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國,昆斯區街道。

此時是淩晨兩點,偌大的窮人區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難聞的味道。

四處皆是平房住宅,漆黑一片,寂靜無聲,隻在陰暗的角落裡,睡夢中的流浪漢時不時的發出幾聲囈語。

許弋昂踉踉蹌蹌的奔跑著,顯然是受了很嚴重的傷,身上的瑤光戰甲也破損嚴重,東缺一塊西少一塊的,隻能維持最基本的動力係統。

很快,他找到了一個廢棄的工廠,藏身其中。

一進工廠,空氣中難聞的氣味變成了一股股惡臭,令人作嘔。

但現在的許弋昂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呼…”他長舒一口氣,“應該追不過來了吧。”

他打開了已經碎了三分之一的頭盔,點上了口袋裡的最後一支香菸,稍作休息。

他來米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在係統的幫助下,他很快就鎖定了維克托亞科技的所在地。

酒醒的他冇有衝動的直接殺向維克托亞的軍事工業基地,開始謀劃能確保行動萬無一失的計劃。

此行唯一的目標就是毀掉維克托亞通過VK戰甲竊取到的關於玄機閣、乃至整個龍國武者的所有功法、秘術、傳承。

實現這一目標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儲存這些內容的地點。

他的卜算能力依然冇有恢複,隻能依靠戰甲係統進行行動。

他在工業基地外蹲了兩三天的時間,鎖定了一個人。

那人是工業基地內部的一個高層,名叫威利斯,喜歡賭錢打牌。

為了行動方便,他先花錢辦了個合法身份。在賭場玩了兩天,賭術奇爛,還揮金似土的他很快就跟威利斯搭上了關係。

許弋昂以寒國大財團公子爺的身份與威利斯相處。

通過戰甲係統的微表情分析,許弋昂話術拉滿,專挑威利斯喜歡聽的話說。

幾天下來,聊的威利斯很開心,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他甚至感覺許弋昂就是另一個自己。

得知許弋昂來米國是為了找投資項目,威利斯直接推薦了維克托亞軍事工業。

維克托亞正在攻克新項目,米國相當一部分的經費都拿去支援屠龍聯盟了,許諾給維克托亞軍事工業的資金遲遲冇有到位。

維克托亞是個急脾氣,不想因為錢耽誤實驗進度,有意向各大財團拉讚助。

許弋昂欲擒故縱的表示自己不想跟維克托亞軍工扯上關係。

“軍工產業水太深,而且我在維克托亞軍工冇有人脈關係,那麼大的一個集團,怎麼能看上我這些小錢。”

看出許弋昂的顧慮之後,威利斯放聲大笑,“好吧我的朋友,你顯然還不知道我的身份。”

“坐在你麵前的這位中年帥叔叔,就是維克托亞軍工基地的總負責人之一。難道,我不夠資格當你的人脈嗎。”

許弋昂擺出一副大受震撼的樣子,連敬了五杯酒,極大的滿足了威利斯的虛榮心。

威利斯再次邀請許弋昂合作,許弋昂又拉扯了一下。

“如果是一年前,我會毫不猶豫的投資入股。但最近我朋友剛入手了一台VK29代戰甲,據說戰鬥力隻有戰神級。”

“而且我還聽說龍國有個科學家已經研究出了超越VK的戰甲,所以,我有點不太信任維克托亞軍工的發展潛力。”

威利斯笑的更開心了,說銷售到國外的戰甲都是閹割版的,真正的VK戰甲要強的多。

許弋昂表示不信,威利斯性情了一把,大半夜的強拉著許弋昂去了軍工基地,熱情的演示著完全體的VK29代戰甲。

許弋昂當即表示願意投資十萬億,威利斯樂開了花,因為他完全可以以中間人的身份,剋扣掉一部分的投資款。

同時,也再次見識到了許弋昂的驚人財力。

人總是貪心的。

尤其是麵對許弋昂這樣冇有什麼戰鬥力的人。

威利斯為了能在許弋昂身上得到更多的好處,又展示起了維克托亞軍工的黑色產業鏈。

他先後展示了超級戰士基因血清、變種人異能血清,和龍國三十幾個門派宗門的傳武秘籍秘術。

在看到最後一個項目的時候,許弋昂終於上頭了。

因為這項目的第一個秘術秘籍,就是他玄機閣的卜算秘術!

“這麼多!你們是怎麼得到的?”許弋昂儘可能的保持冷靜。

“獲取的途徑就不太方便說了,你隻需要知道這些都是真的。”

威利斯貪婪的看著許弋昂,“這些資源的重要性不用我來強調了吧。有了這些東西,你寒國的戰鬥力綜合戰力會得到質的飛躍!你們的國王都得給你當狗!”

“這些東西,打包價,隻要五十萬億!成不成交?”

許弋昂皮笑肉不笑,“倒也不貴,但是…我買了之後,會不會有風險啊。我是第一個買這個東西的人嗎。”

“非常安全,隻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而且,你是我的第一個客戶。因為除了我之外,有操控這個係統權限的隻有三個人,其中就包括維克托亞。但他們三個都是科技狂,對錢不感興趣。”

“不可能,我聽說米國最近幾年冒出了一大批學會了龍國傳武的人,他們不是在你這購買的嗎。”

“不是啊,那些人是我們公司培養的打手,他們隻零零星星的學了一部分,而你,將會擁有全部!”

許弋昂點點頭。

在他確定了眼前這部加密電腦就是終端機,且冇有任何副本之後,直接喚來了瑤光戰甲,滅殺了威利斯,並強行摧毀了終端機。

如此大動作第一時間就觸發維克托亞軍工基地的防禦係統。

幾百套形形色色的戰鬥機甲啟動了誅殺模式,對許弋昂進行狂轟亂炸。

完全體的VK戰甲確實比出售海外的VK戰甲強大,但還比不上瑤光戰甲。

許弋昂殺出重圍,正要瀟灑離去,維克托亞到了,還帶來了一眾變種人殺手。

其中就包括一個能控製金屬的變種人。

許弋昂吃了大虧,幸虧那變種人隻有三級,控製能力有限。

他狼狽的逃出生天,一直逃到了昆斯區。

……

一支香菸還冇抽菸,旁邊忽然傳來一句話。

“如果你不把香菸給我的話,我一定把這隻老鼠塞進你的屁股裡!”

許弋昂被嚇了一跳,連忙看了過去。

戰甲的夜視係統已經壞掉了,但他的眼睛現在已經適應了黑暗。

聞聲看去,發現這一廢棄工廠內,躺著幾十個流浪漢。

這些流浪漢與外邊的那些流浪漢不同,長的更醜,更奇形怪狀,身體也更虛弱。

很多人身上的肉都爛掉了,上麵還爬行著各種各樣的蟲子。

他們的眼神,與死人無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