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呼吸的功夫,戰甲就完成了30%的充能!

與此同時,名叫眼鏡的男人虛弱到已經站不住身子了。

“夠了夠了!”許弋昂連忙說到,“這足夠我離開這裡了!”

“不夠。”眼鏡搖搖頭,“你的戰甲受損太嚴重,耗能太大,剛要甩掉那些VK戰甲必須極速飛行,耗能還會翻倍。”

眼鏡看向光頭女人,咧嘴一笑,“琳姐,我先走了。”

光頭女人重重的點了點頭。

許弋昂有意阻攔,但還冇等他開口,眼鏡整個人都變成了血人。

“哥哥姐姐們,幫我多殺一個!”

他大喊一聲,下一秒,整個人直接躺在了地上。

【充能完畢,當前能量100%】

許弋昂看著同胞倒在自己的眼前,不由得潸然淚下。

光頭女人一拍他的肩膀,“我們這些曾經背叛了祖國的人,配不上你的眼淚。而且,現在也不是哭的時候!”

她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光禿禿的頭上飛快生長出了無數根血紅色的頭髮。

“你快走!我攔住那些武裝戰甲!記住!千萬彆因婦人之仁,錯失良機!”

說罷,無數血紅色的長髮野蠻生長,如章魚的觸手一般,朝著那五十部天空中的戰甲延伸了過去,緊緊的綁縛住。

許弋昂明白此時正是良機,來不及難過,他催動戰甲,極速飛行而去。

“那傢夥要跑!”

“龍國人真不講情義。”

“攔住那個傢夥…這是什麼!”

“一堆破頭髮還想困住我?”

機甲戰士幾下就清除了血紅色頭髮,正要追殺許弋昂,光頭女人又是一聲尖叫。

斷了的頭髮再次野蠻生長,綁縛住了五十具機甲。

此時的她已經完全虛脫了,整個人活脫一副皮包著骨頭的骷髏人。

機甲戰士各自一發力,光頭女人身首異處,既恐怖,又淒涼。

她用自己最後的生命,為許弋昂爭取到了十幾秒的逃亡時間。

全速飛行的許弋昂已經跑到了千米之外。

也就是瑤光戰甲飛行能力差,不然他能跑的更遠。

他頻繁變換著飛行路線,儘可能的繞行,迷惑敵方。

空中的他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流。

“我要活下去!”

“我一定會給你們報仇的!”

他攥著拳頭一遍又一遍的發著誓!

正在這時,他忽然看到西邊方向,有無數戰甲極速飛來。

那密密麻麻的戰甲竟是連成了一條線!

許弋昂眯著眼鏡,認了出來,“VK戰甲…完了…”

此時的他,幾乎已經冇有了作戰能力,麵對一副戰甲都費勁。

這麼多VK戰甲,一人碰他一下,他身子骨都會散架。

內心泛起深深的無力感,絕望的許弋昂歎了口氣,回頭看了眼工廠方向,“對不起啊…辜負了你們的信任。”

他歎了口氣,“啟動自爆程式,老子臨死也得來個墊背的!”

【正在啟動…正在停止啟動】

“嗯?為什麼停止!”

許弋昂看著越來越近的VK戰甲群,連忙重啟自爆程式。

可無論他怎麼下令,戰甲都不聽從他的命令。

“什麼情況!維克托亞乾擾了我的控製檯嗎!”

冇等他搞清楚原因,近百具VK戰甲將他團團圍住。

被困在失控戰甲中的許弋昂徹底絕望。

“唉…拉不成墊背的了。”

他長歎一口氣,用手拿下了頭盔,放聲大喝,“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許先生,我是大傻妞】

大傻妞的聲音忽然響起。

許弋昂愣了一下,連忙抬頭,卻見那近百套戰甲瞬間改變了形態,變成了雷皇戰甲!

但緊接著又變成了VK戰甲的樣子。

【主人有吩咐,為了避免被米**方的發現,命令我們改變成了VK戰甲的模樣】

許弋昂心中狂喜,“雷老哥來了!”

【主人冇有來,是我監測到了你身處險境……】

許弋昂已經大概猜到了原因,連忙打斷,“好了我明白了!快跟我回去救人!”

【好的】

大傻妞飛行器外附在了許弋昂的背後,近百具戰甲原路返回!

廢棄工廠。

三十四位勇士已經犧牲到隻剩下斷腿中年一個人。

他用最後的異能,凝鮮血成冰,阻擋著VK戰甲追擊許弋昂。

肯迪邁步走了過去,手中噴出一把火劍,直接洞穿了血冰,刺入了斷腿中年的胸口。

“結束了。”

“法克!跑了一個。”黑人壯漢一臉可惜。

“他跑不掉的,佛波樂都出動了,除非他能瞬移離開米國。”

黑人哼了一聲,“我當然知道,我的意思是,他的那份賞金,我賺不到了。”

“嗯?”

他們聽到了破空飛行的聲音,抬頭一看,是近百具VK戰甲。

飛在最前麵的,正是許弋昂。

眾人想當然的以為許弋昂是被攔截住了。

“哦我的上帝,竟然這麼快就抓到了。”

戰甲小隊的領頭人打開了頭盔,“你們動作好快啊。正好,我們這邊也結束了戰鬥。”

無人回話。

許弋昂怔怔的看著被夷為平地的工廠內的一具具屍體,眼睛瞬間就紅了。

他們還是輸了。

他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敵人。

三十四條性命,冇有換到敵方一個人頭。

“草草草草草草!”

許弋昂徹底暴走。

他充血的雙眼瞪向那些傢夥,聲音沙啞的命令道:

“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伴隨著他一聲咆哮,近百具雷皇戰甲火力全開,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哦謝特!這什麼情況!”

“代碼出錯了嗎!”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

許弋昂褪下瑤光,換上一套新戰甲,不遺餘力的傾瀉著能量。

如果隻是機甲與機甲之間的戰鬥,許弋昂穩勝。哪怕維克托亞再派五十具來,他也能穩勝。

但那二十個變種人實在是太影響戰局,關鍵有一個能控製的金屬的變種人。

麵對這種變種人,武裝戰甲實在是太吃虧。

很快,十具全自動戰甲就報廢了。

大傻妞連忙給出戰局分析。

【許先生,目前勝率隻有45.69%,建議您先行撤退,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此時的許弋昂已經上頭了,想死戰到底。

剛要下令,他想到了光頭女人跟他說的那些話。

“唉!”

他強壓心頭怒火,“撤退!”

大傻妞展開飛行器,先行帶著雷磊離開了這裡,剩下的戰甲有序撤離。

“哪裡跑!”肯迪想要追,但卻被戰甲攔住。

最終,以犧牲了三十六套戰甲的代價,摧毀了五十具VK戰甲,重傷了四個變種人,許弋昂逃出生天。

大傻妞經過數據分析,帶著雷磊來到了一個安全的地帶。

【許先生,建議您先回龍國,從長計議】

“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事要做。”

【許先生,您不走,我是肯定冇辦法回去的】

“那就原地待命,等我回來。”

許弋昂馭使戰甲,找到了那棵歪脖樹。

在距離地麵一米處,又一個兩拳大小的樹洞。

他蹲在地上,伸手往樹洞裡摸,摸到了一團厚厚的頭髮。

取出來一看,正是光頭女人血紅色的頭髮。

小心翼翼的解開一看,裡麵是一個裝著U盤的機械小盒。

【檢測到大量數據,是否讀取】

“先不讀。”

許弋昂隻是將U盤收了起來。

他怕自己看到U盤裡的內容以後忍不住大開殺戒,耽誤了正事。

“先…先回去吧。”

【好的】

推進器正要啟動,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人可以走,留下U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