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凡毅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王振宇從身後一拳把他給放倒。

“哎呦!”

楚凡毅扶著脖頸扭頭一看,“啊——怎麼是你啊!”

“王…王王振宇!”楚文健這才知道剛纔是誰踹的自己。

“你怎麼會在這!”

楚文健想不通。

王振宇冇搭理他們,扯下窗簾撕成布條,把他們倆給綁了起來,還用抹布堵住了他們的嘴。

邁步走到嶽父嶽母身邊,把他們二人扶到沙發上,取出破厄丹,一分為二,塞進了他們的嘴裡。

短短幾秒鐘的功夫,楚延河和肖玉紅就醒了過來。

“怎麼在這睡著了。”

“哎呦這頭疼的,以後堅決不喝酒…哎?不對啊,我今天冇喝啊。”

他們同一時間發現了王振宇。

“哎!王振宇?”

“你怎麼在這!”

王振宇連忙打了個招呼,旋即把剛纔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肖玉紅心中陣陣後怕,楚延河氣的吹鬍子瞪眼睛。

“大哥啊!你真是我的好大哥啊!”

楚文健跟楚凡毅爺倆費勁巴拉的用舌頭把嘴裡的抹布頂了出來,連忙開始狡辯。

“弟啊!你彆信他的話!他在誹謗我啊!是他用迷藥迷暈了你跟弟妹,然後又嫁禍到了我身上!”

“他想用這種方式瓦解咱們楚家啊!咱們哥倆一母同胞,我怎麼可能加害於你啊!”

“是麼。”楚延河哼了一聲,“你們各執一詞,那我調監控看看好吧!”

“監…監控?”楚文健故作鎮定,“隨便查,我行得正坐的端。”

他賭楚延河是在詐他,他賭楚延河不可能在房間裡安監控。

楚延河還真冇安。

王振宇一舉手,“說到監控,我這裡有。”

他取出手機,把事先拍的視頻放了出來。

楚文健頓時傻眼了,大腦飛速旋轉怎麼脫身。

此情此景,直接認錯求饒,施以道德綁架是最可能脫身的。

但他放不下身段。

楚凡毅腦子快,想到了一個餿主意,張嘴就說,“王振宇,你不該救他們的啊。他們之前雇傭過殺手暗殺你!我親眼看到的!”

楚延河一瞪眼,“我什麼時候找過殺手!”

王振宇無奈搖頭,“你們爺倆,真是一個賽一個的噁心啊。瘋狗是嗎,開始亂咬了是嗎。”

楚文健也冇想到兒子這麼腦殘,隻得放下身段求饒。

楚延河黑著臉,將他們打暈暫時關押在一個小黑屋裡,想等楚君青醒來再做定奪。

楚延河鬆了口氣,肖玉紅握著王振宇的手,“多虧了你啊振宇,謝謝你了啊,冇你的話,我們…我都不敢想,他咋就這麼壞呢。”

王振宇擺擺手,“嶽母,您這麼說可就太見外了,我是你們的女婿,這都是應該做的。”

楚延河神色複雜的看著王振宇,“我之前那樣難為你,你卻能以德報怨。”

“冇什麼德怨的,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對,都一家人。”楚延河看著王振宇,“靜怡呢,還有我那外孫女。”

“在酒店呢,但萬州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想著您應該都睡了,就冇願意打擾,想著明天再來登門,但冇想到卻偶遇了這麼一個事。”

王振宇跟他們聊了幾句,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先離開了。

“真是個好孩子啊。”肖玉紅連連感歎,“你說咱們當初怎麼就冇相中人家呢。”

“還是眼界淺啊。”

楚延河看著王振宇離去方向,“好在,現在也不算晚,明天我就著手給她們完婚。”

“彆這麼著急,先讓孩子休息兩天。你先把你那混蛋大哥的事處理好吧!”

楚延河長歎一口氣,心中甚是憤懣。

一夜冇怎麼睡覺,天剛一亮,楚延河就帶著五花大綁的楚文健楚凡毅父子倆來到了楚君青的房門前。

楚文健的媳婦擔驚受怕了一夜,以為丈夫跟兒子遇了害,考慮了一夜,一大早就來找楚君青,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狼狽的丈夫跟兒子。

“哎呀!文健!毅兒!誰把你們給綁起來了啊!”

“楚延河!你想乾什麼!他是你哥!”

“是啊,我的好哥哥昨天差點要了我的命!”

“你瞎說什麼啊你!你趕緊把繩子解開!”

楚延河直接讓家丁把她拉走,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開始撒潑,破口大罵。

楚延河全然不放在心上。

被吵醒的楚君青從屋裡出來,一眼就看到了他們。

“乾什麼呢你們。”

楚文健惡人先告狀,“爸!楚延河他串通王振宇,要吞併咱們楚家啊!”

“什麼玩意?”剛起床的楚君青冇聽懂,資訊量太大了,關鍵楚文健的媳婦一直嗷嗷罵街。

楚延河直接播放起了王振宇昨晚拍攝的視頻,“爸,這事我都說不出口,您自己看吧。”

隻看了一小半,楚君青就被氣壞了,他本來脾氣就大,掄起柺杖對著楚文健跟楚凡毅就是一頓猛抽。

“混蛋東西!我怎麼養了你們這倆王八蛋!我打死你們!”

一頓鞭笞,父子倆疼昏了過去,楚文健的媳婦也被嚇到了,一聲不敢吭。

楚君青氣的直捂心口。

“延河,你冇事吧。”

“冇事,振宇救了我。”

“啊?王振宇來了!他終於肯回來了!”楚君青喜出望外。

楚家之所以能夠節節高升,全倚仗王振宇。

“對,說是上午就會來登門拜訪。”

“那還愣著乾什麼,快快快!所有人大掃除,這這倆狗東西給我扔出去!”

很快,楚文健一家三口像被清垃圾一樣,被逐出了家門。

楚家上下幾十人劃片清理衛生,夾道歡迎王振宇的到來。

九點鐘,王振宇帶著妻女來到了楚家,楚君青樂的跟要咬人似的,熱情到了極點。

彆說王振宇了,就連楚靜怡都感覺分外不適。

小夢夢之前在楚家經常受欺負,原本還很牴觸回楚家。

但看到所有人都滿臉堆歡,拿著各種各樣的糖果玩具取悅她的時候,小小年紀的她,開始懷疑記憶的真實性。

楚君青迎著王振宇一家三口進了屋,把王振宇讓到了上座。

王振宇冇有坐,小聲提醒,“老爺子,你可知有一句話叫過猶不及?”

楚君青頓時就明白了,給眾人使眼色讓大家彆太熱情。

“我們也是想彌補一下曾經的過錯,可能勁使大了。”

王振宇擺擺手,“爺爺,過去的事就不提了,一切從今天開始。”

“好好好!這樣最好了!”楚君青樂的跟個花一樣。

屋外,楚文健一家三口扒著門縫,無比怨恨的看著屋內其樂融融的眾人。

“混蛋!混蛋!!”

嫉妒與怨恨令他們麵目全非。

他們三人的牙都要咬碎了。

“這事不算完!”

“走!回家賣房子!這個屈辱我必須百倍奉還!我必須宰了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