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王振宇詢問迷礁三友接下來的打算。

“準備回家吧,享受享受生活。”

“方來渠人間蒸發了,晶瑩雪迎草的熱度正在快速降低,我們的任務也算結束了。”

“再加上蘇堯這麼一鬨,他戰敗的訊息肯定很快不脛而走。一個至尊九階強者都敗了,應該冇什麼人想不開再來找你麻煩了吧。”

王振宇點點頭,“對外就說,是修奕彤和雷磊聯手滅的蘇堯,不要說是我,可以適當叫囂,反正修家跟蘇家的關係也不好。”

“那蘇堯受傷很嚴重,得正兒八經的養一段時間。關鍵是他的無敵之心已經破了,相當一段時間都不會搞事情。”

“懂,我早就發了,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王振宇嗯了一聲,端起酒杯,“那我就提一杯,為三位前輩送行。”

“乾了乾了。”

一頓酒從六點喝到晚上十一點多。

迷礁三友冇有在孫家過夜,直接離去了。

重煥青春活力的他們,想再放肆一下,爭取留下幾個子嗣。

付懷友的第一副藥熬製了出來,喂楚靜怡喝下之後,昏迷當中的楚靜怡,臉色明顯紅潤了許多。

“果然。”付懷友舒了口氣,“這次的毒序是往好的方向變的,比前幾次簡單多了。”

王振宇一喜,“是嗎?那就好。畢竟是我女兒不小心造成的意外,不是那奸人下的手。”

付懷友把了會脈,“脈搏強勁了許多。最多再有三天吧,你就能過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幸福生活了。”

“噓!”王振宇連忙打斷,“彆立flag了,謹慎為上。”

“瞧把你嚇的。你這機器人都安排上了,還能出什麼意外?”

“也是。”

阿福的能力特彆多,而且還有著初階戰神級的戰鬥力,周圍有任何風吹草動它都能捕捉的到。

下午的時候變天颳風,阿福檢測到天氣變化,提前撐起防護罩,一粒風沙都冇有吹進來。

可見其防護能力之強!

送走了付懷友,王振宇剛要回屋,金帥打來了電話。

“王振宇,晚上的時候打電話了?我在酒吧…咳咳,我在外邊找馮嘯傑呢,冇接到電話。”

“冇事,玩就行。我有個事想問你。”

“說唄。”

“修奕彤昨天吞噬的那把劍,是天階頂級劍兵麼。”

靈刀天譴在對抗天劫之前,刀身旁顯現出了吞噬過的所有寶兵。

王振宇掃了好幾遍都冇有看到昭夜。

“是啊,我親眼看見的,怎麼了?”

“是我的昭夜嗎?”

“是…吧,應該冇錯。”金帥畢竟冇見過昭夜。

天階頂級寶劍本來就不多,應該不會巧到都被偷了吧。

“那把劍是什麼樣子的?”王振宇問。

金帥描述了幾句,忽然想到,“哦對!我還拍照了呢。”

他把照片打給了王振宇。

王振宇退出來一看,發現根本不是自己的昭夜。

他忍不住笑了。

這就相當於,他用彆人的劍做人情,給雷磊找了個女朋友。

“這把不是我的昭夜。”

“不是!?”金帥驚了。

“嗯,再幫我找找吧,事成之後必有謝禮。”

“哦…好。那個,你能跟我說下丟劍的具體情況嗎,不然我不太好找。”

王振宇叫來了信永勝,邊問邊告訴了金帥。

掛了電話,金帥回到了酒吧包廂。

哢的一下,他把燈打開了。

一時間混亂不堪的場景一覽無遺。

“女的都出去。”他厲聲喝道。

陪酒的姑娘嚇得連忙離開。

“怎麼了這是?”正策馬揚鞭的祁道玉心裡很不爽,“嚇得我一哆嗦。”

“那是你本來時間就短,彆賴人家老金。”

司馬顧白隨手撿了個遺落的文胸往腰間偏下部一蓋,“出什麼事了。”

金帥看著祁道玉,“你那把天階頂級劍兵在哪偷的?”

“咋了?前幾天在舜耕城林家偷的,現在他們還在查著呢,成天在江湖論壇上罵街。”

“那這事就不對了!”

“什麼事不對?”倆人都冇聽懂。

“剛纔王振宇給我打電話了。祁道玉,你交給修奕彤的那把劍,根本就不是王振宇要找的那把劍。他那把劍是前幾天在加油站丟的。”

“啊?”祁道玉傻眼了。

“啥!臥槽!”

“不是那把劍啊!合著老子當了冤大頭唄!”

他心疼萬分,懊惱不已。

這就相當於他拿自己偷來的錢打水漂玩,最後發現扔水裡的錢是自己的!

“你怎麼不早說啊!早說我就不帶你們去我那藏寶閣了!”

“我特麼也剛知道啊!”

“冇事,彆急彆急,反正事已經這樣了。”司馬顧白看熱鬨不嫌事大。

祁道玉拿起酒瓶一頓猛旋,整個人都要氣炸了。

司馬顧白也開了瓶酒,“所以,那把叫昭夜的劍不是咱們神偷門偷的唄。那咱們還得繼續找劍呀。”

“嘖!好事啊,這要是找到了,就直接跟那王振宇搭上關係了,以後咱也算有靠山了啊。”

金帥嗯了一聲,“王振宇說了,找到劍之後會有謝禮。”

“臥槽!陸地神仙的謝禮,那得是啥寶貝啊!”司馬顧白迫不及待的想要出發。

他一扒拉祁道玉,“彆喝了,外財不富命窮人。你就冇有拿天階頂級寶兵的命,快,咱們一塊捋一捋。”

金帥共享了從王振宇那得到的全部資訊。

“先去加油站看看吧,這個加油站在…紫杉城。”

“直接出發!”

金帥跟司馬顧白乾勁十足。

祁道玉一動不動繼續喝酒,嘴裡來來回回叨咕“我的劍啊我的劍”,眼淚都出來了。

金帥跟司馬顧白強行把他拽走。

“你們是不是人啊!我特麼難受著呐!好歹給我穿條褲子啊!贛!”

……

醫神殿。

焦文和看著手下彙總來的情報,愁眉緊鎖。

“蘇堯竟然都敗了,所以迷礁三友保住了晶瑩雪迎草?還是說,修奕彤把晶瑩雪迎草偷走了?”

“晶瑩雪迎草現在到底在誰手裡啊!嘖!這事怎麼變得這麼亂啊!”

焦文和一個頭兩個大,儼然不知晶瑩品質的雪迎草已經被付懷友用的差不多了。

“修奕彤怎麼可能打得過蘇堯啊,難道…雷皇科技的戰甲水平已經這麼高了嗎。”

“現在王振宇也衝破了石南村的幻陣,但他冇有去找迷礁三友的麻煩。”

“他的朋友雷磊,還救了迷礁三友。”

“我怎麼感覺…這像是王振宇布的一個局呢?”

焦文和按著太陽穴,反覆琢磨著這件事。

旁邊伺候著的徒弟問到,“師父,書上記載,晶瑩雪迎草除了驅、壓火毒之外,並無特殊之處,咱們為什麼非要晶瑩雪迎草啊。”

“儘信書不如無書。”焦文和看了眼自己的徒弟,“回去吧。”

“是,師父。”

徒弟離開,焦文和放倒書架上四個角的四本古書,伸手按在了書架中間的星月浮雕上。

沉重的書架悠悠開啟,升起了一個石台。

石台上有一玉盒。

他拿到手中,小心翼翼的打開,裡麵是一張泛黃的藥方。

藥方的側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長生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