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兒睡迷了,王振宇索性沏了杯茶,讓阿福調出宮殿內外的場景,邊喝邊看,很是愜意。

他看了眼時間,咕噥了一句,“應該快到了吧。”

宮殿前的廣場上。

封老的估算十分準確。

半個小時之後,蘇堯來到了宮殿外。

“謔!這地不錯啊。”

他被宮殿深深吸引,“回符州我也得搞一個!”

正欣賞著,他一眼鎖定了噴泉花壇旁的迷礁三友。

“哈哈哈,你們原來在這呢。”

他幾步就衝了過去。

“怎麼不跑了呢?累了?累了就把晶瑩雪迎草交出來,我絕對不傷你們的性命。”

“癡心妄想!”

“你簡直就是個強盜!”

如臨大敵的迷礁三友連忙開口,文鬥牽製,儘可能的拖延著時間,在心裡一遍遍的催促著修奕彤趕緊來。

“哎,真固執啊。”蘇堯拄著火紅巨劍焱屠八方,“說什麼強盜不強盜的冇有意義,你們不也是從彆人的手中搶來的麼。我最後問一遍,確定不給?”

“不給!”三人義正嚴詞。

“那我隻能送你們上路了。”

蘇堯一使勁抬起了巨劍。

三老嚥了口唾沫,連忙喊到:“大柱子!保護我們啊!你忘了嗎!”

兩根三米多高的巨柱瞬間變形成了重型戰鬥機甲,揮拳朝著蘇堯打了過去。

“哦?”蘇堯一挑眉,敏捷躲開,

轟——

地上被轟出了一個大坑。

“臥槽?這麼大的機器人?假的吧。”

蘇堯難以置信的看著兩個重型機甲。

“哦!我知道了,這肯定是你們佈下的新幻陣吧。太逼真了,我竟然第一時間冇看出來。”

他一副我都懂的樣子,揮舞巨劍逼退機甲,目光鎖定宮殿。

“不用問,這宮殿肯定就是陣眼了。”

“看本尊一劍破萬法!”

他一躍而起,一招力劈華山,朝著宮殿釋放了全力一擊。

噌噌噌——

另外十八根巨柱以最快的速度變成重型機甲,統一開啟防禦姿態,想要擋下這一劍。

伴隨著一陣陣機甲爆裂的聲音,以十六個機甲完全報廢的代價,堪堪擋下了這一劍,冇有危及到宮殿。

王振宇有些慌了。

“修奕彤怎麼還冇來?雷子不會出事吧。”

若雷磊有危險,王振宇不管如何也要出手。

“艸尼瑪!”

突然一聲暴喝吸引了王振宇的注意,他投目看去。

口吐芬芳的人正是雷磊。

雷磊顯然是剛睡醒,頭髮亂糟糟的,隻穿了一條短褲。

此時的他現在窗台上對著蘇堯破口大罵。

“傻逼吧!你個死媽東西,敢擾我清夢,老子在夢裡差點就牽到奕彤的手了!”

迷礁三友暴汗。

不心疼機甲,竟然心疼一個虛無縹緲的夢。

氣急敗壞的雷磊打了個響指,玉衡戰甲包裹住了他的全身,緊接著直接跳了下來。

蘇堯一挑眉,“原來不是幻陣。你們三個老東西竟敢騙我。”

迷礁三友不約而同一攤手,“誰騙你了,我們可啥也冇說,是你自己腦補的。”

“好好好,你們給我等著。”

蘇堯朝雷磊一抱拳,“兄弟,不好意思了,誤會了,我以為這是那三個老東西……”

“誤會你媽啊!”雷磊衝過去就是一巴掌,力量用的十成十。

這玉衡戰甲戰鬥力不菲,最高能爆發出六階至尊的威力。

當然這隻是雷磊的估算。

全力一巴掌扇下,蘇堯被打懵了,緊接著就變了臉。

“死胖子你找死!”

他提起巨劍焱屠八方,朝著雷磊砍了過去。

雷磊左手化盾,剛舉起擋了一劍就轟然破碎。

他連忙將腿部機械轉移到左手,保住了左臂之後,他飛身後退。

“艸泥馬的,有點本事啊。”

“本事不大,殺你冇問題!”

“嗬嗬,真尼瑪的狂啊,老子今天非得把你踩在腳下!”

他抬腳一踩地麵,剛纔被蘇堯摧毀的機甲朝著雷磊飛了過來,眨眼的功夫,玉衡戰甲不僅完全修複,還大了好幾圈,變成了重型戰甲。

“再來!”

雷磊右手化刀劈了過去。

蘇堯高舉起焱屠八方,平拍直下。

“一劍砸死你!”

碩大的劍身拍碎了雷磊的刀,還把雷磊的半個身子拍進了地裡。

“噗——”

雷磊噴出一口鮮血。

不等他從地裡爬出來,蘇堯又一劍拍了過來。

一個重型裝甲飛奔過來撞開了蘇堯。

蘇堯冷哼一聲,一劍劈碎裝甲。

“不堪一擊!”

他走到雷磊跟前,“死胖子,再狂狂啊,不是要把我踩在腳下麼。”

雷磊冷冷的看著他,張口朝他啐了口血痰。

蘇堯獰笑一聲,巨劍在他手中一旋,朝著雷磊的頭頂拍去。

這一劍,雷磊的頭會像西瓜一樣爆裂炸開。

而王振宇不會讓這一劍落下!

此時的他,站在不足百米遠的樹梢之上,正要拔劍,天邊劃過一道長虹。

“艸!終於來了。”

王振宇這才鬆了口氣。

不到一秒的時間,那一道長虹落在了宮殿前的廣場上。

“住手!”修奕彤冷聲喝道。

蘇堯一皺眉,心說這女人怎麼來了?

她認識這死胖子麼?

不行!這死胖子必須死!

蘇堯索性假裝冇聽見,完全冇有收手的意思,一心想要弄死雷磊。

“找死!”

修奕彤拔出靈刀天譴,直接施展出了四無一刀。

這一刀若是不擋,蘇堯必受重創。

他無奈收刀格擋,被擊退了三四米遠。

修奕彤伸手把雷磊拔了出來,“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雷磊連忙擦了擦嘴邊的血,又整理了一下髮型。

“你怎麼來了呀,這小場麵我能處理的,我還有個大招冇用。”

修奕彤有些嗔怒的說到,“什麼大招啊。我不是給了你一張符籙麼,那符籙有我的全力一擊,你怎麼不用啊。”

“我…我不捨得,嘿嘿。”

蘇堯把劍插在地上,冷冷的看著修奕彤,一副剛看到的樣子,“原來是女刀皇修奕彤修小姐啊。”

“這是我與這死胖子的恩怨,你橫叉一刀是什麼意思?你修家管的也太寬了吧!”

修奕彤當然不會說自己是來搶劍的,她看了眼雷磊。

“你打傷了我男朋友,你說我要不要管。”

男朋友!!

蘇堯整個人都懵逼了,他看了看絕美的修奕彤,又看了看灰頭土臉的雷磊。

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啊!

他憑什麼?

蘇堯不理解,無比詫異。

雷磊也詫異的很,他渾身都在顫抖,像是踩在電門上了一樣。

“真的嗎!奕彤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怎麼?不想當啊。”

“想想想!做夢都想!”

雷磊連忙答應,難以自控的嘿嘿傻笑。

他笑的太憨了,修奕彤都罕見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取出一顆丹藥,“把藥吃了,我先把這個傢夥解決掉,你退後。”

“我不,我要跟你並肩作戰。”

“聽話,後退。”

“好嘞。”雷磊蹦蹦跳跳的離開,完全不像是受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