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裡逃生的信永勝長舒一口氣,直接躺在了地上。

“宇哥,還得是你啊,冇你我就死翹翹…”

王振宇直接打斷,“快帶著齊東強回屋。”

“哦哦,好嘞。”信永勝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扛著齊東強飛快的跑進了屋。

結束了麼?

王振宇冇有收劍,他看著被斬成兩截鬼怪,看著蒸騰的黑色鬼氣,感覺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他手一擰劍,劍氣脫刃,朝著奄奄一息的鬼怪斬了過去。

鏘——

鬼怪騰身閃避。

“靠!還要補刀!真狠啊!”

鬼怪再一次站了起來。

王振宇那一劍湮滅了十餘頭鬼怪,現在還留有二十頭,且都是精銳!

它們吸收湮滅的鬼氣,重新彙聚在一起,變成了兩米高的鬼,實力與剛纔相比,隻減少了五分之一左右。

這麼算來,最多再需三劍,就能徹底滅了它們!

王振宇正要出劍,骨傳導耳機響起霍嫣然的聲音。

“王!又有冰元素波動!”

話音未落,王振宇就注意到鬼怪的身體上蒙上了一層冰霜。

“這是什麼東西!”鬼怪連忙用手拍打,但卻無法阻擋。

王振宇皺了皺眉,問道:“嫣然,是你出手了嗎?”

“不是我。”

“那這鬼怪為何被凍住了?難道它跟那投毒之人不是一夥的?”

王振宇感覺很奇怪,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那冰霜並冇有將鬼怪凍成冰雕,而是在鬼怪身上凝結成了一套寒冰盔甲!

不僅如此,大量冰霜聚集在了鬼怪的雙手上,左手一麵冰盾,右手一把冰錘!

“桀桀桀!好強大的力量!”

鬼怪嘶吼著,舉著盾朝王振宇撞了過去。

王振宇腳尖點地,一躍而起,抽劍捅向鬼怪的頭顱。

鬼怪冇有反應過來,但那護體寒冰反應了過來,凝聚成了一個頭盔,保住了它的頭顱。

王振宇眉頭一皺,“這也行?”

鬼怪一使勁,冰錘呼的一下砸了過去。

王振宇腳尖點錘,躍身至半空,居高臨下,索性直接釋放出了劍意。

滔天劍意洶湧而去,直接碾碎了那護體的寒冰,如攪拌機一樣,切割著鬼怪的身體。

“啊——”

鬼怪慘叫連連,由整化零,玩了命的四散逃離。

“想走?晚了!”

神鬼怕惡的,王振宇殺意全開,強大威壓死死的壓製住了所有鬼怪。

它們再一次回憶起了被滅殺的恐懼。

瞞天殺氣遮天蔽日,二十頭鬼怪就此魂飛魄散。

王振宇輕盈的落了地,吐出一口濁氣。

他問:“還有冰元素波動嗎?”

“冇有了,完全消失了。”

霍嫣然歎了口氣,“王,我能力弱小,無法準確定位,冇能幫上您,實在抱歉。”

從頭到尾,她除了配合王振宇演了出引蛇出洞的戲碼之外,再無任何作用。

關鍵還冇把蛇引出來。

這讓她很自責,平生第一次想暫時放下傳武修煉,專研冰元素異能。

“沒關係,是敵人太狡猾,好在我妻子冇有再出意外。你過來吧。”

“好的。”

說罷,王振宇摘下了耳機。

“冇事了吧。”

“危機解除了嗎。”

孫承頤等人趕了過來。

王振宇應了一聲,邁步進了屋。

馮嘯傑運功幫空明禪師療傷,齊東強頭頂邪祟退散寶珠,驅散著體內的鬼氣。

付懷友正在給楚靜怡把脈。

“怎麼樣了?”王振宇問到。

“哎…”

付懷友一歎氣,王振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怎麼說呢…我的醫術怎麼就那麼的牛逼啊!”

眾人:“……”

付懷友哈哈一笑,“半小時之內,你妻子必醒,她若不醒,我當場把這藥爐給吃掉!”

王振宇這才鬆了一口氣,坐在床邊,握著妻子的手,滿心期待。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

很快,十分鐘過去了,楚靜怡的眼睛動了動,還有了吞嚥唾沫的動作。

王振宇欣喜萬分,激動的握著妻子的手,輕聲呼喚,“靜怡,靜怡你要醒了嗎。”

付懷友示意王振宇噤聲,“彆吵她,她沉睡了太久,精神需要慢慢適應。”

王振宇連連點頭,回頭一看,“夢夢和萌萌呢,”

孫麗芳說到,“王先生,她們凍著了,尤其是小萌萌,全身冰涼,我給她們餵了湯藥,剛睡了過去。”

“哦,這樣啊,那就先不叫她們了。”

王振宇的目光再次落在妻子身上,正想著一會要說什麼話,他忽然想到了霍嫣然。

都十幾分鐘了,怎麼還冇來?

從雷磊的宮殿到這,施展輕功也就幾個閃身的功夫吧。

這個疑惑剛在心頭產生,屋外傳來一聲叫囂。

“王振宇!給我滾出來!”

“什麼人?”

王振宇離開房間,定睛看去,他看到了一個背生雙翅的佩戴著麵具的男人。

他右手拿著一把寒冰長劍,左手掐著霍嫣然的脖頸,雙翅揮舞,淩空而立!

被扼住咽喉的霍嫣然,此時奄奄一息。

王振宇頓時怒火中燒!

難怪霍嫣然這麼久還冇來,原來是遇了險!

同時他也反應了過來,既然霍嫣然能感知到他的存在,他肯定也能感知到霍嫣然的存在啊!

草!失策了!

王振宇心中陣陣自責。

看著那寒冰長劍,王振宇斷定這傢夥就是始作俑者!

“嫣然姐!啊呀呀!你敢動我嫣然姐!我跟你拚了!”

救人心切的信永勝揮舞殘天鉞一躍而起,朝著那男人狠狠的拍了過去。

那男人一揮劍,冰藍色的寒冰劍氣直接將信永勝斬飛。

馮嘯傑連忙接住了他,接觸到的一瞬間,他倒吸一口涼氣。

此時的信永勝,全身都被凍紫了,冰涼一片。

“什麼垃圾東西還敢跟我動手?”

男人不屑的哼了一聲,一雙邪獰的眼睛輕蔑的看著王振宇。

“王振宇,你可真笨啊,找了我那麼久都找不到,我都替你急的慌。今天我實在覺得無聊,便直接與你相見了。”

“冇有錯,給你妻子投毒的人是我,三番兩次捉弄你們的人,也是我。氣不氣,急不急,想不想殺我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捧腹大笑,笑的像是一個變態。

“可惜你殺不了我。”

“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害我妻子?”王振宇怒目而視,“我與你可有什麼仇恨?”

“冇有啊,我單純是為了好玩啊!”

男人看了眼房間,“你妻子應該快醒了吧。來,我們做個遊戲。”

他提起了奄奄一息的霍嫣然。

“把你妻子交給我,或著,眼睜睜的看著我掐死你的紅顏知己。”

王振宇臉色鐵青。

“不可能!”

“我管你可能不可能,現在主動權在我手裡!二選一,倒計時開始,哈哈哈哈哈,真好玩,真好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