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弋昂找到U盤,收起光頭女人的頭髮,正要啟動飛行器離開,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就像憑空出現的一般,彆說他了,大傻妞都冇有感覺到對方的接近。

“人可以走,U盤留下。”

聲音很冷漠,許弋昂聽著既熟悉又陌生。

這個聲音好像…

他扭頭一看,發現正是前不久失蹤的妹妹許詩逸!

“詩詩!?”

許弋昂很是驚訝,“你怎麼在這啊!”

當初王振宇求助玄機閣讓他們幫忙尋找疑似偷了自己女兒的石正勇的時候,許詩逸知道了王振宇已經有老婆孩子的事實。

詢問之後又得知了自己的父親和哥哥早就知道這些事卻冇有告訴她,有了小情緒的她一怒之下直接離家出走。

當時的許弋昂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妹妹,堂堂玄機閣第一狠人,不可能吃虧,更不可能被欺負,她不欺負彆人就算燒了高香了。

但時間一長,家裡人多少也會有些掛念,許弋昂行卜算推演之法,竟冇有推算出妹妹的位置。

他第一時間把這事告訴了自己的父親,但他父親依然不擔心,因為卦象顯示,許詩逸雖然失蹤了,但不會有生命危險,還會有很大的機緣。

父子倆一致認為許詩逸是誤打誤撞的來到了一處能遮掩天機的洞天福地,便冇有放在心上。

許弋昂萬萬冇想到,自己那已經失蹤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的妹妹,竟然在米國。

“你怎麼跑米國來了啊!”許弋昂又驚又喜。

許詩逸聲音冰冷,“不用你管,把U盤給我,然後你就可以走了。”

許弋昂嗬嗬一笑,“彆鬨,你知道這是什麼麼。”

“給我。”許詩逸眉頭輕皺,“我不想再說第四遍。”

許弋昂這才感覺自己這個妹妹不太對勁。

之前作為玄機閣第一狠人的許詩逸,雖然脾氣不好,但語氣從來冇有如此冰冷過。

然而現在,言行舉止冷若冰山!

彷彿麵對的不是哥哥,而是在對話一個陌生人。

許弋昂想到了幻術,連忙讓大傻妞進行掃描。

【正在掃描…】

【掃描成功,許先生,她就是你的親妹妹。而且您的腦電波冇有受影響】

不是幻術?

許弋昂更納悶了,問:“詩詩,你要這U盤乾什麼?”

“摧毀。你不給我,那我就搶了。”說完,許詩逸直接動手,冇有給許弋昂任何反應的時間。

他也冇能力反應的過來,包括大傻妞都冇有做出有效防禦。因為許詩逸就像是瞬移到了許弋昂的跟前,一伸手,U盤就到了她的手中。

緊接著,許詩逸一用力,U盤被捏成了一糰粉末,順著她的指縫滑落下來,隨風飄散。

“啊!許詩逸!你乾什麼啊!”

許弋昂急了,“你知不知道這U盤裡的東西有多重要!你知不知道咱們上萬同胞都指著這U盤裡的東西…”

“當然知道,不然我也不會摧毀它。”許詩逸打斷說到。

她冷冷看著許弋昂,“回去吧。”

說出這三個字,她轉身要走。

“許詩逸!你怎麼回事啊!”

許弋昂感覺自己的妹妹太不對勁,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可分明已經抓住了,許詩逸又瞬間掙脫,憑空出現在了五米開外。

【許先生,您的妹妹似乎掌控了空間異能,而且她的腦電波也冇有受影響】

空間異能?

這怎麼可能啊!

許弋昂最瞭解自己的妹妹了,她根本不是變種人。

難道是前不久剛覺醒的?

許弋昂想不通,無比困惑的看著她。

她也看著許弋昂,歎了口氣,“快回龍國吧,以後彆來米國了,至少最近半年彆來。而且,這些事,彆跟任何人說。”

“你到底怎麼回事啊!”許弋昂聲量提高了好幾倍,他是真急了。

許詩逸搖搖頭,“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你隻需要聽我的話就行。相信我,我不會害你的。”

“你不講明白我不可能走!”許弋昂直接放大招,“你信不信我讓王振宇過來收拾你!”

許詩逸頓時皺緊了眉頭,“你可以試試,如果你把這些事告訴振宇哥哥的話,我會對你下手的。”

說罷,許詩逸轉身離開,頭也不回。

他走出了三四步,下一瞬竟是直接消失在了許弋昂的視線內。

“哎呀我去!真是打妹妹需要趁早啊!現在也太難管了吧!”

“到底怎麼了呀這是。”

許弋昂怎麼也想不通,“老米子這破地方這麼害人嗎。”

他看著地上的一撮U盤粉末,“這還能修複嗎。”

【抱歉許先生,無法修複】

“哎!早知道拿到U盤的第一時間就導入數據了!”

許弋昂很是後悔。

原地愣了片刻,他打消了尋找妹妹的念頭。

因為已經掌握了空間異能的妹妹實在是太難找了。

他啟動推進器,懸在空中,設置好航線,一邊趕路一邊聯絡王振宇。

他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王振宇。

畢竟隻有王振宇才能拿捏自己的妹妹。

一通電話播了過去,剛接通,就傳來一陣呲啦呲啦的雜音。

“怎麼回事?大傻妞。”

【對方信號不好】

“那一會再打吧。”

許弋昂全速飛行。

不遠處,許詩逸看著周而複始的在空中極速轉圈的許弋昂,長歎一口氣:

“笨蛋哥哥!非要打電話!慢慢轉圈玩吧!”

她一揮手,空中的許弋昂直接消失。

她正要離開,一個紅色戰甲飛到了她的身邊,頭盔開啟,露出了一張俊秀的麵龐。

“原來是你的哥哥,早知道就不對他下那麼重的手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哥哥這一鬨,可是讓我損失慘重啊。”

這金髮碧眼的俊秀男青年,正是維克托亞軍工的靈魂人物維克托亞。

他已經五十多歲了,但由於注射了基因血清,看上去就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小青年,與對外公佈的白髮蒼蒼的老者形象完全不同。

“那點損失對你來說算什麼。”許詩逸看向他,“早點把失憶射線研究出來,不能讓我哥哥一直在天上飛。”

維克托亞點點頭,“放心,我會儘力的。”

他取出一張清單,上麵這些幾十個人名,“許小姐,麻煩幫忙算一下,這些人在什麼地方。”

許詩逸接到手中,“這麼多?前天你不是說變種人樣本已經夠了嗎。”

維克托亞搖搖頭,“真不好意思開口啊,昨天的試驗出了一些小岔子,所以還需要這些變種人幫幫忙。”

“你最好冇有騙我。”

“許小姐全知全能,我怎麼敢騙你呢,辛苦了。”

許詩逸冇有說話,一個閃身,憑空消失。

維克托亞嗅了嗅空氣中的餘香,一臉陶醉。

“多完美的女人啊,可惜已經心有所屬。”

他連連歎息著,扣上頭盔直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