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振宇到了,但他冇以真實麵目示眾,而是易容成了當初砸蘇家拍賣會場子的男子模樣。

他在修奕彤落入下風之後的第一時間,就趕忙去易容換貌了。

護國神王這個大號,不能與蘇堯產生衝突,但小號可以。

“你是誰?”雷磊看著突然救了自己的陌生人,一臉詫異,“不管怎麼樣,謝了哈兄弟。”

王振宇的聲音也發生了巨大改變,“我不是為了救你,我是看這傻逼不順眼。”

修奕彤認出了王振宇的氣,但她知道王振宇不方便出手,便冇有點破。

“是你!”

蘇堯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人正是砸了自己的場子,還殺了自己侄子的罪魁禍首。

“我特麼的還滿世界找你呢,冇想到你竟然主動找上門來了!”

王振宇這才鬆了口氣,心說自己第二次去蘇家拍賣會的時候幸好一直冇出過手,不然的話蘇堯通過真氣都能辨彆的出來。

“巧了,我也一直想宰了你。”

“哈哈哈,又來了個囂張跋扈的傢夥。”

蘇堯獰笑著,“上次你打鬨我蘇家拍賣會,令我蘇家如此難堪。我為了顧全大局,冇願意殺你。希望這次,你的實力能配得上你的口氣。”

說罷,他身上火焰熊熊升起。

打了這麼久,他依然保有著全盛戰力。

“吃我一劍!”

蘇堯大喝一聲,輪圓了巨劍朝著王振宇的頭拍了過去。

火焰化龍,呼嘯而來!

王振宇感受著鋪麵的熱浪,鐺的一聲,拔出了佩劍淩華。

“哎??”雷磊愣住了,他這才認了出來。

“這不是老王的劍....”

恢複了部分實力的修奕彤連忙施展輕功飛了上去,對雷磊小聲說到,“他就是王振宇,他易容了,不方便以真麵目出手,你彆亂說話。”

雷磊這才踏實了,“哦哦哦!嚇我一跳,我以為老王的劍被偷了呢。”

“......”

場上,王振宇已經跟蘇堯戰到了一起。

這個狀態下的蘇堯確實要比修奕彤強不少,但還不是王振宇的對手。

他有十足的信心能一劍秒殺對方!

無心戀戰的王振宇冇工夫跟他磨嘰,擰劍直接釋放出了劍意。

“逐月破空!”

一刹那,滾滾劍意翻湧而去!

“啊——”

蘇堯大驚失色,“這是!劍意!”

感受著滔天威壓,他連忙使出全身解數,橫劍阻擋。

錚——

伴隨著令人牙酸的聲響,焱屠八方脫手飛出了十幾米遠。

蘇堯口噴鮮血,一頭栽倒在地,身上的火焰儘數熄滅,恢複了正常狀態。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王振宇,“我...我竟然…敗了...”

“好強...好強的劍意。”

王振宇冷哼一聲,收劍而立,“你可以留下一句遺言。”

“....”

蘇堯瞪著王振宇,“輸是輸了,但想殺了我,不可能!”

焱屠八方也顧不上取了,他雙手結印猛地一拍地麵,整個人如旱地拔蔥一般騰空而起。

“想跑!冇門!”

雷磊連忙召喚機甲進行追殺。

王振宇小聲說到,“象征性的追一下就行了。”

雷磊不理解,“為什麼?窮寇必追啊!你放心,我能追上。”

修奕彤看著王振宇,“他不想讓你追上,他根本就冇想殺那蘇堯,不然不會收劍。”

雷磊不理解,“為啥不殺他啊,他把我家奕彤傷的那麼狠,不殺他難解我心頭之恨啊!”

王振宇歎了口氣,“他是國主的朋友,殺了他,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靠!真特麼的不解氣!”

雷磊關切的看向修奕彤,“你冇事吧。”

“冇事,你呢。”

“一點輕傷,抹點藥就行了。”

王振宇撕下人皮麵具,看著損壞的無數戰甲,“可惜了這麼多戰甲啊,還有那一座宮殿。”

“這不叫事。”雷磊完全不放在心上,“我還有好幾個呢,我這就運過來。”

“....”王振宇無話可說,隻是豎起了大拇指,再一次臣服於他的鈔能力。

修奕彤冇有太在乎自己的傷,連忙來到了巨劍焱屠八方的旁邊。

一伸手,她把已經熄了火的巨劍拿了起來。

劍刃的寬度都超過她的腰寬了,若是再長一些,把她整個人擋住都不成問題。

修奕彤看向王振宇,“人是你逼退的,那這把劍,還歸我嗎。”

王振宇故意說到,“當然。雖然你冇幫上什麼忙,但我這當哥的,送弟媳一把劍,天經地義。”

修奕彤冇有多說什麼,直接抽出靈刀天譴,一刀砍在了劍心處。

焱屠八方的劍身竟是直接龜裂開來。

見此情形,王振宇很是好奇。

之前還打的有來有回的兩把兵刃,此時天譴斬焱屠八方,就像切豆腐一般輕鬆。

若天譴被灌輸了真氣,焱屠八方冇有,那倒也正常。

關鍵天譴上冇有真氣波動,就是最直接的刀劍相向。

他邁步走了過去,好奇的打量著。

修奕彤猜到了王振宇的疑惑,解釋到,“天譴有靈,此巨劍無靈,這是跨越等級的碾壓。你的淩華若是捱了這一刀,也會是這個下場。”

王振宇點點頭,繼續看著。

那天冶宗掌門做夢都想得到的天階頂級寶劍,捱了修奕彤兩刀,儘數碎裂。

片刻後,碎裂的焱屠八方像是受了磁吸一般,包裹住了整個靈刀天譴。

修奕彤的臉上浮現出激動神色,“這次終於要成了!”

“要突破天階了嗎?”

“冇錯!肯定是了!”修奕彤無比篤定。

王振宇目不轉睛,生怕錯過一分一毫。

靈刀天譴散發出陣陣紫光,從包裹著的碎片中透射出來,看上去無比神秘。

那紫光像是在呼吸一樣,時而強,時而弱。

持續了五六分鐘之後,包裹著的碎片全部融化,就像被天譴完全吸收。

刀身上似有炸雷響起。

轟——

這一方天氣,陡然變陰,瞬間就黑了下來。

緊接著,天空炸雷哢哢作響,閃爍的雷電似乎要把天空撕開一個口子。

“這是!傳說中的天劫嗎!”

王振宇瞠目結舌。

“天劫?怎麼可能,這也太玄幻了吧。”

雷磊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修奕彤也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王振宇搖搖頭,“或許是真實存在的。據傳說,在七百年前,有一位丹師,自號丹神。丹術大成之後,他餘生隻練一種丹——長生丹。”

“無數人上門求藥,他都不肯煉製。幾十年過去了,就當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欺名盜世之輩的時候,他的長生丹成了!”

“據說那一顆長生丹突破了九階!丹紋天成,起爐之後,方圓十裡丹香四溢!”

“那顆逆天而行的丹藥,就引來了天劫!”

“難道進化後的靈刀,同樣是逆天神物!?”

經王振宇這麼一說,修奕彤更激動了,渾身微微發顫的看著自己的佩刀。

“假的!”雷磊出口言道,“人家氣象局昨天就釋出雷雨天氣警告了。”

王振宇、修奕彤:“……”

我說,下次這種大場麵,能不能先把煞風景的傢夥攆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