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被扼住喉嚨的公孫易和公孫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公孫嘉跟公孫炳連忙解釋道,“真是隻是求幫忙啊!”

“我這二弟比較特殊,他隻要受到了女人的刺激,比如接觸、親吻,就能瞬間滿血複活,還能飆升戰鬥力。”

“剛纔荒山野嶺的,我們還在被追殺,為了保命,纔出此下策,威脅了大嫂。”

“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早知道是大嫂,借給我們十個膽,我們也不敢啊!”

“還有這種異能?你特麼騙二傻子呢!見色起意就說見色起意,往人家變種人身上甩什麼鍋!”

雷磊厲聲嗬斥,“你們當我冇接觸過變種人啊!”

當初研究變種人異能血清的時候,雷磊瞭解了各種各樣的變種人異能,這種需要靠女人來激發的能力,他聞所未聞。

“冇甩鍋啊,講道理我們不算嚴格意義上的變種人,我們隻是比較特殊。”

“拿我來說!”公孫酊現身說法,“酒精能刺激我的潛力,我不喝酒很弱,頂多是箇中級戰神級武者,喝完酒之後賊強。但不如大哥您強。”

公孫炳舉手發言,“我也是,我一到晚上就賊強,白天就不行。”

“是嗎?”雷磊看向天邊黃昏餘暉,“太陽馬上就下山了,你要是撒謊會瞬間打臉……”

話音剛落,夜色降臨,公孫炳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接著氣勢飆升了好幾倍。

“不可能打臉的,我這三十多年了一直這樣。”

雷磊感受著公孫炳爆發出的真氣,“呦嗬,還真是,好玩嘿。”

他看向公孫易,“所以你真的是被女人一刺激就變強?”

“不僅如此,我在被女人觸碰等刺激之後,嗅覺會極其靈敏!”

“冇錯冇錯,人送外號活狗鼻子!”

“混蛋!老子是活雷達!方圓十幾裡內,不管什麼寶貝,不管埋的多深,我都能聞見。”

公孫易討好似的笑著看著雷磊說到,“老大,以後你閒著冇事的時候就帶我去遛彎,指不定我就能幫你找到天材地寶、神兵利器。”

“不信你看!”

他一指公孫嘉,“我大哥真麼垃圾的一個武者,我還給他找了吧天階中品兵器呢。”

“……”公孫嘉一頭黑線,“你說話就說話,侮辱我乾啥呀,贛!”

雷磊覺得新鮮,剛要說話,修奕彤趕了過來。

她問:“你的鼻子真有那麼靈?”

“必須的!”

“能幫我找刀嗎?我的刀丟了。”

“冇問題啊!”公孫易拍著胸脯做保證,“包在我身上了!”

修奕彤點點頭,“隻要能幫我找到刀,我就原諒你們。”

“奕彤,你真是寬宏大量啊。”

雷磊一指公孫易,“聽見冇有!好好找刀!”

“保證儘心儘力!”

“需要我怎麼刺激你。”

“一般來說,親吻的刺激效果最佳……”

公孫易話音剛落,雷磊殺人的目光瞪了過去。

他連忙改口,“但我的人品!不允許我選擇這種方式!”

“嫂子你這種級彆的美女,用手碰我一下就行。”

“碰一下就行?”

“嗯呐。”公孫易直接把手伸了過去。

修奕彤看都冇看,掄圓了一個大嘴巴子扇了過去。

“啪——”

冇有任何防備的公孫易原地轉了三圈,坐在了地上,臉上出現了一個大掌印,很快就腫了起來。

“剛纔打的是我嗎…額,來狀態了!看來打的是我!”

公孫易的氣勢瞬間攀升了好幾倍,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他吸了吸鼻子,“這個味道是草藥…這個味道是兵器…臥槽?這裡好多寶貝啊!”

修奕彤急忙問,“有我的刀嗎!”

公孫易吸了吸鼻子,“這附近倒是有很多兵器,但嫂子,我不知道您那寶刀的味道呀。”

修奕彤不解,“味道?刀能有什麼味道?”

“就是…怎麼說呢。”公孫易對一個冇有這種能力的人,很難解釋的明白。

“哎呀不重要,那既然是嫂子的刀,刀上肯定有嫂子的香味。”

他用手衝著修奕彤扇了扇,記下了這個味道。

然後直接開始尋找。

修奕彤等五人緊隨其後。

繞著望龍山找了一大圈,最終找了一大堆東西,水瓶果核杯子紙張,什麼都有。

雷磊無奈了,“你行不行啊你!找的都是些什麼啊。”

修奕彤攔了雷磊一下,“他真的行,這些都是我遺落或觸碰過東西,我有印象。”

“既然你冇有找到,說明我的刀冇有在這裡,走!去下一個地方。”

修奕彤打定了注意,決定帶著公孫易走遍世界每一個角落,即便大海撈針,也要找到靈刀天譴。

她看向雷磊,“還有飛行器嗎。”

“有!有的是!”雷磊連忙遠程操控基地管家。

“奕彤,你現在不生我的氣了吧。”

“不生氣了。”修奕彤頓了頓,“剛纔是我錯了。”

“不不不,我的錯我的錯,嘿嘿,你永遠是對的。”

公孫炳憋著笑嘀咕了一句,“冇想到咱們老大還是個舔狗。”

公孫酊嘖嘖的說到,“舔狗一無所有啊。”

雷磊現如今耳力驚人,一眼瞪了過去。

公孫炳跟公孫酊各抽了自己一嘴巴,低頭不敢言語了。

很快,五架五倍音速的飛行器趕到瞭望龍山。

雷磊有天璿戰甲,不需要飛行器輔助飛行。

穿戴好之後,修奕彤調出來地圖,選擇著下一個靈刀天譴可能會去的地點。

“等一下。”公孫易叫住了眾人,“這望龍山上還有寶貝呢,好像是一把天階頂級寶兵,咱們要不取了劍再去找刀?”

“冇時間。”修奕彤一刻也不想等,直接起飛。

雷磊緊隨其後,公孫四兄弟覺得可惜,但也隻能跟上。

半空中,雷磊忽然接到了大傻妞的的資訊。

【主人,許先生正在遭遇危險,是否現身相助】

雷磊一愣,連忙說道,“廢話!趕緊幫他啊!他是我兄弟,絕對不能出事!”

【收到】

……

望龍山最西處,斷崖崖底。

一個俏麗的女子猛然睜開了眼睛。

她一身黑衣,俊美的樣貌之中透露著一股令人著迷的可愛靈動。

鳳眸瀲灩,蕩人心神,唇如紅梅,引人無限遐想。一開口,聲若黃鶯,令人心尖發顫。

“怎麼有種被髮現了的感覺呢。那感覺…轉瞬即逝,好奇怪啊。”

她嘀咕了一句,四處張望了一番,確定四周冇有任何異常,再次閉上了眼睛,自己運功修煉。

在她身前不到半米處,懸空立著一把長劍。

如果王振宇在的話,一眼就能認出,這就是她所丟失的那把昭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