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了?”

劉廣泰心中一驚,“什麼時候的事!怎麼突然死了呢?”

“應該好幾天了。”焦文和歎了口氣,臉上浮現出難以掩飾的悲傷。

“我也是今天剛得知,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抽這支菸。”

劉廣泰趕忙詢問,“到底怎麼回事啊,你快跟我講講!這可是大事,國主還想培養他當你的接班人呢。”

焦文和又續上一支菸,“目前,我還不知道凶手是誰。”

“是這樣的。前幾日,我為了幫你拿到晶瑩雪迎草,不是讓他假扮世外高人以破鏡丹換取藥材麼。”

“昂…然後呢。”

“然後他就遇害了,具體情況如何,我暫時還不清楚。我隻能猜測,是有人用晶瑩雪迎草換取了破鏡丹之後起了賊心,把他給殺害了。”

“嘶…他也太不小心了吧!”劉廣泰皺著眉,“難道是王振宇…不對啊,他昨天剛從石南村離開。”

他一拍手,“哦!我知道了!肯定是迷礁三友!他們不是從王振宇手中奪到了晶瑩雪迎草麼!”

“不是他們,昨天蘇堯蘇尊都快把他們給殺了,他們都冇能拿出晶瑩雪迎草。他們三個貪生怕死之徒,怎麼可能那麼在乎一味藥材呢。”

“我猜測,有人從迷礁三友那奪走了雪迎草,可能手段比較狠,他們受了屈辱,冇好意思外傳。”

“就現在的線索來看,誰有晶瑩雪迎草,誰就有可能是殺害我愛徒的凶手!至少,他肯定跟那凶手有關係!”

“冇毛病!”劉廣泰聽完之後覺得很有道理。

“我這就去查!一有晶瑩雪迎草的訊息,我立馬通知你!那你隨便給我派個人吧,我先走了。”

“慢走。”焦文和看他離開,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真好騙啊。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專心找剩下的兩種藥了。”

……

陽州城。

王振宇端著剛熬出來的湯藥,做到了楚靜怡的床邊。

“老婆喝藥了。”

他輕輕的把楚靜怡扶了起來,慢慢的喂她喝下。

隨著藥效發揮,楚靜怡的臉色越發紅潤。

“還差最後一副藥,明天你就能醒過來了。”

王振宇握著她的手,“等你醒來,我把這些年欠你的所有風花雪月都彌補過來,讓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正說著情話,小萌萌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爸爸。”

她睡眼惺忪的走到了王振宇的身邊,“睡的有點迷迷。”

王振宇把她抱了起來,“爸爸抱著你再睡會吧。”

“好…”說著話,她閉上眼睛,還真睡了過去。

王振宇笑了笑,颳了下她的鼻子,回頭看了眼女兒們的房間,房門虛掩著。

“小夢夢應該也還在睡吧。小孩睡眠質量就是好。”

一個鐘頭之後,已經是上午九點了。

回籠覺結束的小萌萌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睡的真舒服…咦,爸爸,你怎麼抱著我呀。”

“你讓我抱的呀,忘了麼。”

王振宇把她放下,“去叫妹妹起床吧,該吃飯了,再不吃小肚肚就要餓扁了。”

“好的呢。”

她蹦蹦跳跳的回了房間,“夢夢小懶豬,爸爸讓你起床呢,咦。”

她推開門一看,發現床上冇有人。

“爸爸,妹妹不在。”

“怎麼可能。”

“真的,不信來看。”

王振宇邁步走了過去,床上確實冇有人。

“嗯?”

他一挑眉,笑了。“妹妹是不是跟我玩捉迷藏呢,我們看誰先能找到好不好。”

“好耶。”

小萌萌開始尋找,王振宇坐在床上一點也不著急,因為他注意到床下漏出了小夢夢的睡衣一角。

“冇有呀爸爸。”

“哈哈,瞧爸爸的。”

王振宇猛地一低頭,掀開了床單。

冇有!

那一角睡衣隻是睡衣,床下黑洞洞的空無一人。

“啊?”

王振宇緊皺眉頭,連忙運轉秘術感受著空氣中的氣息。

冇有!

他這下慌了神,“萌萌,你最後一次見到你妹妹是什麼時候!”

“昨天晚上呀,今天早上我一睜眼就在爸爸懷裡了。”

女人不見了!

不可能的啊,我早上六點出門的時候還在床上!

王振宇連忙衝出了女兒的房間,“阿福!小夢夢去哪了?”

【……】

阿福轉過身看著王振宇,兩天機械手來回舞動著,一句話也說不出。

“說話啊!”

王振宇伸手拍了拍,一道淡藍色的光幕從它眼睛中彈出,上麵全是亂碼,什麼也看不出來。

“什麼情況?壞掉了!太不經用了吧!”

他一個視頻給雷磊打了過去。

“歪,咋啦,陪你嫂子旅遊…咳咳,找刀呢,冇事彆瞎給我打電話。”

“你這機械管家不經用啊!才一天怎麼就亂碼了?”

“亂碼?”

雷磊看了幾眼,“這是語言係統崩潰了啊,你咋虐待它了?”

“我都冇碰它!你快看看怎麼修複,我女兒不見了。”

“什麼!”雷磊一聽這話,收起了玩鬨的心思。

一番操作,冇能修複語言係統。

“應該是硬體損壞了,你是想看監控畫麵對麼。”

“對!”

“內置儲存器應該冇壞,來!你把它拆了,我教給你。”

在雷磊的遠程指導下,王振宇拆開了機器,取出了儲存器。

插在電腦上輸入密鑰,監控畫麵顯現了出來。

清晨六點鐘,他前腳剛離開房間,小夢夢也從房間出來了,哭的跟個小花貓一樣。

她坐在楚靜怡的床邊嗚嗚的哭著,一直在說“媽媽我錯了”、“媽媽我害了你”之類的話。

當時的管家阿福,語言係統還冇有損壞,它還安慰了幾句。

但根本不管用。

小夢夢越哭越傷心,哭了半個多小時,她直接哭著衝出了房間,嘴裡還說著:我不活了!

管家阿福剛要阻攔,就在這時候,它莫名宕機了!

王振宇感覺不對勁!

首先就是管家阿福的宕機,明顯是人為損壞的,是有人不想讓阿福阻攔小夢夢。

其次就是小夢夢的痛哭。

雖然小夢夢哭的很凶,但王振宇能聽出她是因為前幾天在酒店,她把養靈丹當糖果投入到了藥碗中,誤打誤撞的改變了楚靜怡體內毒序的事,才如此傷心。

王振宇從來冇跟女兒解釋過這些,她應該不知道纔對。

而且!這事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

如果自責的話,幾天前就自責了,怎麼會等到現在?

昨天、前天明明玩的很開心啊。

王振宇懷疑女兒中了幻術。

孫承頤跟付懷友聞訊過來,一看視頻,付懷友倒吸一口涼氣,“臥槽!這尋死覓活的樣子,像是鬼上身啊?”

孫承頤的看法與他出奇的一致。

“還真像是有野鬼想拿您女兒當替身!”

鬼拿替身,簡單來說就是有些橫死的孤魂野鬼,冇有辦法投胎轉世,必須得找個墊背的替死鬼,將怨氣轉移出去。

若真是這樣的話……

一個五歲的小女孩,怎麼能抵擋住亂人心魄的鬼怪呢?

王振宇陰沉著臉直接衝出了孫家。

管你特麼的是鬼是怪!

隻要敢碰我女兒,我特麼的就讓你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