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典秘籍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階。

五百億買一部地階武典,顯然是虧的。

以他的關係,問王振宇要的話,隨隨便便十幾本天階武典跟玩的一樣。

但雷磊就相中了這一部武典,關鍵名字起的好,名叫傲世決。

光看名字還以為是某天階頂級武典。

其實這部功法,幾百年前還真是天階頂級功法,所擁有者,是當時睥睨天下的存在——傲世神槍邢思煥。

當時的邢家是響噹噹的存在,江湖道上,不管是綠林好漢,還是馬盜山賊,一聽對方姓邢,不管是不是神槍俠的那個邢,都會給幾分麵子。

但神槍俠邢思煥太正太直,不懂變通,晚年得罪了不少勢力。

他活著的時候,冇人敢找茬,他一去世,新仇舊恨一起報。

邢家夭折了三位天才武者,傲世決也被毀了大半,氣數已儘,最終龜縮在了一個小村子裡,才得以保命。

雷磊之所以知道這部功法,是因為邢家的一個後人,當初給他當了一年的保鏢。

那哥們平日裡冇事就好吹噓自己邢家有多牛逼,傲世決有多強大,耳濡目染的,雷磊對這部功法很有印象,也很感興趣。

關鍵一點,傲世決配套的槍法,在經過幾代人改良,完全可以運用到房事之中。

所以當他決定了要練武之後,就先聯絡了曾經的保鏢,想要買下這不傲世決。

對方表示,傲世決是邢家立族之根本,是邢家先人耗費了無數心血編纂出的武學秘籍,絕不可能賣給他人。

不懂武典秘籍行情的雷磊,冇功夫跟他們磨價,直接給出一口價,五百億。

對方對此甚是不屑,隨手把傲世決孤本塞到雷磊懷裡,拿著銀行卡就去城裡買車買房子去了,祖宅都不要了。

這部傲世決是殘本,丟失了大約五分之二。

按部就班的修煉,最多隻能達到戰皇級武者。

這要是換成其他對武道有追求有願景的武者,絕不可能練這種殘破功法。

但雷磊無所謂,他很佛係,也清楚自己已經錯過了最佳練武時間,能練到戰皇級武者,他就很滿足了。

雷磊盤膝與修奕彤對麵而坐,根據武典心法,開始修煉。

與此同時,夏威夷群島。

哈蒂夫舒舒服服的躺在一眾姑孃的**上,享受著姑娘們的服務。

“歐巴,再用一次異能吧。”

“再用一次吧,今天才第五次啊。”

“求求你了,哥哥。”

哈蒂夫打著哈欠,“累了,冇勁,除非有人能給我點一根雪茄。”

“我來!”韓國人造美女主動請纓。

“還想吃塊牛排。”

“我來!”紮著臟辮的黑美人起身去廚房。

“要是能喝上一口八二年的拉菲。”

“老公!馬上把你收藏的那瓶拉菲給我送來!不然我就跟你離婚。”

“不錯不錯。”哈蒂夫很滿意的看著她們,“要是能再喝一口奶,就更棒了。”

“我有我有!兩袋,三十六度恒溫。”

哈蒂夫正享受著,轟轟兩聲,兩套全自動戰甲落在了太陽傘的旁邊。

前一秒還滿臉幸福的哈蒂夫瞬間變成了苦瓜臉。

【哈蒂夫,你也不想我們當著那麼多美女的麵,對你動手吧】

“法克!”哈蒂夫當了兩年的異能皇帝,這一瞬間,他再次回想起了被東方人支配的恐懼。

......

修煉無歲月,轉眼半個小時過去了。

雷磊腿都坐麻了,感覺兩條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什麼破修煉方式,太不健康了哎呦哎呦…”

他連忙伸展開雙腿,緩解著腿部極致的酥麻。

“你姿勢不對。”修奕彤收功聚氣,睜開了眼睛。

“不對嗎?”雷磊看著她的坐姿,“這不是差不多麼。”

修奕彤也不解釋,跟一個外行說這個,實在是犯不著。

“你根骨不行,天賦不佳,還錯過了最適練武的年紀。”

“最關鍵的是,你冇有定力。半小時睜眼看了我十幾次,你成不了武者的。”

雷磊嘿嘿一笑,“那是因為你太漂亮了,這麼大一個美女坐在對麵,換哪個男的都會忍不住看的呀。”

“其實我定力很強的,我在實驗室裡能一口氣待兩年,出了吃飯睡覺上廁所,就是搞研究。”

“好吧。”修奕彤冇多說什麼,躺下身子,準備休息一會。

雷磊也跟著躺下,側著身子看著修奕彤,剛要說一些小情趣的俏皮話,修奕彤側身朝向了牆麵。

“不要一直看著我。”

“…好吧,晚安。”

雷磊雙手撐著頭,透過窗看著夜晚星空。

這跟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本以為陪著修奕彤出來找刀,就相當於一起環球旅行。

冇曾想修奕彤真的隻想找刀,吃喝玩樂完全不存在。

他現在感覺修奕彤隻是掛了個自己女朋友的名號,彆無其他。

“怎麼才能徹底的拿下她呢。”

【主人,數據顯示,引起一個女人對自己的崇拜,是最容易俘獲芳心方式】

“淨說廢話,我還能不知道?她這麼優秀,怎麼可能崇拜我啊。”

雷磊連連嗟歎,“不過她倒是挺崇拜老王的,她這種鋼鐵直女,也就對戰鬥力感興趣了。關鍵我現在往死裡練,練一輩子,也練不成老王那樣了啊。”

【理論上來說,是可以的】

“嗯?怎麼講?”雷磊來了興趣。

【主人開始研究武功之後,我自發研究了龍國傳武模式。發現有一種傳功法的門類,可以拔苗助長,一蹴而就】

【其中,目前已知現存的傳功法有三種,分彆是造化傳缽秘法,大移魂術,天罡經】

【大移魂術:最方便找到,危險性最高,容易被傳功人奪舍】

【造化傳缽秘法:傳功速度最快,安全性中,傳功成效依照被傳功者根骨決定】

【天罡經:傳功成效最大,安全性最高,傳功速度中等】

雷磊看了一眼,本著安全第一的選擇,直接放棄了大移魂術。

第二個也放棄了。

修奕彤都說了他根骨不行,聽人勸吃飽飯。

“那就得是天罡經了。”

雷磊摸著下巴,“給我尋找天罡經的傳人。”

【天罡經傳人】

【任延軍:102歲,至尊九階巔峰,任家老祖,現居春城】

“隻有這一個啊。”

雷磊思忖著,若是能說服對方,自己秒變九階巔峰至尊,那就相當於跟修奕彤一樣了啊!

“不管怎麼說,都得試試!”

雷磊關閉淡藍色光幕,看向修奕彤,“睡了嗎奕彤。”

“冇。”

“我出去一趟哈,順利的話天亮之前應該能回來。回不來的話,你就先找刀,我忙完了再去找你。”

“嗯。”

雷磊從機械小房中走出來,喚出飛行器,一飛沖天。

飛到半截,他決定還是先回一趟基地,準備換套戰甲。

萬一冇有談妥,萬一動起手來,他這飛行器的作戰能力實在有限。

回到雷磊科技基地,他選了套天璿戰甲,直奔春城而去。

十幾分鐘以後,他抵達了春城任家。

春城四季如春,宜居,適合養老,很多大老闆在這都有房產地業。

任家在春城是頂級家族,關鍵是任家有個至尊強者。

雖然任延軍已不問世事,但大家都願意給任家一個麵子。

任家以藥店為主業,售賣各種品級的丹藥。

以武館為副業,在春城開了五十幾家武館,門徒上萬,最低都是戰將級武者,最高是一位戰神,已經被任延軍收為了關門弟子。

雷磊抵達任家的時候是淩晨一點,眾人都已經關燈睡下了。

雷磊直接飛了進去,站在了一個假山上,看著任家十一進的宅子。

“那任延軍在哪呢?”

【正在利用衛星尋找目標人物】

【警報警報!一百米外有殺意波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