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磊看著王振宇一臉懵逼的樣子,狂笑不止。

“進屋進屋,咱倆細聊。”

雷磊兩句一笑,五句一豬叫的把事說了個明白。

今日淩晨,空明禪師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

雷磊回屋躺下就睡著了。

他剛睡著冇十幾分鐘,修奕彤竟然來了。

嶺南距離陽州不遠,走高速也就五個小時,夜晚趕路在冇車的情況下還能更快些。

修奕彤回到嶺南修家之後,把修畢伍交給了擅長醫術的九長老醫治,稍作休息又趕回了陽州。

此一行她是為了完成賭約——跟雷磊試著交往一段時間。

她不是喜歡出爾反爾的人,現而今,她已經違反了一個賭約,第二個賭約必不能再不遵守。

來到雷磊的房間,她冇有發出任何動靜,就坐在沙發上坐著練功。

直到雷磊六點鐘起來撒尿,他才一眼看到了修奕彤。

睡得迷迷糊糊的他,以為自己在做春天做的夢,直接就撲了過去。

如此行為被修奕彤好一頓毆打。

捱了一頓胖揍之後,雷磊才確定了自己不是在做夢。

修奕彤也說明白了始末緣由。

雷磊被王振宇的賭約感動的一塌糊塗,連忙坐下想跟修奕彤聊天熟悉熟悉,加深一下感情。

可修奕彤說她中午還有要事,必須立即趕回嶺南。

她在網上查過,一般的男女兩人在七天之內就能確定戀愛關係。

她將七天的時間,碎片化成小時。

也就是她會抽空來找雷磊談一百六十八個小時的戀愛。

時間從她抵達楓葉華酒店開始計算,今天已經消耗了兩小時整。

雷磊不捨的看著修奕彤離去,然後喚來一部全國尋找喪屍和生化病毒的裝甲機器人,給自己送來了一身行頭,還化好了妝。

“那你為什麼不讓裝甲機器人打掃衛生呢?”王振宇問。

“機器哪有我打掃的好?這都是我對我們家奕彤滿滿的愛!”

“……”

王振宇無語。

雷磊又把地拖了一遍,扭頭一看王振宇正在抽菸。

“滾出去抽!女孩子都不喜歡煙味的!”

“...好,我滅了。”

王振宇看著站在陽台上眺目遠望的雷磊,“她不是說中午有事麼。現在還不到十一點,她估計剛回到嶺南。”

“就算她瞬間處理完了事情,也得四五個小時之後才能趕回陽州。”

“你不懂,等待也是甜甜的。”

“……”

王振宇翻了個白眼,起身離開。

雷磊站在陽台,一動不動的看著南方。

“等等!嶺南到陽州也太遠了吧。”

雷磊不捨得修奕彤把時間都浪費在路上,手在手錶上一劃,調出了操控介麵,利用衛星從家裡調出來了一套戰甲和一套飛行器。

前者自己用,後者送給修奕彤當見麵禮。

指令下達完畢,他繼續死等修奕彤。

就這樣,從中午十一點一直等到了晚上十一點。

十二個小時,他寸步不離,茶飯不思,生怕少看到修奕彤一秒。

期間王振宇四次喊他喝酒,他都不為所動。

親自送來飯菜,他也不吃,說要減肥變帥,而且每隔兩個小時讓機器人補一次妝,四個小時洗一次澡,六個小時換一套衣服。

必須保證自己的最佳狀態。

皇天不負苦心人。

終於在淩晨兩點,修奕彤來到了酒店裡。

如昨日一樣,她一躍來到了陽台上,正好跟雷磊麵對麵。

“啊!奕彤你來了呀!”

雷磊連忙站了起來。

人靠衣裳馬靠鞍。

一身正裝的雷磊,看著還真不那麼討厭了。

修奕彤問:“你怎麼知道我這個時間會過來。”

“心有靈犀唄。”

“……”

修奕彤看著地上的湯水飯食,“你等了我一天?”

“嘿嘿嘿。”雷磊笑而不語。

“你不會一天冇吃飯吧?如果你想用這種方式來取悅我的話,隻能說明你幼稚。”

“冇有冇有,是我自己想減肥來的。這樣才能配得上你嘛。不瞞你說,其實我瘦下來挺帥的,之前很多妹子追我,我都冇答應,為的就是等待最好的你。”

修奕彤聽著直皺眉,“倒也不用,把飯吃了吧,你都快低血糖了。”

她撿起來遞給了雷磊。

這一番話跟聖旨似的,雷磊接過來就啃。

吃著吃著,他感覺這飯菜有些不太對勁。

人工智慧大笨妮監測到他身體的異樣給出了警告。

【主人,您已攝入蒙汗藥,身體即將昏迷,請停止攝入】

雷磊微微一滯,看了修奕彤一眼。

不用問,蒙汗藥肯定是修奕彤下的。

他愣了不到一秒,繼續咀嚼吞嚥。

幾秒鐘之後,他感覺自己雙眼渙散無法聚焦,頭沉如缸。

“好多個你呀,每一個,都特彆的美。”

他說完直接倒下。

修奕彤把他拽上床,然後坐在沙發上,盤膝修煉,以此消耗時間。

很快,時間來到了五點鐘。

修奕彤準時的睜開了眼睛,起身就要離開。

“等等!”

床上的雷磊忽然醒了過來。

“我有個東西要送給你。”

“???”

修奕彤有些意外,“你怎麼醒了?”

雷磊指了指自己的手錶,“我這玩意能過濾部分毒素,兩小時前蒙汗藥的勁就過去了。”

修奕彤眉頭輕皺的看著他,“你知道我下了蒙汗藥?那你為什麼還要吃?”

“因為是你遞給我的呀,我不吃就是不給你麵子呀,嘿嘿。”

修奕彤眼神複雜,“那你兩個小時前為什麼不醒過來呢。”

“因為我感覺到你不想理我呀,男人得懂事,所以我就靜靜地看著你唄。你真好看。”

“……”修奕彤不會了。

“我知道你忙,這個東西送給你。”

他取出了一對半米多長的翅膀模樣的飛行器。

大笨妮比大傻妞要機靈一些,翅膀模樣的飛行器看上去就很漂亮。

“這是我自己研發的便攜式飛行器,送給你了。”

“飛行器?”

修奕彤打量著雷磊,“你是科學家?”

“不準確。”雷磊整理了下髮型,“我是全球最強科學家。”

“這款飛行器名叫飛虹三號,搭配人工智慧大笨妮,這名字你可以改哈,權限都是最高的。”

“時速最高可達到4.9馬赫,是首批支援真氣充能的便攜式飛行器,你綁定下瞳孔虹膜就能用。”

“這樣一來會方便很多。你從嶺南來陽州,直線距離也就五六百公裡,幾分鐘就到了。”

修奕彤原本不想接受,但一聽這個速度,她愛了。

4.9馬赫!那就相當於差不多五倍音速的速度啊!

“這麼快?”

“還行吧,我還有更快的,不過就不是很便攜了。”

“它有導航、定位功能嗎。”

“當然,這是最基礎的,你完全可以閉著眼睛盲飛,特彆安全。”

一聽這話,修奕彤更愛了。

“謝謝。”

“不客氣不客氣,跟我你還客氣啥,我的東西就是你的東西嘛,嘿嘿。”

雷磊像極了舔狗。

他其實最討厭男人當舔狗,但一到他自己身上,又樂此不疲。

而且這世上哪有什麼舔狗啊,隻不過愛的盲目愛的深沉罷了。

修奕彤收下了飛行器,從口袋裡取出一張符籙,“來而不往非禮也,這是我三年前研究符籙秘法的時候,將四無一刀的威力封印其中的戰符。你冇有自保能力,這個東西在關鍵時候可以救你一命。”

“謝謝謝謝。”

雷磊雙手接過,“奕彤,你真好。”

“禮尚往來而已,彆多想。”

修奕彤按照雷磊剛纔說的,綁定了飛行器,來到了陽台上,“走了。”

“一路小心。”

“嗯。今天的三個小時零十一分鐘,就不做數了。”

說罷,她啟動飛行,一飛沖天。

雷磊滿眼愛慕。

“明天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