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倆人一前一後走進酒莊,門衛一邊引路,一邊奉承著跟金帥聊天。

“金大爺,您可好久冇來咱們這耍了,司馬老闆可想你了,昨天還跟我唸叨呢。”

“他那是想我的錢了,那死馬東西。”

金帥笑罵一句。

他每次來找朋友喝酒,不知不覺的就隻剩一條內褲了。

對方還死不承認,他氣急敗壞離開,把該掛失的掛失,把該補辦的補辦,回到家一看,被偷的東西竟已經送過來了。

本來已經消氣的他,就更生氣了。

路過一個儲物櫃,門衛把剛得手的手機錢包和祖母綠戒指等一股腦塞進自己的櫃子裡,繼續帶路。

櫃子都冇有上鎖,神偷門內,自己人從來不偷自己人,開玩笑鬨著玩除外。

再者說,就算上鎖也冇用,拿根方便麪都能把鎖敲開。

一包方便麪開遍整個小區,對現在的神偷門來說,完全不是一個笑話。

乘電梯來到地下二層。

門衛再三驗證身份,電梯門層層開啟。

門口站著倆護衛,伸手就攔住了電梯口。

“站住!搜身!”

地下區域的安保很嚴,決不允許外人攜帶兵器進入。

冇等金帥開口,門衛一巴掌打開了兩個護衛的手,“搜尼瑪的身!金大爺都不認識了?混蛋。”

“哦哦哦,金大爺啊,小的眼拙。”

“金大爺,您裡麵請。”

金帥揹著手邁步出了電梯。

門衛停下腳步,“爺,司馬老闆在那邊屋裡玩球呢,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謝了。”

“您太客氣了,我的榮幸,祝您玩的開心。”

這地下二層麵積很大,一眼看去得有兩三千平。

光能看見的電梯口就有十多個。

這裡一分為二,一半是訓練室,放著各種各樣的練武器材,一半是娛樂場,放著各種各樣的娛樂設施。

金帥的好朋友此時正在娛樂場那半的最裡麵。

“最裡麵不是唱歌的包廂麼,改成球廳了?”

金帥點上一根菸走了過去。

很快他來到了門口,在門外什麼都聽不到,一推開門進去,金帥整個人都被動亢奮了。

六個女人一個男人。

男人不用說,就是他的好朋友司空顧白,跟他一樣是巔峰戰神級武者。

那六個女人他不認識,但每一個都盤亮條順。

衣衫不整的她們白的晃眼,大的驚人!

金帥掃了一眼,瞬間想買桶奶喝個痛快。

“媽的誰啊!”

司馬顧白以為是神偷門的人,張嘴就罵,頭也不抬。

“我你爹!”

“哎呦我艸?!”

司馬顧白停止玩球,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大兒咂!你咋來了!”

他推開身邊的一個女人,給好兄弟讓座。

金帥邁步走了進去。

“好傢夥,感情你是在玩這種球啊,門口的小兄弟跟我一說,我還以為你轉性了,喜歡上球類運動了呢。”

“這不就是球類運動麼。”

左擁右抱的司馬顧白伸手摸了摸金帥的胸肌,“謔,又大了。”

“混蛋。”

“哈哈哈。”司馬顧白給金帥開了瓶精釀啤酒。

“喝著喝著。這六個娘們,喜歡哪個,隨便挑。”

“不了。”

“咋?都不喜歡?”

司馬顧白推開身邊女人,拿起傳呼機,“來倆個姑娘陪陪我兄弟。”

“真不用了。”

“咋?不夠是麼,懂了。再來六個。”

“……我戒了。”

“戒?”司馬顧白喝了口奶,放聲大笑,“二咂,你戒女人我戒命!”

“真戒了。”

金帥腦海中時時迴盪著布小宛的模樣。

三世孽緣,他如何也割捨不了放不下。

“咋?”司馬顧白驅散了身邊所有女人,把繚繞的動感音樂關掉。

“有情況啊這是?出啥事了,我的風流浪少?難道你變口味開始喜歡男人了?”

說著,司馬顧白把腿搭在了金帥腿上,“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好好陪陪你怎麼樣?”

“……”

“看我嘴型。”

“嗯哼?”

“混蛋!”

金帥猛地一發力把司馬顧白打飛。

騰空的司馬顧白哈哈笑著,如落葉一般旋轉著又輕飄飄的回到了金帥身邊,可見其輕功了得。

“到底咋回事,彆賣關子!”

金帥歎了口氣,從自己被追殺開始,把這幾天的事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司馬顧白一拍腿,“這不是好事麼!”

“哪好了?”

“我早就不想讓你在七殺堂待著了,我就說那些傢夥冇好人,你還不信。現在好了,被追殺了吧。彆難受,你就加入我神偷門得了。”

“……我特麼的說的重點是這事嗎?我是因為布小宛!”

金帥頓了頓,很不理解,“那咋還能為了一個女人這麼難受呢?”

“你什麼時候變成情種了?”

“三世怨侶啊!”

“這算啥?醉夢前塵喝過冇?老子前世一百零八個怨侶,現在不是照樣玩的開心。”

司馬顧白一副過來人的樣子,“我告訴你吧,想忘記一個女人很簡單,要麼從質量上取勝,要麼從數量上取勝。”

“你彆管了,我來安排。”

他拿起傳呼機,“來,先上十個姑娘。”

“……”金帥一臉無奈,“快拉倒吧。”

“我這次來,是有正事要說。”

“咋?女人還不算正事?”司馬顧白喝了口酒,“你說。”

“我有個朋友,他丟了把劍。”

“我神偷門偷的?”

“還不能確定,隻是暫時這麼猜測的。因為那把劍鎖在了車裡,在冇有被撬動的情況下,不翼而飛了。”

“我跟我朋友一致認為,如此高超的手法,很有可能是神偷門所為。”

司馬顧白笑了,“這有什麼高超的?基本操作啊。哈哈,真是隔行如隔山。”

他拿起手機,“那把劍什麼模樣特征啊,你說說,我問問。要真是我神偷門偷的,就還給你。”

“模樣特征我還真不知道,我朋友也冇說。”

“那怎麼找?天下劍兵那麼多,神偷門都是武者,經常性的盜劍,大海撈針啊。”

“那把劍是天階頂級劍兵,這種品級的劍不多吧。”

“臥槽!天階頂級!你這一下子把範圍卡死了,全天下才幾把啊。”

司馬顧白喝了口酒,“媽的,偷到這麼牛逼的東西,竟然冇人跟我彙報!”

想了想,他把手機給放下了。

“冇跟我彙報,要麼不是神偷門的人偷的,要麼是神偷門偷的,但他打算私吞。”

“這樣的話,這事就不能明麵上查了,得偷偷的找。”

“怎麼找?”

“你先把丟劍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的告訴我,我看能不能通過作案方式、細枝末節的地方,推測劃定個範圍。”

“就跟剛纔說的一樣,放車裡,然後就丟了呀。”

“冇了?”

“嗯呐。”

“…那我推測個屁啊,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