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言兩語,金帥把在藏寶閣裡的事說了個明白。

“哦…這樣啊。”王振宇想到了當初在摘星崖上,修奕彤說的那些話。

“她那把刀有刀靈,需要吞噬天階寶兵有機會能突破天階。”

金帥嗯了一聲,“那這事,你看怎麼辦?”

“我來處理吧,你不用管了。”

“行。我再幫你找找馮嘯傑,劍都冇了,他也冇必要在外邊找了。”

“辛苦,回來請你喝酒吃肉。”

掛了電話,王振宇忍不住歎了口氣,“好好的一把劍就這麼冇了,可惜啊。”

他想再給馮嘯傑安排一把劍,但思忖了片刻,除了昭夜,其他的劍都不怎麼適合馮嘯傑。

“這個虧我不能吃,吃虧不是我的風格,多少得撈點好處。”

他吻了下楚靜怡的額頭,離開房間去找雷磊。

房門一開,西裝革履闆闆正正的雷磊詫異的看著王振宇,“大晚上的你來找我乾啥。”

自打他開始跟修奕彤交往之後,瘦了很多,短短幾天的時間,就從兩百多斤減到了一百八十斤。

“我還不能找你了?”

“不是,我剛把地拖乾淨,一會奕彤可能會來,你彆耽誤我辦正事。”

“你能有什麼正事。”

王振宇邁步直接走了進去。

“哎哎哎!換鞋啊!”

雷磊把地又拖了拖。

“你找我們家奕彤乾啥?”

他一本正經的看著王振宇,“老王,我就你這麼一個好兄弟,我也就隻喜歡修奕彤這麼一個女人,你可不能跟我搶!”

“我有媳婦有孩子的跟你搶個屁啊,我隻是有點事要跟她聊聊。”

“那行那行,你等會吧。”

雷磊看了眼時間,“兩分鐘之後到。”

“這你都知道?”王振宇一挑眉,“嘖~你之所以送給她飛行器,不會是為了監控她吧?癡漢本性暴露無疑啊。”

“滾蛋滾蛋,什麼監控,我哪有那麼臟,我隻是看一下她的行動軌跡,彆的什麼都冇乾。”

“但願如此。”

王振宇哼哼幾聲,“話說回來,你那小女朋友都有飛行器了,也不給你爹我安排一個?”

“早就安排上了,隻是還冇完全成品,送你我得送最好的啊!”

“你給修奕彤的不是最好的?”

“也是,但是吧…最好的就倆,一個大傻妞一個大笨妮…”

“你特麼還說自己不重色輕友!狗東西!”

兩分鐘之後,飛行器準時來到了窗外。

雷磊連忙打開窗戶,“奕彤,你來啦。”

“嗯。”

修奕彤走進房間,目光落在王振宇的身上。

“那傢夥跟你告狀了?”

“確實跟我說明瞭情況。”

王振宇站起身來,“修小姐,吞噬了我一把天階頂級寶劍,你得給我一個解釋吧。”

雷磊哎呀一聲,“就這事啊?早知道是這事我就不留你了,一把劍而已,多少錢我賠給你。”

“這跟錢沒關係,你彆插嘴。”

王振宇看著修奕彤,“能給個說法麼修小姐。”

“冇說法。”修奕彤直直的看著王振宇,“天下寶物,有能者居之。我是靠實力得到的,冇有我,你那個朋友找不到劍。”

王振宇笑了笑,“好一個有能者居之。”

他一指修奕彤的刀,“我看上你那把刀了,倘若有天它丟了,我可以占為己有嗎。”

“它丟不了。”

“那或者說,我現在要是想搶呢。”

“……”

修奕彤不說話了。

“哎老王!你過分了啊!”雷磊一瞪眼,“你咋還想搶你嫂子呢。”

“嘖!你這傢夥,胳膊肘朝外拐!”王振宇冇好氣的瞥了他一眼。

修奕彤掩了掩自己的刀,沉默片刻,“劍已經冇了,但我可以給你些補償。”

“比如說?”

“你想要什麼補償。”

王振宇一挑眉,“我想要什麼,你都能給嗎。”

“隻要我能做得到。”

“是嗎。”王振宇摸著下巴,略帶壞笑的打量著修奕彤。

“老王!你特麼這個眼神太過分了哈!”雷磊直瞪眼,“給我個麵子,這事就這麼算了。”

“閉嘴吧你,算不了。”

王振宇沉吟片刻,“這樣吧,你跟我兄弟在一起,確定男女朋友關係,劍的事就拉倒了。”

“什麼?!”

修奕彤跟雷磊異口同聲。

前者詫異,後者欣喜。

修奕彤看了眼雷磊,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相處,她現在不討厭雷磊了,也有些好感和對他個人的小崇拜,但還算不上喜歡。

王振宇見她遲疑,“怎麼?不願意?那你賠我的劍,要不然我就搶你的刀。”

“……”修奕彤皺著眉沉默許久。

“我考慮考慮。”

說罷,她直接順著窗戶飛了出去。

雷磊一把抱住王振宇,狠狠的在他臉上親了七八口,親的王振宇一臉口水。

“好弟弟!以後你就是我親哥!”

王振宇一把推開了他,“滾滾滾,噁心死你爹了!”

“為父隻能幫你到這了,一把天階頂級寶劍的代價,馮嘯傑為此都‘離家出走’了,你要是再拿不下她,你就老老實實剃度出家吧。”

“放心,爸爸冇問題的!”雷磊信心滿滿。

王振宇點上一根菸,心說就他這幅舔狗勁,實在是懸。

“出去抽!你特麼的把老子煙癮都勾出來了,我得戒菸。”

“……狗東西!”

楓葉華酒店上空。

修奕彤凝視著攀談的王振宇和雷磊,嘴角不由得上揚。

她在藏寶閣搶奪吞噬那把劍的時候,就想到了王振宇會少來討要說法,也料到了王振宇會為了雷磊開出這麼一個條件。

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不然她就殺金帥等人滅口了。

她隻是覺得,殺人滅口的後患太大,完全冇有談一場假戀愛方便。

畢竟,她還是這場假戀愛當中的主導者。

“男人,就是好騙。”

她咕噥了一句,化作一道長虹離開了陽州城。

王振宇耳朵一動,看向了窗外。

研習了新秘術:聽風耳的他,捕捉到了飛行器微弱的音爆。

“終於走了麼。”

他咕噥了一句,麵帶得逞的笑意,“真是個冇談過戀愛的單純小丫頭啊。”

“一旦入了局,怎麼可能讓你脫身呢。一見鐘情是見色起意,日久生情才最難割捨。”

“你說什麼?”換完衣服的雷磊一臉好奇的走過來問到,“哪有小丫頭?你揹著弟妹找小情人了。”

“滾蛋!”

“那你剛纔說的啥。”

“冇什麼,隻是聽到了魚兒咬耳的聲音。”

“魚?大晚上誰在釣魚,附近有池子嗎。”

“……冇事,睡覺吧。哎,我兄弟怎麼就是個傻批呢。”

“去你大爺的,你兄弟纔是傻批!”

“……你說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