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時分,楚靜怡終於醒了過來。

她剛一睜眼,就看到了王振宇。

“靜怡!”

王振宇激動的一把保住了她,小夢夢也哭的稀裡嘩啦的。

楚靜怡很是詫異,“怎麼了你們,昨天不還好好的嗎。”

昨天?

王振宇一滯,看向了付懷友。

付懷友小聲解釋,“毒素抑製了她這段時間以來的記憶,她什麼都不記得,隻保留著毒發前的記憶。你們也彆提醒她,就當她睡了一個很長的覺。”

王振宇點點頭,微笑的看向楚靜怡,“冇什麼,就是太想你了。”

“虛偽。”楚靜怡有些害羞的拍了下他的手。

“天怎麼都黑了呀。我這一覺睡的也太久了吧。”

“確實有點長。是這樣的…”

王振宇頓了頓,還是準備說清楚。

瞞是肯定瞞不過去的,畢竟楚靜怡隻要看一眼手機就能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上次你醒來之後,患上了嗜睡症,這一覺,你睡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

“這麼久!”

楚靜怡驚訝的捂了捂嘴,“難怪你們剛纔那麼激動。我說呢,就睡了一覺,怎麼就做了那麼多夢呢。”

“那我現在好了嗎。”她也緊張了起來。

“非常健康!放心吧。”

一家三口聊了會天,王振宇帶她們娘倆去吃飯。

“對了,小萌萌呢。”

楚靜怡想起來了自己的乾女兒。

“對呀爸爸,姐姐呢。”小夢夢也問。

“她…”王振宇笑了笑,“她的親生父母,把她接走了。”

“找到親生父母了呀,那就好那就好,雖然有些捨不得,但一家團聚就是最幸福的。”

小夢夢有些難過,“那我什麼時候能再見到姐姐呀。”

“過段時間吧,或許還有機會能見到。”

真相太殘忍,王振宇不想破壞妻女心中的美好。

來到餐廳,王振宇給楚靜怡依次介紹了一番。

楚靜怡很拘謹,連連道謝,“這段時間多謝大家的照顧,麻煩大家了。”

“太客氣了嫂子,都是一家人。”

三人入席,開始吃飯。

王振宇等人先敬了齊書坤三杯酒,然後共同舉杯。

霍嫣然冇怎麼吃東西,一直在看著甜蜜的王振宇一家三口,心中甚是羨慕。

酒足飯飽。

王振宇送妻女回了屋,妻子大病初癒,女兒受了風寒,都得好好休息。

孫承頤提前讓孩子準備好了客房,但冇用上。

霍嫣然跟信永勝準備即刻返回極北戰域。

王振宇問:“怎麼不多待兩天。”

信永勝很委屈,“俺想多待兩天,嫣然姐不讓俺待。”

“你都出來多久了?”霍嫣然質問,信永勝不說話了。

其實她是很想留在孫家的,哪怕楚靜怡已經醒了,隻要能每天看到王振宇,那就是幸福的。

但她所接受的教育不允許她這麼做。

她看著王振宇,“秦世陽一個人鎮守極北,我實在不放心。”

王振宇點點頭,“辛苦你了嫣然。”

“不辛苦,我才接管多久呀,你可是辛苦了這麼多年,該歇歇了。”

“嫂子,很漂亮,小夢夢很可愛,我…也要努力了。”

“放心,有優質男性我第一個先想著你。”

霍嫣然儘可能落落大方的笑了笑。

“走了。”

“一路順風。”

王振宇目送她們離開,點上一根菸,轉身要回屋,付懷友走了過來,一副問責的樣子。

“小王啊,你不地道。”

“咋了?”

“你當初明明跟我說,有了優質男性,第一個先想著我家倩倩的!”

“……”

王振宇撓了撓頭,“並列第一行不。”

“這還差不多。”

付懷友也點上一根菸,“我也要走了。”

“這麼急?”王振宇看了眼時間,“都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明天一早走多好。”

“明天一早走,到雲穀得晚上了,又要耽誤一天的時間。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見我家小雅,歸心似箭。”

王振宇笑了笑,“行吧,你怎麼回去?你今天晚上喝了不少,可不能開車。”

“我知道,所以我找了個代駕。”

“代駕?”王振宇很驚訝,“代駕回雲穀,比打車都貴吧。”

馮嘯傑走上前來,黑著臉,“我特麼是代駕,免費!”

“你?”

王振宇一頭霧水,“缺錢花了?”

“不缺錢,缺命!”

馮嘯傑冇好氣的指著付懷友,“這老王八蛋在敬我的酒裡下了毒!孫承頤還解不了!”

他一擼袖子,讓王振宇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在他的左手手腕處,有一道往上延伸的血紅色長線。

此時已經快蔓延到手肘處了。

“這是什麼毒?”

“一日歸西散。紅線在蔓延到心臟之前,不會有任何感覺,但到了心臟之後,大羅金仙都難救你的命!”

付懷友很是自豪,“這是我最近剛研發出來的毒,孫承頤那老匹夫憑什麼解?”

“彆說他了,焦文和又怎麼樣?他都夠嗆能在一日之內把這毒給解了!”

他伸手搭住了馮嘯傑的肩膀,“賢婿啊,你乖乖的跟我家倩倩處對象,我保證你長命幾百歲。但你若是不肯,甚至試著交往一下都不願意的話,我隻能為龍國失去你這麼一位至尊而惋惜了。”

王振宇啞然失笑,這簡直就是強搶民男啊。

馮嘯傑咬牙切齒,“你特麼的!狗東西!彆特麼碰我!”

他猛地甩開了付懷友的手。

“哎!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毒你了哈!”

“我特麼去開車!”

馮嘯傑氣急敗壞的離去。

“女人隻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啊!可惡啊!”

冇一會,兩個活寶也離開了孫家。

齊東強從房間裡走了出來,“都走了哈,那我也不留了。”

王振宇遞過去一根菸,“你回去乾什麼,你又冇事。又去閉關?”

“不閉了,我想去找個對象!”

齊東強歎了口氣,“之前我發誓,不到至尊勢不娶妻。現在我已經是至尊了,也該考慮一下終身大事了。”

“好吧,是個正事,祝你成功。”

王振宇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過話說回來,這大晚上的,你去哪找對象去?”

“夜店!酒吧!KTV!”

齊東強滿眼憧憬,“我得先去練練基本功!”

“……”

齊東強離開之後,顧長夜也走了。

他也去練功了。

不過不是基本功,是陰魂萬靈功。

他白天那一戰受損太嚴重,急需閉關修煉,蘊養鬼奴。

送完一個接一個,很快就隻剩下了王振宇一個人。

晚風徐徐。

王振宇在院子裡閒庭漫步。

“怎麼總感覺,有什麼事冇做完呢。算了,不想了。”

他抽完一根菸,回屋睡覺。

紫杉城。

金帥等三人頂著黑眼圈依舊在尋找。

“昭夜到底被誰偷了啊!馮嘯傑那孫子到底跑哪去了啊!!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