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二十六米外有強殺意波動】

【對方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概率為任延軍】

“殺意波動?這是把我當壞人了啊。”

雷磊連忙解除戰甲,以示自己冇有惡意。

眨眼的功夫,天璿戰甲變成了一個機械感十足揹包,背在了他的身上。

這時,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施展輕功,飛燕一般站在了旁邊的假山上。

他眯著眼打量著雷磊,“噫?不是至尊武者?老夫感知錯了嗎。”

“可你不是武者,怎麼能上這八米高的假山呢。”

“冇出錯冇出錯,就是我。”雷磊麵帶微笑。

“你?”任延軍看著雷磊,怎麼看怎麼不像至尊,心說這人的斂息秘術得練到什麼程度,才能看上去完全是個普通人呢。

他開口問到,“小夥子,你深更半夜的,無端闖入我任家,是什麼意思?”

“我是特意來拜訪任延軍任老爺子的。你就是任老爺子吧,久仰久仰。”雷磊點頭哈腰。

“嗬嗬,小夥子,哪有深夜拜訪的道理。”

“怎麼冇有,人家孫悟空,不就是半夜的時候拜訪菩提祖師麼。”

任延軍咧嘴一笑,“你這小子,倒也有趣。”

“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你是不是有事要找我?你是我哪個老朋友的子嗣?”

“我不是您任何一個朋友的子嗣,真的隻是前來拜訪,瞻仰一下任老爺子九階至尊的雄風。”

任延軍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他冷冷的盯著雷磊。

一時間,雷磊感覺想被掐住了喉嚨,呼吸無比困難。

【是否啟動戰鬥防禦形態】

“先彆啟動!”

雷磊不解的看著任延軍,強忍著窒息感,“任老爺子,您這是什麼意思?”

“世人皆知我任延軍隻是一階至尊,你為何說我是九階至尊!你怎麼知道的!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有什麼目的!”

靠!

合著這老爺子喜歡隱藏實力啊!

真是個老悶sao!

雷磊連忙說到,“是我朋友告訴我的!”

“誰?”任延軍的聲音越發冰冷,雷磊感覺自己被嵌進了冰山裡。

“齊東強!”

雷磊說出了齊東強的名字。

他來的時候查過任延軍的關係網,知道他跟齊東強的師父關係很不錯。

“哦…這樣啊。”

任延軍臉色好了許多,雷磊也終於恢複了正常呼吸。

“小齊還在我這當過一陣子的掛名徒弟,他那星焰十七刀,也是我給他改進的。”

“既然是小齊的朋友,那是老夫多慮了。”

任延軍拋出一顆丹藥,直接丟進了雷磊的嘴裡。

雷磊頓時感覺渾身上下說不出的暢快。

“這顆九品培靈丹,就當是道歉了。”

任延軍的眼神柔和了不少,“所以,你來找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雷磊索性開門見山了,“確實有件事想麻煩老爺子您。”

任延軍點點頭,“說吧。是不是惹到了什麼人,需要我出麵幫你解決?”

“那倒也不是。”

雷磊頓了頓說到,“我想請老爺子使天罡經給我傳功,讓我成為九階至尊!”

任延軍愣住了,疑惑的看著雷磊,問:“你是小齊在精神病院認識的朋友嗎?”

“不是啊,我冇去過那種地方。”

“那你跟我開什麼玩笑!”

任延軍吹鬍子瞪眼睛。

彆說是齊東強的朋友了,就連齊東強來了,他也不會傳功!

雷磊連忙說到,“老爺子,您先彆生氣,我可以給錢啊。”

“錢?嗬嗬嗬,真是滑稽!我任家錢財取之不儘用之不竭,還在乎你那點破錢?”

任延軍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直接下了逐客令。

“任家不是你能隨便來的地方,速速離去吧!”

“且慢!”雷磊說出了自己調查出的情報,“據我所知,任家藥店和任家武館最近不太景氣,前者麵臨資金鍊斷裂。”

“其原因是,您的兩個孫子在國外爛賭,輸了八千多萬,還是美金。您的二兒子,如今任家之主,打算變賣家產為他們……”

任延軍直接打斷,“任家家事不用你一個外人來管!”

“哎呀老爺子,我是好意啊。您二兒子要是變賣家產賠償了賭金,任家經濟水平直接倒退十多年啊。”

雷磊比劃了一個六,“我可以給您這個數!助任家度過危機!”

任延軍嗬嗬一聲冷笑,“區區六個億,就想要我這一身的能耐?簡直可笑!速速離去吧!不然我就動手了!”

雷磊連忙更正,“不不不,老爺子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六萬億。”

“???”任延軍愣住了。

“六萬億?!開什麼國際玩笑!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六萬億!

十幾個零啊!

他們任家從三十年前發展業務到現在,也就隻掙了幾十個億。

“是不夠嗎。”雷磊連忙加價,“那就翻個倍,十二萬億。這都不叫事,隻要您同意給我傳功,錢不是問題。”

任延軍的眼前彷彿出現了一片金山錢海。

他嚥了口唾沫,“你能有這麼多錢?”

“保真!隻要您同意,我可以先給您轉賬。”

“……”

十二萬億!

任家全族浪浪蕩蕩的活幾個世紀都夠了!

可是…

但如果把這一身能耐給賣了,任家的武道傳承就毀了啊。

任家傳承武道的方式跟合淵宗差不多,都是長輩將一身的能耐傳給晚輩。

不傳功的話,指望後輩那些廢物,怎麼可能成就至尊?

雷磊眼看他陷入了猶豫,再次加價,“二十萬億!”

“……”

任延軍的手都開始抖了。

壕無人性啊!

他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這麼有錢!

二十萬億...隻是在腦海中稍微想一下,都令人血脈泵張!

可是!

任家真的不能冇有至尊強者啊!

冇有至尊的守護,等他離世之後,任家就是一塊最大的肥肉!任人宰割。

反觀冇錢不要緊,反正還能煉丹、開武館,大不了就是過幾年苦日子,總能緩過來的。

“你不要再說了!我不可能賣掉我這一身功夫的!”

任延軍一咬牙一狠心,還是拒絕了。

雷磊無語了,“二十萬億都不賣?那拉倒吧,我能力有限,再多就影響生活了。”

他暗歎可惜。

看來隻能去合淵宗試試了。

也不知道我這垃圾根骨,能獲得多少戰力。

他思考著,順手啟動戰甲,揹包分解開來,黑金打造的機械部件包裹住了他的身體。

反重力裝置啟動,他懸在半空中,道:“那就再會了,任老爺子。”

說罷,他正要起飛,卻見任延軍的眼睛都直了。

“且慢且慢!”

任延軍連忙叫住了他。

雷磊眼睛都亮了,問:“您改變主意了?”

任延軍冇回答,指著他的戰甲問,“你這是什麼東西?是不是武裝戰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