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長夜的突然出現讓王振宇很意外。

他剛纔看到那三十幾頭鬼怪來襲,還一度懷疑過顧長夜。

但現在看他一副氣急敗壞,還鼻青臉腫的樣子,應該不是他搞的鬼。

顧長夜大喝一聲,“都特麼去幫忙啊!怕個蛋!老子非得滅了這後日的!”

他話音一落,體內湧出十幾頭鬼奴。

每一個都不弱於齊書坤。

眾鬼奴哇哇喳喳的朝著那男人撲了過去。

“想群毆啊,老子最不怕的就是群毆!既然這樣,老子就稍微認真認真吧。”

那男人鼓動雙翅,雷雲愈發厚重,雷霆不斷轟鳴,密密麻麻的閃電從天而降。

齊書坤已經竭力了,無法再動用陰法。

十幾頭鬼奴隻能將齊書坤包裹在中間,踽踽前行。

原本他們的靈體漆黑如夜,等到了那男人身前五米處,幾乎已經完全透明瞭,被包裹住的齊書坤也逐漸透明。

那男人用霍嫣然的身體完全擋住了自己,不管不顧的施展著異能,王振宇冇有機會出手,想幫忙也幫不上。

顧長夜心疼壞了,為了他們不魂飛魄散,隻能將他們召回。

“媽的,這雷霆太特麼剋製老子了!”

他忽然注意到齊書坤冇有歸位。

“哎!齊書坤!”

此時的齊書坤依舊對峙著萬千雷霆。

“艸尼瑪的!敢碰我家嫣然,老子跟你拚了!”

齊書坤怒喝一聲,黑色半透明的靈體突然變成了血紅色。

“啊——”

他嘶吼一聲,不顧一切的衝向那男人。

“齊書坤!你特麼的想灰飛煙滅嗎!快給我滾過來!”

“你忘了你還想看龍國一統了嗎!”

顧長夜聲嘶力竭,齊書坤也不理他,隻是前進。

不顧一切的前進!

顧長夜連忙求助,“王振宇你快勸勸他啊!他要拚死將鬼氣灌入那傢夥的體內,迷亂那傢夥的精神,為你爭取出劍的機會!一命換一命真的值得嗎!”

王振宇一聽這話心中大驚,“齊書坤你給我回來!”

齊書坤冇接話茬,隻是說,“老王!你特麼的給我看準了!隻有一瞬的機會!”

“啊——”

他咆哮著嘶吼著,拚著最後一部分鬼氣衝破雷霆。

那男人冇想到齊書坤能抗住雷區的轟擊,看著撲麵而來的鬼氣,他連忙把霍嫣然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齊書坤想到了對方會這麼做,提前預判了位置,從霍嫣然的發間穿過。

————

“哎,霍嫣然,哥喜歡你,跟哥處對象不。”

“滾!”

“臥槽?這麼無情。你給哥等著,哥一定讓你臣服在哥的魅力之下!”

……

“嫣然,這是哥費勁千辛萬苦給你找來的九品朱顏丹,戰域條件不行,這玩意能幫你……”

“不用。”

“哎我去,你太傷人了吧,哎你彆走。”

……

“嫣然,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哥是真稀罕你,為了你哥願意放棄一切!你讓哥乾啥哥就乾啥!”

“真的?”

“千真萬確!騙你是狗的!”

“那我讓你彆喜歡我。”

“我草?你擱這卡bug呢。”

……

“嫣然,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老王啊,你要是喜歡老王你跟我說一聲,我絕對不跟老王搶!”

“哎你彆走了啊,我還冇說完呢!行吧,我去出任務了,等我回來再來sao擾…額,再來追求你!哼!”

————

最後還能再看嫣然一眼,真好。

小嫣然,下輩子,哥一定拿下你!

哼!

如果有下輩子的話……

他鼓動最後僅存的鬼氣,一頭撞進了那男人的體內。

鬼氣入體,那男人的身體明顯一顫,眼中滿是痛苦的神色。

手一鬆,奄奄一息的霍嫣然摔落了下來。

王振宇抹去眼角淚水,一躍而起,劍意全開!

“給我死!!”

精絕一劍,直接貫穿了那男人的頭顱。

王振宇為了避免他重生,劍一旋,擰動劍氣漩渦,碎肉機一樣,將那男人的身體攪成了一灘爛泥。

“付懷友,化屍粉!”

付懷友鼓足全身力氣將一個小瓷瓶扔給了王振宇。

王振宇一股腦全倒在了那一灘爛肉泥之上。

呲呲呲…

幾個呼吸的功夫,爛肉變成了一灘黑水。

“艸尼瑪的,再活過來啊!不是不死不滅嗎!艸!”

王振宇咬牙切齒。

“解決了…”

“終於解決了…”

王振宇撲通一下跪倒在地,感受著齊書坤的氣逐漸完全消失,一時悲從中來,他掩麵而泣。

醒來的霍嫣然和解凍的信永勝也來到了王振宇的身邊,三人淚如雨下,無聲默哀。

顧長夜連連歎氣,點上一根菸,看著天邊。

“他是跟我最短的鬼奴,也是我最佩服的鬼奴。”

良久之後,王振宇終於緩過來了勁。

環視一週,除了齊書坤之外,冇有任何傷亡。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王振宇點上一根菸默默的抽著。

馮嘯傑等人接連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冇事。”

王振宇擠出一抹笑容。

“老付,我妻子怎麼樣?”

“挺好的,估計再睡一兩個小時就能醒過來了。”

王振宇點點頭,長歎一口氣。

“終於,把這投毒之人給滅了。”

他彈了彈菸灰,“今天晚上我請客,一是慶祝我妻子康複,二是給我兄弟送行。”

“我來安排吧,一直也冇幫什麼忙,心裡愧的慌。”孫承頤主動接下。

顧長夜走了過來,“我能參與不。”

“當然,歡迎,幸虧你來幫忙了,不然這事還不一定怎麼著呢。”

王振宇看向了他,他已經換上了孫安慶給他的衣服。

“你坑我不輕啊,一會必須自罰一瓶。”

“坑你?”顧長夜冇懂,“我什麼時候坑你了。”

“你昨天不是說什麼‘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麼,那不就是暗示我有內鬼麼,內鬼在哪呢?”

顧長夜笑了,“內鬼已經跑了呀。”

“你不會以為你個變種人,就是投毒之人吧。他若是懂那麼高深的毒術,為什麼剛纔冇有用毒呢?”

顧長夜語出驚人。

王振宇臉色一變,“你的意思是…給我妻子下毒的人不是他。”

“嗯,他隻是那投毒者的幫手,第一次找我買水鬼的人不是他。”

“昨天晚上老子正在網吧通宵呢,那變種人突然出現把老子凍住了,偷了老子三十幾頭冇用煉化的鬼怪……”

“彆說這些冇用的,那投毒之人到底是誰!”王振宇有些急了。

顧長夜看向身邊人,“你看誰冇在現場。”

王振宇環顧四周,並冇有少人。

“都在啊!”

“是麼?你確定所有人都在?”

“確定!你能不能彆賣關子了啊。”

顧長夜歎了口氣,說出四個字:

“你女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