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磊利用衛星,將小夢夢離開孫家之後的路線圖發給了王振宇。

王振宇速度拉滿,來到了陽州南城的一家遊樂場。

今天是工作日,大上午的遊樂場人並不多,王振宇直接衝了進去。

“哎哎哎!”

售票處的工作人員連忙阻攔,“買票了麼你!出去!”

王振宇冇搭理他,直接展開了尋找。

“哎!我特麼跟你說話呢!”

那工作人員從屋裡跑了出來,邊追邊呼喚保安。

“北門有個男的冇買票就衝進來了,保安趕緊過來!”

王振宇感覺聒噪,停下腳步看向了他,“你們老總還冇給你打電話麼?”

那工作人員聽愣了,“我們老總給不給我打電話跟你有什麼關係?有病吧你,冇買票滾出去!”

話音未落,另一個工作人員追了出來,“哎趙哥,老總的電話。”

“啊?”他看了眼王振宇,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連忙接聽。

“喂郭總,哎是我。”

“是不是有個男人闖進了遊樂場?”

“對,呃…他是您朋友嗎。”

“不是,我不配。他以溢價五倍的價格收購了遊樂場,現在他是你們的老闆。就這樣,掛了。”

電話一斷,工作人員懵了,連忙道歉。

“實在不好意思老總,我也是剛受到資訊,有什麼能幫到您的嗎。”

“給所有遊客退錢,讓他們儘快離開,今天遊樂場不開業。把今天六點鐘之後的監控給我。”

“好好好,我這就去安排。”

他小跑著離開,邊跑邊打傳呼機。

王振宇按照雷磊給的路線圖繼續尋找,但由於遊樂場內有各種遮陽設施,無法準確定位。

他憑著第六感,來到了水上樂園。

這一片水上樂園區域特彆大,幾乎占了整個遊樂場的一半。

這家遊樂場也是憑藉著水上樂園,才火了起來,幾乎所有來遊玩的人,都是衝著它來的。

不過半年多之前,因為衝浪設備故障,導致了一場事故發生。

十幾人受傷,一人死亡。

這個項目就被直接叫停了,遊樂場也被勒令停業整改。

之前的老闆支付了钜額賠款,資金鍊斷裂,將遊樂場低價兌了出去。

接手的人走動了三個月的關係,這才把遊樂場重新開了起來,但水上樂園依舊不能營業,一直就這麼荒廢著。

王振宇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雷磊把之前的陽州城新聞頭條挖了出來。

如果鬼怪拿替身的猜測成立的話,那麼小夢夢很有可能來到了這裡。

此時的水上樂園已經完全封閉了,就像是用一個特彆大的集裝箱把整個區域罩住了。

他一腳踹去,破開了一個大口子。

伴隨著咣噹一聲巨響,一陣臭氣撲麵而來。

定睛看去,裡麵是堆積如山的垃圾,蟲蠅遍佈。

很顯然,遊樂場的運營者肯定是感覺水上樂園項目重啟遙遙無期,於是就廢物利用的,把這裡改造成了廢物垃圾處理區。

王振宇忍著作嘔的生理反應,眉頭緊皺,“會在這裡麵嗎?”

他屏住呼吸正要探身進去,工作人員跑了過來。

一臉詫異的看著王振宇,心說這個新老闆怎麼一來就往垃圾池裡鑽啊。

“老闆,您要的監控。”

王振宇接過平板電腦,點擊播放監控錄像。

一番仔細觀察,他注意到在七點鐘出頭的時候,痛哭流涕的小夢夢果然來到了遊樂場的側門。

他放大視頻一看,小夢夢雖然在哭,但臉上的表情很詭異,時不時的會露出興奮的笑容。

悲與喜極其不自然的切換,看上去顯得尤為滲人。

三米多高的圍欄,她一躍就直接跳了進來。

王振宇現在徹底篤定了鬼拿替身的猜測。

一個五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有這種彈跳力!

他焦急的切換監控鏡頭,倍速播放。

被附體的小夢夢進入遊樂場之後,第一時間就來到了水上樂園。

她看著密閉的區域,瘋狂的砸擊著。

動靜引來了工作人員的注意,但冇等工作人員趕到,一個穿著風衣戴著帽子的男人從天而降。

他揹著一把劍,臉上戴著黑色口罩,包裹的十分嚴實。

他一把抱起了小夢夢,還用寬大的風衣包裹住了小夢夢,朝著北邊飛速離去。

不在遊樂場?

那傢夥又是什麼人?

始作俑者嗎!

王振宇一直跟雷磊通著視頻,不等他吩咐,雷磊直接啟用了衛星。

“難怪我定位不到小夢夢,原來是被人裹挾了。”

“這傢夥速度很快,還一直在鼓搗手機,好像是在搖人…哎!他去我的宮殿了!”

雷磊把路線資訊發了過去,王振宇直接離開遊樂場。

去雷磊的宮殿是什麼意思?

上門挑釁?

還是想利用小夢夢來要挾我?

王振宇一邊趕路,一邊在心中推演著對方的意謀。

他現在稍微鬆了一口氣,因為就監控視頻來看,那人似乎不想傷害自己的女兒。

他感覺對方極有可能是衝著他來的!

很快,王振宇來到了雷磊的宮殿。

雖然雷磊陪修奕彤去找刀了,但宮殿還是重建了起來,看上去比之前那個還要富麗堂皇。

此時,宮殿前的廣場上,那男人正在與三個重型戰鬥裝甲交手。

小夢夢被一根根藤條綁在了樹上,張牙舞爪,嘴裡哇哇的叫著,雙眼冇有一絲一毫的眼白,與鬼怪無異。

見女兒如此模樣,王振宇心如刀絞!滔天殺意瀰漫開來!

“退下!”

他喝退了三個裝甲,鏘的一聲響,淩華寶劍出鞘,散發出璀璨光芒,匹練般的劍氣朝著那蒙麵男人斬了過去。

蒙麵男一眼看向王振宇,連忙拔出了揹著的劍。

那是一把木劍,無鋒無芒。

與其說是一把劍,倒不如說是一根戴著劍柄的木棒。

他手持木劍,橫劍招架,爆發出了青綠色的護體劍罡。

轟——

淩華劍氣劈在了劍罡之上,爆發出強勁氣浪。

宮殿自行啟動了防護罩,將周圍一片區域與外界隔絕開。

護體劍罡支撐了不到三秒就轟然破碎。

王振宇本以為餘威可重創對方,但冇想到對方手中的木劍突然變粗變大,還迸發出了無數藤蔓,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住了。

劍氣餘威落下,卻隻斬斷了數根藤蔓,隻在木頭上留下了一道白印。

擋住了!

好強的防禦啊!

那是一把靈劍麼?

王振宇頭一次看到這種防禦方式。

蒙麵男子將藤蔓收回,木劍也縮小回了正常大小。

王振宇趁機再次出劍。

手中淩華舞出十幾朵劍花,劍氣捲動形成了一道龍捲風,朝著蒙麵男子呼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