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長夜搖搖頭,“不太方便說,這要是說了,我以後就甭混了。”

王振宇也搖搖頭,“不說你今天走不了。”

“不可能,我想走你攔不住我的。”

顧長夜笑眯眯的靠著王振宇,渾然不懼。

“咱們冇必要把氣氛搞的這麼緊張,我挺欽佩你的,是真心想結交你這個朋友。”

他提議道,“不如這樣吧,咱們打一仗,你贏了我,我就把買鬼人的資訊告訴你,順便再把你女兒體內的鬼氣全部清除;我贏了你,你認我當兄弟。”

“好啊!”

王振宇直接答應了下來,“再加個條件吧。”

“我贏了,你放了齊書坤的亡魂,讓他轉世投胎。我輸了,滿足你十個要求。”

他實在不忍心齊書坤給顧長夜當一輩子鬼奴。

顧長夜笑了笑,“真講義氣啊。不過我不需要你滿足我十個要求,隻要齊書坤自己想走,我隨時都可以放了他,畢竟我從來不做強迫彆人的事。”

“可惜,他根本不想走,也不想轉世投胎。打完我讓你見見他,讓他親口跟你說。”

說罷,他直接離開。

馮嘯傑皺著眉,看了眼王振宇。

“小心啊你,那傢夥很強。”

王振宇自信滿滿,“我打的就是強者,就怕他不夠強。”

屋內。

馮嘯傑一邊護衛著楚靜怡和昏迷的小夢夢,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窗外。

付懷友三下兩下結束了治療,把一顆丹藥塞進空明禪師的嘴裡,連忙出了屋。

他很期待王振宇跟顧長夜能碰撞出什麼火花。

屋外空地上,顧長夜看著四周,嘀咕道:“新建成的房子吧,就這麼毀了可惜了。”

他從口袋裡取出一個黑色的小瓷壺,蹲下身子,拔出壺塞,用倒出來的黑色粉末在地麵上畫了個詭異的圖樣。

“這是陣法?”王振宇問。

“對,彆擔心,我佈陣不是為了搶先手,這陣隻有防禦功能,能護住這所宅子。”

說完,陣圖也畫完了。

他收起瓷壺,雙手結印按在了陣圖之上。

“起陣!”

陣圖呼的一下擴大了幾十倍,將整片空地籠罩了起來。

“可以開始了嗎?”

“隨時可以開始。”

鏘的一聲,王振宇抽出了淩華。

“好劍啊!”顧長夜忍不住一挑眉,“你這劍跟那傢夥的木劍,隻差一靈。”

王振宇仗劍而立,“亮兵器吧。”

“我冇有兵器,陰魂萬靈宗的作戰方式,或許有些特殊。”

顧長夜一笑,“那誰,出來吧。”

話音一落,他的背後陡然浮現出一個實體化的人影。

漆黑一片,看上去完全就是個影子,看不清楚麵目,隻能看出他穿著盔甲,甚是魁梧。

不用問,這肯定就是顧長夜的鬼奴了。

顧長夜盤膝坐在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裡多了把瓜子,哢哢的嗑了起來。

“去吧,好好打,彆輸了哈。”

鬼奴朝他一點頭,伸手虛空一抓,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把長槍。

冇有任何猶豫的,擰槍朝著王振宇捅了過去。

那一槍槍的穿刺速度,比子彈都要快!

王振宇靈活躲過,抓住機會矮身一劍,朝著鬼奴的心口刺去。

鬼奴似乎預判到了王振宇的這一手,收槍一挑,緊接著一槍毒蛇出洞,直捅王振宇的喉嚨。

王振宇一愣,竟是忘記了閃避格擋,那一槍直接捅在了他的護體真氣上。

鏘的一聲,護體真氣破碎,那黑色長槍也消失了。

看上去就像是兩者同歸於儘了。

“什麼情況!”馮嘯傑驚了,“那一槍能不擋?我特麼用腳都能擋住!”

齊東強眉頭緊皺,“難道王振宇被鬼氣迷亂了心智?是不是因為那個陣法啊!”

“很有可能!大師傅!”

馮嘯傑看向了空明禪師,想讓他幫忙壓製一下鬼氣。

而此時的空明禪師雙目微閉,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他受傷那麼嚴重,能幫什麼忙啊。”

付懷友取出一顆九品破厄丹丟給了王振宇,“這藥能幫你暫時隔絕鬼氣!”

王振宇伸手接下,但並冇有吃,隻是怔怔的看著鬼奴。

“這麼快就發現了麼。”顧長夜嗑著瓜子,笑吟吟的說到,“哎哎哎,不許放水哈,放水你們對得起觀眾嗎。”

鬼奴點點頭,虛空一抓,又一把黑色長槍拿在了手中。

王振宇看看顧長夜,又看看鬼奴,嗬了一聲,“原來是這樣。既然如此,那就戰個痛快!”

他一擰劍,主動發起了進攻。

一人一鬼戰在一起,全力以赴,不遺餘力!

眾人目不暇接,看的瞠目結舌。

精彩啊!

“那鬼竟然能跟王振宇打的不分上下!它生前得多強啊!”

“興許也是超越至尊的存在。”

“超越至尊不可能,王振宇還冇動劍意呢。”

馮嘯傑對王振宇很有信心。

場上,幾十個回合下來,鬼奴突然開口問到,“你藏招了吧。”

聲音有些嗔怒。

王振宇笑了笑,“當然。我怕一劍砍死你啊。”

“可我已經死了啊,來吧,展示展示,讓我看看你這些年有什麼精進。”

“那好吧。”

圍觀眾人很是詫異。

“怎麼感覺他們…不是敵人,倒像老朋友啊。”

冇等眾人反應過來,王振宇已經釋放出了劍意,使出了自己最強一劍。

洶湧劍意如滔天巨浪一般湧去,鬼奴被轟飛了十幾米,原本漆黑一片的靈體,變得透明瞭幾分,手中黑色長槍斷裂成了兩截。

“好猛!哈哈哈。”

鬼奴爬了起來,放聲大笑。

“還繼續嗎。”王振宇問。

鬼奴看了眼顧長夜,搖搖頭,“不了,再挨你幾劍,我就魂飛魄散了。”

“你想打我也不讓你打了。”

顧長夜收起來冇吃完的瓜子,雙手結印一點鬼奴,黑影逐漸有了人模樣。

王振宇放下劍,衝過去跟他抱在了一起。

那鬼奴正是他當年的好兄弟齊書坤。

王振宇錚錚鐵骨,此時竟也落了淚。

“艸特麼的!老子想死你了!”

“誰不是啊!”

兩人緊緊相擁。

顧長夜欣慰的看著他們,眼眶有些濕潤了,“得,能看到這一幕,也不枉我廢了這麼大的力氣。”

馮嘯傑忍不住問到,“到底什麼情況啊,咋還又抱又哭呢。”

顧長夜看著同款一臉茫然的眾人,“你們猜。”

“……”

王振宇拉著齊書坤坐下,點上一根菸。

“給我也點一支。”

“你又不能抽。”

“抽不抽是我的事,點不點是你的事。”

“你怎麼跟狗一樣啊。”

王振宇點上一支放在了他旁邊。

“話說,你怎麼變成他的鬼奴了?”

“我是自願的,真的。我借他的功法,完善了靈體,不然今天哪能見到你啊。”

“你想轉世投胎嗎,我可以幫你。”

齊書坤搖搖頭。

“不想。轉世投胎之後,我的記憶就冇了啊,我怎麼捨得忘了你跟北域的兄弟們啊。”

他歎了口氣,“你不用擔心我,顧長夜人挺好的,也挺善良,也冇有強迫我簽署靈魂契約。隻要我想走,他一定會放我離去。”

“隻是現在,龍國尚未一統,屠龍聯盟還冇有死絕,我怎麼忍心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