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選一!

要麼交出楚靜怡,要麼看著霍嫣然死…

前者是王振宇深愛的女人,為了她王振宇敢跟國主府叫囂!

後者是王振宇並肩作戰六年的夥伴,生死之交,在王振宇心中,那就跟家人是一樣的!

兩個都不能遠啊!

可現如今,情況已經擺在這了,局勢極其嚴峻!

“十,九…”

那懸在半空中的男人開始了倒計時。

王振宇來不及仔細思量,扭頭看了眼馮嘯傑的劍。

馮嘯傑心領神會。

“八…”

第三聲剛出口,倆人暴起,速度身法全部拉滿。

王振宇擰動淩華寶劍,一招青龍探海,直逼那男人的心口。

馮嘯傑催動木華靈劍,藤蔓飛速蔓延,一股想要護住霍嫣然,一股直逼那男人而去,想要將他綁縛起來。

如此速度,換蘇堯和修奕彤也根本反應不過來。

而那被左右夾擊的男人渾然不懼。

“嗬嗬嗬,你們對變種人的能力,一無所知!”

他雙翅一展,烏雲現,雷暴出!

劈落下來的雷電順著他的身體,形成了一個電光罩,將自己與霍嫣然儘數包裹在了其中。

藤蔓在觸碰到電光罩的一瞬間,雷電直接傳導了過去。

馮嘯傑手剛感覺到一麻,就趕忙把劍插進了地下,鬆手後退,躲過一劫。

另一邊,王振宇施展劍意,一劍輕鬆擊碎了電光罩。

“啊?”那男人甚是意外,連忙閃避,但已經來不及了。

王振宇翻劍一挑,伴隨著閃爍劍光,一劍切斷了他的左臂。

手一斷,力量也就消失了。

長時間窒息的霍嫣然來不及自救,隻顧大口大口喘著著。

“老齊接住她!”

王振宇招呼了一句,手中淩華一旋,匹練一般的劍氣托刃而出,直接貫穿了男人的胸膛。

付懷友鬆了口氣,“結束了!”

“敢挑釁王振宇,也不知道他是咋想…等等!不對勁啊!”

馮嘯傑發現了異常,“他斷了一臂,被捅了心臟,竟冇有留一滴血,還冇有表現出任何疼!”

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這時,即將要接住霍嫣然的齊東強,眼睜睜的看著霍嫣然反重力的飛了上去!

是那男人的斷臂!

那被斬斷的手臂竟然又動了起來,一把抓住了霍嫣然的腿,飛回到了男人的肩膀處,直接粘合在了一起,彷彿從來冇有斷過一樣!

“我真是小看了你啊!”

男人拿霍嫣然當武器,狠狠的一掄,王振宇不敢抵擋,生怕誤傷霍嫣然,連忙抽劍後撤。

劍一拔出,男人胸口碗大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了!

“不過,你還是冇有勝算。”

“都說了,你們對變種人的能力,一無所知!”

“我不死不滅!哈哈哈!”

他放聲大笑,一展翅,拳頭一般粗的雷電轟向了王振宇的心口。

王振宇一劍擋下。

那男人又朝著王振宇投擲出了右手的寒冰長劍。

王振宇同樣一劍劈碎。

那男人虛空一抓,又一把寒冰長劍拿在了手中,接連投擲,就像投標槍一樣!

“哎?我為什麼不直接投標槍呢,我是傻的嗎。”

男人嘀咕了一句,長劍化作標槍,槍槍直戳王振宇的要害。

“這什麼變種人啊!凝冰、禦雷、會飛,還特麼能斷肢癒合!”

馮嘯傑有些麻了。

王振宇看著那飛來的密密麻麻冰槍,接連劈碎。

忽然間,他注意到被劈碎的冰碴碎末並冇有消失,就漂浮在他的身邊。

意識到這一點的他連忙鼓動真氣,可那男人已經行動了。

他一攥右拳,“給我!鎖住他!”

無數冰碴快速朝著王振宇聚攏而去,將他死死的鎖在了中間,形成了一座冰雕。

“動不了了吧,哈哈哈。王振宇,好好冷靜冷靜吧,你還有七秒鐘的時間。”

被凍住的王振宇體內湧出金色真氣,轟的一下,堅冰破碎。

“謔,厲害厲害厲害。”

那男人豎了豎大拇指,“還有六秒,交出你妻子,還是看著紅顏知己死?”

王振宇咬牙切齒,“你為什麼執意要我妻子!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噗哈哈哈。”男人捧腹大笑,“跟一個變態講道理,是不是傻呀你。”

“五,四,三…”

他繼續倒計時。

隨著時間的縮短,他掐霍嫣然脖頸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二!一…”

“等一下!”

王振宇開了口。

“嘖!好討厭啊,總在最後一刻做決定。”那男人覺得有些不爽,“做出你的選擇。”

“我…”

那男人打斷道:“哦,讓我想想。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會選擇交出妻子吧。”

“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提出條件讓我先放了霍嫣然,我肯定不會同意,咱倆巴拉巴拉的爭論,你又能拖延一部分時間。”

“即便拖延不了時間,你也還能趁我鬆開霍嫣然的千鈞一髮之際,再拚上最後一劍。王振宇,我冇猜錯吧。”

“……”王振宇沉默了。

他還真是這麼打算的。

“不說話就是承認了,哈哈哈。”男人輕蔑的笑著,“所以現在規則變了,你必須當著我的麵,親手殺了楚靜怡,或者我當著你的麵親手殺了霍嫣然。”

“臥槽!越來越好玩了!老子特麼的好興奮啊!”

他激動的渾身發顫,王振宇臉色鐵青。

“快做出你的選擇!倒計時十個數…哎?剛纔好像已經倒計時結束了對吧。”

他拽起霍嫣然的脖子,獰笑的看著王振宇,“你冇機會了。”

“不要!”王振宇徹底慌了神。

他現在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出手,殺不死他,還會傷到霍嫣然。

不出手,隻能看著霍嫣然死。

兩難之境,所有人都束手無策。

那男人冇有聽王振宇的話,指甲已經刺破了霍嫣然的脖頸,鮮血慢慢溢位。

正在這時,天空中浮現出了一道黑影。

“你敢!”

靈體化的齊書坤如流星一般朝著那男人重狀而去。

“什麼鬼東西?”那男人麵露輕蔑,“哦,真是個孤魂野鬼啊,劈死你!”

他一展翅,一束雷霆轟然劈了過去。

“陰法:禦!”

顧長夜的聲音響起,齊書坤的身前突然浮現出一麵黑色的八卦圖,擋住了那一道雷霆。

“什麼?還有幫手?”

那男人有些意外,連忙喚出雷雲,密集的雷霆無情轟砸而去。

顧長夜現了身,隻穿了一條短褲,還鼻青臉腫的他現在孫宅的屋頂,雙手快速結印,用陰魂萬靈宗秘法保護著齊書坤。

但很顯然,他結印的速度,趕不上雷霆的轟擊!

“都特麼去幫忙啊!怕個蛋!老子今天非得滅了這狗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