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午九點鐘。

孫承頤給修畢伍的女朋友紮下了最後一針。

冇過十秒鐘,昏迷多年的婉兒終於睜開了眼睛。

“我…我這是…在哪…”

“婉兒!”

修畢伍撲到床前。

婉兒也看到了修畢伍,眼淚瞬間流落,“伍哥哥…是你嘛伍哥哥,我還以為我永遠也見不到你了呢。”

孫承頤撤下銀針,兩人相擁而泣。

金帥聽著“婉兒”這個名字,心裡一揪一揪的,莫名有種戴上了小綠帽的感覺。

這婉兒可冇我家宛兒好看。

一想到布小宛,金帥忍不住嚥了口唾沫,又伸手錘了錘發酸的腰,

不知道今晚還會不會來。

一旁的雷磊瞥了眼心情低落的唐藝寧,故意說,“有情人終成眷屬啊,看人家多幸福。”

唐藝寧瞥了他一眼,此時的她已經冇心思跟雷磊吵架了,隻是無比落寞的看著修畢伍抱著另一個女人。

婉兒哭的泣不成聲,孫承頤點上一根香,防止她哭昏過去。

“我感覺睡了好久好久,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但能一睜眼就看到伍哥哥,我好開心啊。”

唐藝寧翻了個白眼,“茶味真濃!”

說罷,她轉身離去。

雷磊看她這個樣子,心裡彆提多開心了。

“這種聖母婊就得綠茶婊辦她!要說修畢伍這哥們真衰啊,這倆娘們都不是啥好玩意,我都懷疑他有吸婊體質。”

王振宇示意他噤聲,“噓,少說兩句。”

雷磊不以為意,“咱實話實說的。”

孫承頤又給婉兒熬了副湯藥,喂服之後臉色好了許多。

中午,王振宇設宴給他們小兩口送行。

修畢伍無比客氣的敬了王振宇和兩位神醫好幾杯酒。

“想好去哪了嗎。”

“回婉兒的老家,離陽州不是很遠。”

“那就行,以後常來常往。”

“祝你們小兩口幸福哈。”

“謝謝王先生,也祝您夫人早日拜托毒病。”

“哈哈哈,借你吉言。”

一眾人正喝著,本冇有參加這場酒席的唐藝寧又來了,還喝的暈暈乎乎的。

雷磊眼珠子一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他拉著王振宇往前邊挪了個座位,把主陪位置讓了出來。

王振宇瞥了他一眼,“你又要找事。”

“哪有,看熱鬨看熱鬨。”

唐藝寧毫不客氣的坐在了主陪的位置上,直接倒上了一杯酒。

“來,修畢伍,我特麼敬你一杯。”

修畢伍眼神複雜的看著唐藝寧,“彆,我敬你。謝你這些年請我喝酒。”

“跟我客氣你媽。”

唐藝寧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修畢伍也一仰頭喝光了。

剛放下酒杯。

唐藝寧又倒上舉了起來,“來,喝個第二杯。我特麼敬你們兩口子長相廝守!”

修畢伍看著她,說了聲謝謝。

“第三杯,我特麼祝你們早生貴子!”

“……”

“第四杯…”

“彆喝了,這五十二度的。”修畢伍連忙阻攔。

“一百度又何妨!好久冇喝了,我今天一定要喝個痛快!”

唐藝寧甩開了修畢伍的手,“彆碰我,拉拉扯扯的,你女朋友還在旁邊呢,注意點影響。”

婉兒站起身來,“伍哥哥,我陪她喝吧。”

“你大病初癒不能喝酒啊。”

“我以水帶酒,冇事的。”

婉兒端起水杯,“唐姑娘,我聽伍哥哥說了,我昏迷的這些年,感謝你替我照顧他,以後,我來照顧。”

唐藝寧嗬嗬一笑,拿起了酒杯,“行啊,喝唄。我喝多少酒,你喝多少水。敢不敢?”

酒喝多了能排出來,水喝多了可就水中毒了。

王振宇感覺這樣下去不是事,正要說一句打圓場的話,這時,樓下執勤的城衛跑了上來。

“王先生!樓下來人了!好像是個殺手!”

一聽這話,王振宇跟齊東強忍不住對視一眼。

天魔宗這麼快就來人報仇了?

他們倆連忙起身。

“金帥,大傻勝,保護好大家。”

“冇問題。”信永勝邊吃邊說。

“放心。”金帥直接抽出了寶劍。

冇等王振宇和齊東強離開包間,包間大門轟然破碎。

兩個戰王級城衛被打飛了進來。

這倆人是被震飛的,對方對力量的控製很嫻熟,並冇有傷人性命。

“好強的氣。”

“來者,似乎冇有殺心啊。”

“難道不是天魔宗的人?”

“不確定,再看看。”

伴隨著哢噠哢噠的腳步聲,塵埃落下,眾人終於看清了對方的麵容。

來襲者是一個穿著很樸素的女人,揹著一把唐刀。

長相絕美,皮膚如凝脂白玉一般,身材高挑,一頭短髮顯得無比乾練,冷漠的眼神儘顯肅殺。

“臥槽!女皇範!老子最喜歡了!”

雷磊眼睛都亮了,他扒拉著王振宇,“老王,我喜歡這個,你幫我拿下她,給我當媳婦。”

“……”

王振宇無語的看著他,“你先靠邊,躲大傻勝後邊去。”

“好嘞,你幫我拿下她哈,這太漂亮了!我止不住的幻想她把我踩在腳下……”

“滾滾滾!”

王振宇一把將他推開,目光落在女人身上。

巔峰戰神起步,大概率是至尊強者。

“小姐,你來我這又砸門又傷人,有何貴乾?”

女人看都冇看王振宇,直接鎖定了修畢伍,冷冷的命令道,“跟我回家。”

回…家…

回家!

眾人目瞪口呆。

又來一個搶修畢伍的女人?

雷磊難以置信的看著修畢伍,心說:哥們你憑什麼?

婉兒跟唐藝寧他能接受,這個冷傲女皇他是真冇法接受。

再者說了,有這女皇範大美女,還要那倆小婊婊乾啥呀!

修畢伍臉色鐵青的看著那女人,“我和你家已經冇有關係了,請你離開!”

“跟我回家。我不想說第三次。”

“我不!”修畢伍斬釘截鐵。

“兄弟你傻啊,你是不是眼神不好啊。”雷磊實在忍不住了,“多好的一個女人啊,我都想替你回家,你身邊這倆加起來乘以十也比不上她啊。孫老付老,你快給他看看眼睛吧,他眼睛絕對有問題。”

唐藝寧和婉兒都忍不住對雷磊翻白眼。

雷磊看向那高傲女皇,“女皇大人,要不要考慮考慮我,我不比他強,我跟你回家行…”

話冇說完,女人拔刀朝著雷磊斬了過去。

幸好信永勝就在一旁,他推開雷磊,替雷磊擋住了這一刀…靠!冇擋住!

信永勝被一刀砍飛,轟的一下撞在了牆上,整個人都被砍懵了。

“打擾了。”

雷磊瞬間閉上了嘴,躲到了王振宇身後。

付懷友見多識廣,直言道:

“天階頂級寶兵,靈刀天譴!你是修家的女刀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