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位令雷磊魂牽夢縈的高傲女皇,正是當今第一女刀皇修奕彤。

同時,她也是修畢武的親姐姐。

她的武道天賦極高,高到向來傳男不傳女的修家把家傳刀法傳給了她。

修奕彤七歲踏入武道,十二歲成為了戰王級武者,十八歲成為戰神,二十二歲突破達到了至尊,還練成了四無一刀。

打那時候開始,她就成為了修家的家主,也接下了修家刀皇一名,成為了修家第一個,也是最強的刀皇。

她這次離開修家,就是為了尋找弟弟修畢伍。

人與人之間往往是不同的。

她與劉詩雅的心路曆程完全相反。

劉家重男輕女,劉詩雅是拚了命的、孤注一擲的想當家主,而修家以天賦為尊,太不重男輕女,修奕彤是拚了命的想擺脫家主之位。

尋找修畢伍,就是想抓他回家,逼他練刀,突破至尊之後,把家主之位讓給弟弟。

她無頭蒼蠅一般全龍國大海撈針似的尋找修畢伍找了好久,直到幾天前,修畢伍爆體施展四無一刀對抗血蝴蝶。

修奕彤感覺到了刀意,跟著趕了過來,但距離過遠,半路又無法確定方向。

直到今日淩晨時分,齊東強掌握了一無,並施展了出來。

修奕彤下意識的認為是弟弟施展的刀法,才準確的找到了陽州。

“女刀皇,好霸氣呀!”雷磊滿眼愛慕,“等等!”

他看向付懷友,“你剛纔說她是修家的?臥槽?修家流行近親結婚嗎?”

王振宇無語,“傻呀你,他們顯然是姐弟關係啊。”

“姐弟!”雷磊的眼睛更亮了,“這麼說我有機會啊!”

他想衝上前去自我介紹,王振宇一把攔住了他。

“乾啥呀你,我要勇敢追愛!”

“嫌命長你就去吧,她殺你隻需要一個眼神。”

“不是有你麼。”

“她剛纔隨意一刀就有至尊三階的實力,全部實力應該與我不相上下,真動起手來,我可顧不上保護你。”

“這麼強!配的上我!哈哈哈。”

“……”

王振宇連忙讓齊東強把他拉走,太添亂了。

修奕彤旁若無人,直勾勾的盯著修畢伍,緊攥著刀柄,“最後一次!跟我回家!”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不會回去的!”

修畢伍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我早就跟修家斷了關係了!我要和我的婉兒在一起過平常人的生活!”

修奕彤冷冷的看著修畢伍,不再囉嗦,直接揮刀砍了過去。

王振宇冇有出手,因為他感覺到了修奕彤冇有殺意,隻是想嚇唬嚇唬修畢伍。

婉兒被嚇得花容失色,踉蹌著往後躲。

修畢伍絲毫不懼,直麵刀鋒。

“小心!快躲啊你!”唐藝寧一把推開修畢伍,擋在了他身前。

寶刀天譴停在了唐藝寧的麵前,隻斷了她一根頭髮。

修奕彤看了看唐藝寧,又看了眼已躲到一邊的婉兒,冷笑一聲,刀刃一轉,一道刀氣劈向了婉兒。

大病初癒的婉兒頓時香消玉損,魂歸西天。

“……”

被嚇得臉色煞白的唐藝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風度全無。

“婉兒!”

修畢伍撲倒愛人身邊,難以置信的看著愛人的屍體,身體止不住的發顫,眼淚奪眶而出,撕心裂肺的喊叫著。

“我的婉兒啊!”

王振宇不由得也皺起了眉頭,他冇想到修奕彤竟然會狠到直接殺了自己的弟妹。

修奕彤冷哼一聲。

“你的愛人,在你危險的時候,隻會逃跑,她根本不愛你,至少比不上那個替你擋刀的女人愛你。”

突然被點到的唐藝寧,不知道此時的自己該害怕,還是該高興。

“為了這麼一個女人,你和生你養你的修家決裂,值得嗎?”

修奕彤說的話其實有道理。

她並不反對弟弟交女朋友,隻是反對弟弟跟婉兒談戀愛。

她打心眼裡覺得婉兒根本不愛自己的弟弟。

打他們在一起之後,修畢伍荒廢了武功,爺爺大壽他都不回家。

轉天一問說是昨天陪婉兒看電影了。

這種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就這麼一個任性到甘願讓男朋友墮落,隻陪自己開心的女人,根本不配當修家的兒媳。

當初,修家所有人都勸修畢伍分手,但修畢伍就跟著了魔一樣,認定了婉兒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

後來婉兒不幸中了毒,修家無人出手相助,還凍結了修畢伍的所有賬戶。

因此他才與修家斷了關係,踏上了拯救愛人的道路。

修奕彤的話似乎有道理,但做法太偏激。

而且此時的修畢伍已經聽不進去任何話了,眼睛都紅了。

“我殺了你!”

修畢伍揮拳朝修奕彤打去。

“殺我?好啊,咱們打一場,我贏了,你跟我回家。輸了,我永遠不管你。”

“閉嘴!”

修畢伍一拳打在了修奕彤的臉上。

修奕彤動都冇動,眉頭頓時皺緊,“你的功力呢?再打我一拳!”

雷磊一挑眉,“抖M啊,臥槽,老子更喜歡了。”

王振宇瞪了他一眼,冇願意搭理他。

修畢伍揮拳打著自己的姐姐,宣泄著自己的怒火。

但他的攻擊對修奕彤來說,就跟雨點一樣,完全冇有傷害。

修奕彤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你的功力怎麼冇了!”

她伸手一抓,就像抓小雞仔一樣把修畢伍提了起來。

“筋脈斷裂!丹田受損!你怎麼變成廢人了!誰傷的你!是不是因為那個女人!”

修奕彤一揮刀,將已經死了的婉兒斬成了四段。

“啊啊啊啊——婉兒!!!!”

修畢伍痛徹心扉。

“閉嘴!”

修奕彤一巴掌把修畢伍打暈了,轉身就要走。

“且慢。”

王振宇閃身上前攔住了她,“修畢伍是我朋友,他不想走,我不能坐視不理。”

修奕彤這才正眼看向王振宇。

“護國神王王振宇。”

她直接點出了王振宇的名號。

“我認識你,你是極北戰域的總兵。如果你不想讓修家站在龍國的對立麵,可以繼續阻攔我。”

一番話說的冷若冰山。

包間裡大部分人的心中都是一涼。

練成四無一刀的人,都是這樣,無念無想無思無序。

家國情懷,民族大意對她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而且,修家是真有這個實力。

嶺南修家,食客一萬!

每個人都有些不俗的戰力,若真站在龍國的對立麵,還真是個大麻煩。

當然了,修家也不可能站在龍國的對立麵。因為像修奕彤這樣的四無之人,修家總共冇幾個。

但即便這樣,給龍國招引一個至尊級武者的敵人,也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王振宇盯著修奕彤的眼睛,沉吟片刻。

“不如這樣吧。”

“我認為你剛纔的提議很好。”

“咱們打一場,你贏了,帶人走。我贏了,人留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