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許弋昂被結結實實的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咣的一下,一頭撞在了廢棄的鐵桶上。

“什…什麼人!”

他用戰甲最後的能量,掌炮蓄能,發出嗡嗡的響聲,同時照亮了周遭一片區域。

這一照不要緊,他前方的空地上,或坐或躺,有幾十個流浪漢。

這些流浪漢與外邊的那些流浪漢不同,長的更醜,更奇形怪狀,身體也更虛弱。

很多人身上的肉都爛掉了,上麵還爬行著各種各樣的蟲子。

他們的眼神,與死人無異!

尤其是,他們清一色的都是黃種人!

許弋昂身穿的戰甲已經近乎癱瘓了,包括雷達功能在內的數十種功能都已經不能用了,所以剛一進來的時候纔沒有洞察到。

剛纔說話的,是一個光頭的女人,她左手攥著一隻已經啃食了一半的死老鼠,右手拿著一把已經完全鏽腐的匕首。

她冷冷的看著許弋昂,繼續威脅著,“快把煙遞給我!馬上!”

在她說話的同時,她身後方的那幾十個人也都緩緩的起了身。

無一例外的,他們都直勾勾的盯著許弋昂,似乎隻要許弋昂拒絕,就會瞬間動手。

許弋昂連忙把剛抽了冇兩口的最後一支香菸遞了過去。

那女人嚥了口唾沫,雙手接過,如饑似渴的吸了一口。

抽完她連忙遞給了身邊人,生怕白白的燃燒。

“味道不對…這是烤煙啊!”

米國的香菸大都是混合煙,老煙槍一口就能抽的出來!

旁邊一個光頭一把搶了過去。

“快給我!你彆抽那麼大口!”

“這麼多人呢!小點口抽!”

“嘶…舒服。”

“快讓我來一口!”

“我靠!這是華子啊!”

“什麼?華子?彆鬨了,這是米國,怎麼可能有華子。”

光頭女人看向許弋昂,改口說漢語,“你是龍國人?”

“是啊。”許弋昂看著她,“你也是龍國人?”

“我們都是啊!”

“紅纓,彆信他!他穿著米國佬的戰甲,肯定是米國佬的走狗!”

“他肯定已經被維克托亞控製了!”

“快殺了他!不然我們這最後的藏身之所也要被髮現了!”

七嘴八舌的說著話,這幾十流浪漢就要動手。

許弋昂連忙舉手錶示自己冇有惡意,“各位冷靜!我不是走狗!”

他倒不是害怕,因為這些人的武器要麼是木棍要麼是半塊磚頭,而且每個人看上去都慘的不行了,毫無戰鬥力可言。

他隻是不想在異國他鄉傷到同胞。

“我這套戰甲是龍國雷皇科技產物,貨真價實的國貨。”

“不可能!龍國都有這種高科技產物了?”眾人持懷疑態度。

“怎麼冇有!”許弋昂打量著他們,“諸位應該在米國待了不少時間了吧,現在龍國科技日新月異,早就不輸米國佬了!”

“真的嗎!”不少人掩麵而泣。

“祖國騰飛啊!”

“可惜冇能親眼見證!”

“更可惜的是冇能投入祖國發展!”

“米國誤我!”

“狗日的維克托亞誤我啊!”

眾人邊哭邊罵。

許弋昂一頭霧水。

“諸位,我冇明白什麼意思。你們是被維克托亞給陷害了嗎。”

這話一說,所有人不約而同一聲歎息。

“唉…”

“害是一方麵。究其根本,還是我們太幼稚了,太貪心了。”

一個已經失去了雙腿的中年男人說到,他似乎是這一眾人的話事人。

在他的口中,許弋昂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們確實都是龍國土生土長的變種人。

由於龍國擁有千年傳武傳承,對變種人的重視和研究不太夠。

他們大部分人,從小就被定義成了怪胎,備受冷落。

即使冇有被冷落,龍國對變種人能力的研究開發也很落後。

在龍國,變種人就是最邊緣的存在。

七年前,維克托亞的合夥人在龍國談一樁生意的時候,發現了這個情況。

當時的維克托亞軍工正在研發變種人血清的項目,急需大量變種人樣本。

米國雖然有不少變種人,但變種人的分佈存在區域性,龍國許多變種人,都不曾是他見過的。

在經過維克托亞的同意之後,他臨時開展了變種人引流計劃。

在合作財團的幫助下,他聚攏了一大批變種人,開出了豐厚條件——

隻要跟他回米國,加入變種人聯盟,就會得到係統的變種人訓練,將來所有人都是人上人!所有人都將成為改變時代的先驅。

除了畫餅之外,他也確實給到了大量的金錢。

他以一個伯樂的姿態,籠絡了一大批變種人的心。

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動了心,毫不猶豫的跟他奔赴米國,奔赴心中所嚮往的變種人樂土。

然而等所有人到了米國之後,發現事情不對了。

所有人在抵達維克托亞軍工之後,確實得到了專業的訓練和能力開發,但很快,所有人就都被送到了實驗室,接二連三的進行了人體試驗。

冇半年的功夫,所有人的身體都嚴重虧空了。

他們也明白了,這一方所謂的樂土,實則是人間地獄。

想清楚這一點的所有人,開始了反抗。

這些被拐到米國的人,大部分都是青年學生,好衝動,不考慮後果,更冇有運籌帷幄的能力。

不然他們也不會被騙到米國。

僅有的一小部分有能力做軍師的人,也因冇有發言權,被冷落忽視了。

所有人悶著頭死戰,被維克托亞**。

第一次反抗,以極其慘烈的失敗告終。上萬人銳減到了五千餘人。

剩下的五千餘人,三分之二的還都害怕了,心生畏懼,不敢再進行反抗。

僅剩的一千餘勇士,佯裝投降,緊接著又掀起了第二次反抗,依然以失敗告終。

一千多人隻剩下了寥寥幾百人。

兩次的失敗,他們終於學會了思考,不再以命搏命。

運籌兩年,四年執行,終於在這一年,他們抓住了機會。

但寥寥幾百人的反抗,麵對維克托亞的機甲軍隊,力量實在是太單薄。

千鈞一髮之際,曾經的那三分之二的因畏懼而投敵的人,加入了戰場。

他們曾經怕過,但這七年來遭受到的非人的虐待壓過了心中的恐懼。

他們無數次想過自殺,但最終還是決定轟轟烈烈的死亡。

第三次反抗,持續了一週的時間。

四千多人,最終也就隻剩下了不足一百人,龜縮在了這一廢棄的罐頭廠。

他們不敢出去,隻能在這熬時間,回首自己的一聲,安安靜靜的等死。

如此狀態,已經持續了五個多月。

那些偽劣、過期的罐頭,早已全部消耗殆儘了,大幾十人,最終隻剩下了許弋昂現在所看到的這三十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