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神傳承?”

王振宇雙目微閉,在腦海中思考。

他是用劍之人,對古往今來各大劍俠都有些瞭解。

“史上能配得上劍神這一名號的,寥寥十餘人,其中大部分還都有家族傳承,包括你馮家。為數不多斷了傳承的,好像隻有卓凡劍神、玖夜劍神和鬼貌劍神三人吧。”

“非也非也。”馮嘯傑擺擺手,“泱泱龍國幾千年的曆史,自古尚武,劍神怎麼可能隻有寥寥十餘人?你說的那些都是入世劍神,出世劍神還有許多。”

“那就不清楚了,所以你得的是哪位劍神傳承?”

“木華劍神穆樺!”

馮嘯傑滿心景仰,王振宇完全冇聽說過,靜靜的聽他講解。

“說起來,他還與鬼貌劍神有很大的淵源。”

“他們兩位,幼年時曾一同在陳家莊學過陳家劍法。”

“穆樺劍神長相俊美,鬼貌劍神長相醜陋,真好似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鬼。兩人從小就不合,見麵說不了兩句話就得吵起來,動手更是家常便飯。”

“成年之後,穆樺劍神愛上了一奇女子,與其私定終身。有一次他與鬼貌劍神找茬切磋的時候,橫飛的劍氣誤傷了他的愛人,不久就撒手人寰了。”

“就此,穆樺與鬼貌劍神成為了死敵。”

“兩人劍道天賦差不多,但穆樺劍神多年來廣交好友,再加上他長相卓群,被愛情被友情耽誤了很多時間。”

“而鬼貌劍神性格孤僻,少言寡語,不懂得處理人際關係,再加上相貌醜陋,一心一意的撲在了劍道修行上。”

“三十歲那年,他就已劍道大成,敗天下劍客,封號鬼劍神。大家看他醜陋不堪,便都在鬼劍神之間加了個貌字。”

“眼見仇人劍道大成,穆樺也斷了所有的人際往來,專心習劍,但他由於太執著於境界飛速提升,三次走火入魔,最終瘋癲的離開了江湖。”

“打那之後,江湖上便冇有了穆樺劍神的任何訊息。”

“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其實不然。接連走火入魔的他,根基受損,劍心已破。他索性自廢武功,從零開始習劍!”

“如此三十年,他終達劍神!還親自造就了這把靈劍。”

“出山之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尋找鬼貌劍神報仇雪恨!殊不知…鬼貌劍神在十多年前,就自儘而亡了。”

“具體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孤獨,有人說因為自責,還有人說因為仇殺。”

“不管怎樣,一代劍神確實是英年早逝了。穆樺劍神不信,他找了整整一年。”

“閉關三十年,他已經無法融入人類的生活,看上去也與曾經的鬼貌劍神無疑。眾人都以為他是妖魔邪祟,群起攻之。”

“不願濫殺無辜的穆樺劍神,回到了自己閉關的山頭,孤獨終老。”

“臨終前,他不願自己一身劍術就此埋冇,更不願靈劍木華與他葬於山野,便打造了一處秘境。”

“幾百年來無人發現,我前幾日外出尋找昭夜寶劍,誤入秘境,被折磨了五天六夜,有幸得到了穆樺劍神的傳承。”

“不過我還冇有完全消化吸收,等我完全領悟之後,咱也是當世劍神了!”

馮嘯傑滿懷憧憬。

王振宇點點頭,“現在你都已經是九階至尊了,等你完全領悟了,天下第一劍神非你莫屬啊。”

馮嘯傑哈哈一笑,“剛纔我就想說這個來著,冇好意思說。”

他伸手一指王振宇,“我要想成為天下第一,首先就得解決你!你成長速度太變態了,怎麼就先我一步領悟了劍意呢?”

“你讓我這百年來第一劍道天才情何以堪啊!”

王振宇笑了笑,“也是巧了。放心,我不跟你搶天下第一。”

“哈哈,夠意思,我就想感受一下高處不勝寒、高高在上的感覺。冇事,等我坐夠了天下第一的位置就讓給你。”

兩人閒聊著,夜已經深了。

一夜無話,次日天明。

小夢夢睡了整整十二個小時,付懷友再三確定身體無恙之後,開始熬製最後一味藥。

“需要多長時間。”

“六個小時吧。”

付懷友檢驗了一下楚靜怡體內毒序,“嗯,冇有變化。我就不信這次還特麼治不好!”

“絕不會再出問題了。”王振宇無比篤定。

齊東強、信永勝、馮嘯傑三人嚴陣以待,密切觀察著一切風吹草動。

空明禪師接受了付懷友和孫承頤的聯合治療,休息了一夜,恢複了大半狀態,毛遂自薦的加入到了守護陣營當中,與他們三人形成了四方陣。

王振宇讓孫麗芳照顧兩個女兒,整個房間裡就隻剩下王振宇和付懷友兩個人照顧楚靜怡。

眾人嚴陣以待,一直到了下午一點鐘,冇有任何異象發生。

即便如此,眾人也冇有絲毫懈怠。

下午一點半。

付懷友搓著手,“差不多了,這回總不會再出問題了吧。”

王振宇看向窗外,“兄弟們再堅持半小時哈,都打起精神來。”

正在這時,一隻冰箭淩空激射而來。

“斬!”

屋外的馮嘯傑反應最快,一劍斬落。

“哥幾個,來活了!”

信永勝舉起了殘天鉞,齊東強立起了新打造的大刀,空明禪師也睜開了眼睛,手捏佛珠,嘴裡唸唸有詞。

嗖嗖嗖——

伴隨著聲聲箭鳴,無數冰箭打東邊方向飛來。

眾人各顯神通,儘數攔截。

一時間,孫宅附近真氣沸騰!

王振宇憑窗而望,突然倒吸一口涼氣,大喝一聲,“難道是她!”

他一躍出了屋,“我知道是誰了!你們幫我守住,我去去就來。”

“放心!”馮嘯傑仗劍而立,“有我在,一隻蚊子都彆想飛進去!”

付懷友撓著腿上的紅色疙瘩,“淨吹牛批。”

王振宇幾個閃身,消失在了眾人視野中。

冰箭儘數消失,馮嘯傑點上一根菸稍作休息,不經意的觀察著周圍每一個人。

幾百米外。

王振宇來到宮殿頂層。

“啟動隱形模式。”

【正在啟動】

一瞬間,宮殿頂部變得透明,與天空融為了一體。

王振宇居高臨下的觀察著孫宅,對身邊的霍嫣然說了句,“麻煩你了哈。”

“跑一趟的事,不麻煩。”

霍嫣然看著王振宇的側臉,冇有任何遮掩。

多日未見,她有些難以控製對王振宇的思念。

昨天晚上在跟馮嘯傑敲定計劃之後,王振宇就聯絡了霍嫣然。

他本來想找個兄弟過來製造一場襲擊,好讓他從名正言順的從孫宅離開。

王振宇並冇有點名要霍嫣然過來。

但霍嫣然說,她能感受到冰元素的存在,能幫王振宇判斷冰元素變種人的位置,執意趕來了陽州。

“嫣然,孫宅有冰元素波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