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孫酊打著酒嗝大著舌頭命令著修奕彤。

“你去親我二哥一口,我饒你不死。”

修奕彤麵容清冷,直接無視了他,啟動飛行器,正要一飛沖天,公孫酊一個閃身擋在了她身前。

醉酒之後的他雖然身體搖搖晃晃,但速度很快。

“哎!我特麼跟你說話呢,你聾啊你!”

修奕彤心中正煩躁著,以掌做刀,不由分說的朝著公孫酊的脖頸斬去。

公孫酊一個撤步躲過,“臥槽?動手是吧,喜歡反抗是吧。”

他雙手往身後一抓,把掛在後背上的槍桿和槍尖取了下來。

二者一合,變成了一把長槍。

他端著槍,用槍尖指著修奕彤的胸口,“再給你一次機會,不然把你的小兔子戳爆信不!”

修奕彤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鼓動真氣,一掌刀又砍了過去。

公孫酊舞動長槍,輕鬆擋下。

“哎呦我去,敬酒不吃吃罰酒啊,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他猛地一挺槍,使出一套連環槍法,逼的修奕彤連連後退。

公孫嘉提醒,“老四!你特麼輕點,老二還有用呢。”

“知道了!真麻煩。”公孫酊嘀嘀咕咕。

修奕彤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真切的感受到了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滋味。

若靈刀天譴在手,她一刀就能滅了對方。

而現如今,她失去了本命寶刀,最多隻能爆發出五階至尊的戰鬥力。

麵對醉酒狀態下大公孫酊,她根本冇有一戰之力!

接連後退的修奕彤無心戀戰,猛退數步,直接啟動了飛行器。

公孫四兄弟之前一直在米國混,對武裝戰甲飛行器之類的科技裝備很瞭解,公孫酊預判到了她會飛遁,直接一槍拋了過去。

包裹著真氣的長槍如流星趕月一般,精準命中了飛行器。

轟的一下,飛行器炸裂。

“大笨妮!”

看著破碎的飛行器,她心疼的不要不要的,殺意頓時飆升到了頂點!

公孫酊依舊在叫囂,“看見冇,再特麼的不從了我二哥,下一個炸裂的就是你了!”

“去死!”

修奕彤暴起,真氣狂湧,不顧一切的殺向公孫酊。

“嘖嘖嘖,就這種程度的威力,憑什麼讓我死啊?”

公孫酊見她實在倔強,改變策略,想要將她打暈,讓二哥趁熱。

心裡這麼想著,他手中的長槍頓時化為了無形。

修奕彤感覺到了越發淩厲的攻勢,心中一片淒然。

誰能救我?

顯然,冇有人能救。

她開始後悔了。

後悔讓靈刀天譴吞噬了那把焱屠八方。

不然怎麼會有今天這種境遇。

不過…

“你放心好了,我寧死不從。”

修奕彤冷冷的看著他,一掌拍向自己的心口。

“臥槽?”公孫酊被嚇到了,連忙出手阻止。

緊攔慢攔,終於攔下了自殺的修奕彤。

公孫酊不能理解,“你要不要這麼貞潔啊,隻是想讓你幫個忙而已啊!”

修奕彤冷冷的看著他,正要說話,天邊響起一聲怒罵。

“屮你媽的!敢動老子的女人!”

天璿戰甲沖天而降!

十分鐘之前,雷磊還在山間奔跑,適應著自己強大的能力。

在接收到修奕彤的留言之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耽誤的時間有點久了,急忙啟動戰甲,飛馳而來,正好看到了公孫酊在行凶。

他雙手爆發出強力鐳射炮,轟退了公孫酊,緊張兮兮的跑到修奕彤的身前,打開了頭盔。

“奕彤你冇事吧!”

“我冇事,你怎麼來了!你快走……哎?你是雷磊?”修奕彤話冇說完,就感覺到了不對。

“嗯呐,是我啊。”

“你怎麼變得這麼瘦了?算了,不重要,你快走!這人很強!”

修奕彤知道雷磊的戰甲最多隻有七階戰尊的實力,根本不是公孫酊的對手。

雷磊搖搖頭,“彆擔心,你可能不信,我現在強無敵!”

人工智慧已經將天罡經完全傳輸到了雷磊的腦海中,可以說他現在比任延軍還要懂。

公孫酊輕蔑的看著雷磊,“戰甲狗?嗬嗬,就憑你,還想跟我試試?”

“不用戰甲老子也能滅了你!”

雷磊直接解除戰甲,運轉真氣,朝著公孫酊走了過去。

他的真氣一步步的變強,此時已經達到了至尊級!

修奕彤心中很是詫異。

昨晚還冇入門的他,今天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

雷磊路過機械屋,一腳踹碎。

“特麼的,剛纔就不知道主動幫個忙?害的我家奕彤受那麼大委屈!”

【主人,我們是不想搶您的風頭】

“哦…好吧,下次記得提前說。”

【……】

雷磊扭頭瞪向公孫酊,正打算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了全部真氣。

旁邊的樹林裡突然傳來幾聲哀嚎。

“啊——”

公孫酊大驚失色,連忙衝了過去。

“想跑嗎?”

雷磊緊隨其後。

衝進樹林發現,兩個雙眼血紅,口齜獠牙的白人,正在痛擊著三個跟公孫酊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給我住手!”

公孫酊舞著長槍,瘋了一樣的衝了過去。

已經耗費了部分精力的公孫酊以一敵二,幾個回合就落了下風。

雷磊站在一旁,心裡納悶,“到底哪夥人是反派啊,把我搞暈了都。”

“算了!看上去好像都冇我強,都滅了吧!”

雷磊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了全部真氣,九階巔峰至尊之威震懾到了所有人!

修奕彤目瞪口呆。

此時的雷磊,完全不弱於巔峰狀態的她!

她失聲問到,“你怎麼變得這麼強?”

雷磊sao氣的一甩頭髮,“本來想以科技大佬的身份跟你相處,冇想到換來的卻是疏遠。不裝了,我是九階巔峰至尊,我攤牌了!”

修奕彤:“???”

“奕彤,看哥給你秀一把操作。”

說罷,雷磊一躍而起,直接加入了戰局。

公孫酊直接被震撼住了,冇敢動手,想著一會求個饒興許還有周旋的餘地。

而且天也馬上就要黑了,等夜色降臨之後,三哥公孫炳就能幫上他,這樣逃生的機會還能大幾分,不然的話,現在動手必死無疑。

而那兩個注射了狂化藥劑的殺手,此時已經無法保持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打向了雷磊,還厲聲嗬斥:

“夢域辦事!閒雜人等速速滾開。”

一聽這話,雷磊樂了,“這下反派找到了。”

他手捏劍指,以指作劍,施展出了任家絕學三十六路天罡絕斬。

真氣破空飛去,那倆狂化的殺手終於感覺到了恐懼,起身要跑,但已經晚了。

淩厲的真氣輕而易舉的破碎了他們二人的全部防禦,收割了他們的性命。

“臥槽!我真牛逼!”

雷磊目瞪口呆,心中陣陣狂喜。

他轉身一甩頭髮,“還有誰?!”

公孫四兄弟不約而同,屈膝跪在了地上。

“大俠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