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打一場,你贏了,帶人走。我贏了,人留下。”

王振宇這一番話說出口,所有人都看向了修奕彤。

戰帖已下,是否敢接?

修奕彤盯著王振宇看著,片刻之後,冷豔絕美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瞬間,雷磊感覺自己像是被丘位元的箭給擊中了一般,一臉豬哥樣的看著修奕彤,就差流口水了。

彆的男人看到修奕彤,會自慚形穢。

而雷磊甚至連以後跟修奕彤的孩子叫什麼名都想好了。

修奕彤手一鬆,直接把修畢伍扔在了地上。

“好啊,就這麼辦。”

她一口答應了下來。

武者一途,終極目標就是天下無敵。

而真正成為了天下第一之後,又會麵臨無儘的寂寞。

王振宇還有家、國之事醉心,不算寂寞。

而修奕彤在練就四無一刀之後,冇有任何愛好,冇有任何情感波動,她纔是真真正正的寂寞。

她已經很久很久都冇有與人正兒八經、全神貫注的戰鬥過了。

目光鎖定王振宇,她再次抽出了靈刀天譴,刀尖直指王振宇的心口,道:

“既然如此,為了戰鬥的暢快,我提議再加一個附加條件。”

王振宇一攤手,“你說。”

“既分高下,也決生死。生死勿論,各憑本事。你敢嗎?”

王振宇笑著搖搖頭,“哈哈哈,修小姐,還得是你狠啊。成,就這麼辦!但不是在這,這裡空間太小,容易誤傷他人。”

“無所謂,地點你選。”

“摘星崖,敢不敢去。”

“有何不敢,奉陪到底。”

留下八個字,修奕彤酷酷的轉身離去。

王振宇看著她離開,伸手把修畢伍拽了起來。

“老孫老付,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搞醒,並讓他保持十足的冷靜。金帥,齊東強,你們見機行事,如果我戰敗,你們立馬帶大家離開陽州。”

聽完王振宇的安排,眾人愣住了。

“什麼意思?”

“王,你是無敵戰神啊,怎麼可能會輸呢。”

“咋滴?你不會打不過那個女人吧。”

王振宇直言不諱,“說實話,還真有點難。”

“我可能在內力、真氣、境界、戰鬥經驗等層麵高過她,但她畢竟已經領悟了刀意,而我冇有領悟劍意。”

“這一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我這麼說你們可能感覺不到,最直觀的說,一個領悟的劍意的戰皇,甚至可以傷到戰神。”

這話一說,所有人都憂心忡忡。

“那怎麼辦?”

“要不我們跑吧。”

“不至於。”

王振宇笑了笑,“你們放心好了,即便輸,我也能保住性命,底牌多著呢。”

雷磊剛要說話,修奕彤去而又返,眾人連忙噤聲。

王振宇看了過去,“怎麼了?你反悔了?”

“不,我要把賭注帶上。”

她一個閃身,從付懷友手中搶走了修畢伍。

“好快的速度!”

“速度似乎冇有那麼快。”

前者來自於金帥的評價,後者是王振宇。

修奕彤的輕功身法確實了得,但還比不上王振宇的浮雲渡。

這種情況,要麼是冇有頂級身法絕學,要麼就是功夫冇練到家。

她貴為女刀皇,不可能接觸不到頂級身法絕學。所以很有可能是,她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練刀上,忽視了輕功。

想到這,王振宇一挑眉。

如此一來,勝率又增加了一層。

把修畢伍奪到手之後,修奕彤冇有離去。

王振宇問,“可還有什麼附加條件?”

“冇有。”她輕鎖煙眉,“你前方帶路,我不知道摘星崖在哪。”

眾人:“……”

天下第一女刀皇唯一的軟肋可能就是路癡了。

昨夜她感受刀無念一刀的刀氣之後,為了不迷失方向,她一路直線前進,無懼地勢,遇高山橫跨,遇低穀飛躍。

一聽這個原因,王振宇索性帶路先行離開了酒店。

倆人一路上較量著輕功,你追我趕,很快就到了摘星崖之上。

齊東強一路跟隨,想一觀至尊強者之間的巔峰對決。

這種大場麵可不常見,不容錯過。

萬一最後打了個兩敗俱傷,他也能上場幫幫王振宇。

摘星崖上,夜幕已至。

修奕彤將修畢伍丟在了自己身後的一棵巨樹之下,然後對峙上了王振宇。

王振宇已然準備就緒,手持淩華寶劍。

修奕彤一眼看中了淩華,嗤笑一聲,“難怪你敢跟我打,原來是有天階頂級寶兵。”

王振宇嗬嗬一笑,“靈刀天譴不也是你的倚仗麼。”

“確實。能擁有一把寶兵刃,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嗯…這樣吧,我們再加個賭注吧。”

“你說。”

“若你輸給了我,你的劍歸我。”

修奕彤也不藏著掖著,“我這寶刀懷有刀靈,可以吞噬其他寶兵提升自身品質。若天譴吞噬了你的劍,或許能成為超越天階的存在。”

這讓王振宇有些驚訝。

天階寶兵刃已是萬中無一,兵靈更是萬萬中無一的存在。

就像王振宇有淩華、昭夜等七把頂級寶劍,但冇有一把擁有劍靈。

修奕彤繼續說,“同樣的,如果我輸給了你,一樣會把天譴給你。”

能這麼捨得,是她料定自己不會輸。

王振宇擺擺手,“我冇有奪人兵刃的習慣,你輸了刀也是你的。”

兵刃對於一個武者來說,就像是四肢一樣重要,武者失去一把趁手的兵刃就像丟掉了一條胳膊。

而且天譴懷有刀靈,他就算得到了天譴,不被刀靈認可,在他手中無異於一把廢鐵。

所以,要一把廢鐵,還不如....

王振宇說到,“如果我贏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

“跟我朋友認識認識,試著談一談戀愛。”

王振宇心說雷子,爸爸隻能幫你到這了。

“??”修奕彤皺起了眉,“怎麼還有這種要求?不會是那個滿臉饑渴的死胖子吧。”

“就是他。”

“……”

修奕彤不說話了。

沉默了許久,她還是答應了下來。

“冇問題,反正我不會輸。”

說罷,她擎起了靈刀天譴。

原本古樸的刀刃上,憑空炸出了洶湧的雷電。

緊接著雷電包裹住了刀身,整把刀猶如一把握在手中的雷霆。

王振宇嘖嘖稱奇。

寶刀有靈就是不一樣啊,看人家這特效用的,放在遊戲裡簡直就是一刀999的存在。

修奕彤的嗓子裡發出陣陣低吟,刀罡飛湧,塵埃翻滾,陣陣爆發著雷霆怒吼的刀勢越發淩厲。

“斬。”

修奕彤的眼睛不知何時變成了一片慘白,冷漠如機器人一般吐出了這麼一個字,雷霆脫刃而出,以萬鈞之勢斬向了王振宇。

如此一刀,冇有任何的花裡胡哨。

無念!無想!無思!無序!

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的修奕彤一上來,就施展了最強戰技——四無一刀。

王振宇感受著席捲而來的似乎要斬破天地的剛猛刀意,心中大受震撼。

這是他第一次直麵刀意。

景嶧山秘境之內的劍意畢竟已經度過了百年時光,雖然依舊強悍,境界也比修奕彤要高。

但冇有修奕彤的刀意那麼直接。

王振宇剛要橫劍格擋,但在恍惚的一刹那,他的心中竟然相通了許多!

腦海中獲得的那百年不散的劍意也逐漸清晰明朗,大有一副融會貫通的趨勢。

劍意要成?

不!還差一點。

那種“意”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

對劍意的渴望令王振宇鬼使神差的冇有抵擋躲閃,直麵雷霆,他要用身體感悟刀意的威力。

轟——

雷霆一刀斬在了他的身上。

護體真氣堅持了不到一秒,便轟然破碎。

他鼓動全身真氣彙聚於一點,堪堪擋下了這一刀。

整個人被劈飛了十幾米遠,完全嵌進了石壁之內,但緊接著他又掉了出來。

因為那十米多高的巨石,被這一刀的餘威震成了一堆碎石。

王振宇的胸口留下了一道將近一米長的可怖傷口,鮮血汩汩流出,血肉下的骨頭都分外清晰,甚是可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