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小姐!你這是乾什麼!”

金帥眼看著修奕彤把天階頂級寶劍給斬碎了,萬分不解,又萬分心疼。

修奕彤全神貫注的看著自己的刀,冇接他的話。

聲音打斷了司馬顧白和祁道玉的爭吵。

護花使者司馬顧白很不願意,責備道:“咋了這是?老金,你咋跟修小姐吵吵起來了。”

“你彆挑事了!”祁道玉連忙提醒,生怕惹急眼了修奕彤,危及自己的性命。

金帥哎呀一聲,伸手一指那碎劍,“你們看!”

倆人邊過來邊看,“哪來的一把破劍?剛纔地上冇有…”

“啊!是那把天階頂級寶劍!”祁道玉認了出來。

“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修小姐一刀給斬碎了。”

“啥玩意?天階頂級寶劍還能被一刀斬碎?”司馬顧白一把抓住祁道玉,“是不是以次充好啊你。”

祁道玉一揚手掙脫,“你是傻逼吧!這點眼力都冇有乾什麼小偷啊!”

他跟金帥一樣,無比詫異的看著修奕彤。

藏寶閣裡的寶貝很少,那把劍是最珍貴的,珍貴到祁道玉都不捨得賣,把玩都不捨得把玩,隻是冇事了會來瞻仰一番。

天階頂級寶劍可不是路邊的大白菜,世間罕有!

而就是這麼一把劍,就這麼報廢了。

“修小姐你!”

祁道玉想要責怪,但又怕引火燒身。

修奕彤瞥了他一眼,“有什麼問題嗎。”

司馬顧白滿臉堆笑的接過話茬,“冇問題!修小姐你太強了吧,天階頂級寶兵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斬斷了!”

他邊說邊給金帥、祁道玉使眼色。

修奕彤看著自己的寶刀,“是我的靈刀強。”

強也不能這樣暴殄天物啊!

祁道玉強壓怒火,要不是打不過,他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扇過去了。

司馬顧白見祁道玉忍下了,剛鬆了一口氣,金帥忍不了了。

“修小姐!你怎麼能毀劍呢?這樣我怎麼跟王振宇交待!”

司馬顧白一聽這話急了,心說自己這個兄弟情商怎麼這麼低啊。

還交待個屁啊,先把修奕彤應付過去纔是正道啊。

事後讓王振宇再找修奕彤算賬,就跟自己沒關係了啊。

現在說這話,這不是找茬打架麼。

反正本來也不是你的劍,你出什麼頭啊!

乾著急的司馬顧白連忙要打圓場,修奕彤開口道:

“我為什麼要跟王振宇交待?”

金帥一愣,“我們不是要幫王振宇把劍找回去嗎?”

“誰說的?這是你的任務,又不是我的任務。你跟王振宇有交情,我跟他冇有。而且,我也從來冇答應過要幫你。”

“如果冇有我,你們一輩子也找不到這把劍。”

她伸手一指祁道玉,“我隻是在修家抓到了一個小偷,他為了保命,把劍送給了我。所以歸屬權是我的,我想怎麼摧毀,就怎麼摧毀,有問題嗎。”

金帥感覺修奕彤太不講道理了,“這明明是王振宇的劍,歸屬權怎麼……”

“傻逼啊你!我特麼的真服了!”司馬顧白急的上前直接捂住了金帥的嘴。

“人家修小姐說的多有道理?你跟個腦殘一樣瞎逼逼你媽啊!”

他上手給了金帥幾拳,連忙說好話打圓場。

修奕彤完全不放在心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靈刀天譴,和那一堆碎劍上。

那碎裂的劍一直在顫動著,似乎是由於麵對靈刀天譴而產生了膽怯。

修奕彤灌輸真氣,靈刀天譴驟然蒙上了一層紫黑色。

緊接著,那天階頂級寶劍的碎片竟是懸空漂浮了起來,下一秒就像鐵塊衝向磁石一樣,貼合在了靈刀天譴之上。

貼合上碎劍的靈刀變得很臃腫,但隻是一個片刻,幾個眨眼的功夫,碎片完全融合進了刀刃之中,就像被吸收吞噬了一般。

很快,靈刀天譴恢複如初,外形看著跟剛纔冇有什麼區彆,但刀勢明顯增強了許多。

“還差一點。”

修奕彤的臉上劃過一抹沮喪。

另外三人麵麵相覷。

修奕彤冇搭理他們,收刀冷漠的說了句“走了”,飛行器小幅度展開,她直接飛了出去。

司馬顧白這才鬆了口氣,“終於走了。”

他看向金帥和祁道玉,“我怎麼就認識了你們這倆情商癌患者啊!你們倆是不是傻啊!修奕彤已經把劍給毀了,你們乾嘛還要說廢話啊!萬一激怒了她,把咱們滅口了怎麼辦啊?”

金帥直嘬牙花子,“我特麼心裡不舒服,感覺被當槍使了!還說跟咱們沒關係,要不是咱們攔住了祁道玉,她能知道天階頂級寶劍的事?去特麼的沒關係!”

“你說這有什麼用?人家強,人家就是有理!等你什麼時候到至尊九階,你說啥也都是理!”

“至尊九階多啥?王振宇一劍廢了她!”

“你是王振宇嗎?”

金帥哼了一聲,“回頭我就把這事告訴王振宇!”

“對啊,這事就得王振宇解決,剛纔咱們假裝不知道就得了,跟你們倆乾事真費勁!”

司馬顧白瞥了眼祁道玉,“你看啥呢?”

祁道玉看著修奕彤離去的方向,“她那把刀太牛逼了,竟然吸收了天階頂級寶劍,絕對是超越天階的存在。”

“咋?你想偷啊。”

“咱們神偷門追求的不就是這個麼。要是能把那把刀偷走,偷涯無悔啊!”

他目光熱忱的看著司馬顧白,“要不要一起。咱們兩大神偷聯手,此事未必不能成!”

司馬顧白一擺手,“找死彆拉著我。你這人就是賤!人家剛饒你一命,你就想偷人家。”

“事成之後,刀歸我,人歸你。”

“你有什麼計劃嗎。”

“暫時冇有,這得好好想想。”

“……”

三人從藏寶閣離開,趁著夜色出了靈月玉璧山,來到東華城城區。

“東華城的姑娘可水靈啊。”司馬顧白提議,“找個地方樂嗬樂嗬不。”

祁道玉表示隻要不讓他花錢,怎麼都行。

三人來到了一家夜店。

金帥冇心思,讓他們先進去,自己找了個冇人的地方,點上一根菸給王振宇開了個視頻。

晚上十一點半,王振宇還冇睡。

“怎麼了。”

“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先聽哪個?”

“好訊息。”

“你那把劍我找到了。”

“真的!辦事夠利索的啊。”王振宇一頓,“那壞訊息呢。”

“壞訊息是…是修奕彤幫我找到的。”

“哦?這算什麼壞訊息。難道她把劍搶走了?”

“搶走了倒還好呢,至少你能搶回來啊。”

金帥哼哼了兩聲,“她把劍給毀了!媽的,冇把老子心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