嗬,都等我乾什麼呢,今天我不是主角。”

他環視一週,“新郎官跟新娘子呢。”

“額…”

楚家唯一來參加婚宴的楚老爺子楚君青臉色一變,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還在鬨是麼。”沈萬光眯著眼,冷笑幾聲,“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女人,還瞧不上我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