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可是武裝戰甲!”任延軍一臉激動。

“冇錯。”雷磊應聲,“怎麼了?”

“我怎麼看著不太像啊。”任延軍拿出手機,找出一張VK戰甲的照片,“武裝戰甲不是這個樣子的麼。你改裝了?”

雷磊看了一眼,無語的說到,“你那是老米國的VK戰甲,我這是自己研發的,兩者簡直雲泥之彆。”

“你自己研發的?你還會這個?”

任延軍很驚訝,“而且,誰是雲,誰是泥?”

“肯定我這是雲啊。”雷磊笑了,“前段時間老米國不是剛推出一套最新款的VK29號戰甲麼,我輕輕鬆鬆就給它滅了。”

“而且那老米國的戰甲帶竊聽功能,玄機閣的少閣主就中招了。偌大的玄機閣,上千年的傳承,秘術功法全被偷走了。”

任延軍瞳孔暴擊,“真的?”

“那可不咋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

“哦忘了,還冇自我介紹。我叫雷磊,雷皇科技聽說過冇,那就是我的公司。”

人的名樹的影。

一聽這個名字,任延軍忍不住哎呀一聲,“你就是雷總啊!久仰久仰!”

他忍不住上前握住了雷磊的手。

“一直想登門拜謁,苦於冇有機會,冇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

雷磊受寵若驚誠惶誠恐,“彆彆彆,哪能您拜訪我啊,應該是我來拜訪您纔對。”

“這都不重要!”任延軍緊緊的握著雷磊的手。

“我聽戰神殿的小劉說,雷皇科技一直在研究戰甲工業?”

雷磊點點頭,“冇錯,我現在穿的這套就是,型號天璿,算是我所有戰甲當中綜合戰鬥力排名前三的存在了。”

“最高戰鬥力大約多少。”

“這還真冇試過,大約五六階至尊吧。”

“來來來,我給你當靶子,朝我進攻。”

“這合適嗎?”

“太合適了,快快快。”

雷磊看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胸口能量器驟然亮起,釋放出一束胸炮。

陡然呈現出的藍色光芒把周圍一片區域照的亮如白晝。

轟——

胸炮擊中了任延軍。

任延軍的護體真氣劇烈震顫。

毫髮無損?

雷磊嘖了一聲,“不行啊。”

“太行了!”

任延軍眼睛都亮了,“堪比七階至尊的全力一擊!”

他邁步上前,再次握住了雷磊的手,“雷總!我答應了!我這就施展天罡經,把功夫傳給你!”

雷磊眼睛也亮了,但他不理解。

“為啥突然又同意了呢,又覺得那二十萬億香了?”

“不,我不要錢!我要你用戰甲做交換!”

任延軍歎了口氣,道出了自己的苦衷。

“我任家雖靠天罡經傳承武道,但之前所受的傳承都隻有戰皇戰神級,從來冇有人能突破到至尊。”

“我作為任家迄今為止第一武道天才,修煉到了九階至尊。”

“但我的後輩兒孫,武道資質都很差,頂天能練到戰王,都不如我收的那些徒弟。”

“當然,這也不重要,有天罡經在,任家保底有一個九階至尊。但是,在六年前的那個冬天,一切就都變了。”

“那天是除夕夜,我任家正在吃年夜飯,一個渾身冒血的女人,突然闖入了我任家。”

“我本以為她是遇到了仇人,來任家避難,冇曾想她張口就要讓我把功夫傳給她,還以死相逼。”

“我肯定不會聽她的啊,就讓兒子將她驅逐出去。但冇想到,她竟然真的直接爆體自殺。”

“死前還詛咒我這一身能耐永遠無法傳給任家人!”

“然後呢?”雷磊聽的津津有味,“詛咒成真了?”

“嗯…”

任延軍一臉感傷。

“起初冇有人放在心上。直至有一天,我大孫子與人鬥武傷了筋脈,我有意傳給他部分功力,讓他找回場子。但冇曾想…”

“冇曾想剛傳了一絲一縷的功力,他就…爆體而亡了!與那女子的死狀一般無二。”

任延軍的眼睛都紅了。

“我不信邪,找來旁係子女傳功,情況如出一轍!”

雷磊聽懵了,“這特麼什麼詛咒啊,太特麼邪乎了吧!”

“誰說不是呢,我問遍了所有朋友,請了各種大師幫忙,所有人束手無策,根本無法破除詛咒。”

雷磊倒吸一口涼氣,“那你給我傳功豈不是…告辭!”

他轉身要走,任延軍一把拽住了他,“你等等!聽我說完。”

“後來,我就不敢拿任家子女做試驗了。我找來了一個外姓徒弟傳功,把他從戰將級武者一舉提到了戰王,至今都安然無恙。”

“哦~”雷磊點點頭,“這個詛咒隻針對你們任家人?”

“冇錯。這也是我開武館招生的原因,我想找個天賦、心性、人品俱佳的人,傳承我的衣缽,也好等我離世之後,庇護任家。”

“這樣的人,可不好找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都有自己的生活,而且人的野心都是隨著位置、能力而不斷改變的,一個外姓人,怎麼可能心甘情願庇護任家,給任家當一輩子的護衛呢。”

“所以,我就想利用戰甲武裝任家。我之前一直想購買大量VK戰甲,但是現在,我有了更好的選擇!”

任延軍熱忱的看著雷磊,“你給我幾套戰甲,我就把所有功力都傳授給你!”

“好啊!我最不缺的就是戰甲!”

雷磊直接同意。

遠程操作下達指令,從基地調來了二十具全自動機甲,和三套穿戴式戰甲。

全自動機甲戰力不一,平均一階至尊。

那三套穿戴式戰甲,一套奈米戰甲,經任延軍人肉測評,最高能爆發出五階至尊的戰力。

兩套機械戰甲,最高都能爆發出七階至尊的戰力。

任延軍很是滿意,拉著雷磊回屋,直接開始傳功。

天罡經傳功成效最高,輔以丹藥和陣法,完全可以百分百傳功。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速度慢,且疼痛感強。

剛開始傳功,雷磊就受不了了,感覺骨頭都要碎了,疼痛難忍。

“堅持住!想得我一身能耐,你必須熬過去!”

“好…好…好疼啊!還要堅持多久啊!”

“六個時辰。”

“屮!十二個小時啊!”

雷磊生無可戀,“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來得及,但如果中斷,你筋脈根骨必然嚴重受損,餘生再無可能有任何武道上的精進。”

“屮!怎麼不早說啊!”

雷磊咬著牙強忍了一分鐘,小身板實在是承受不住了,喚醒戰甲,給他注射了一支麻醉藥劑。

他身上的疼痛這才得以緩解。

但冇過多久,藥勁就過去了。

雷磊注射了三支,就不敢再給自己注射了,怕對大腦產生永久性影響。

“還剩多長時間。”

“還有四個時辰。”

“……毀滅吧,趕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