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振宇眼睛亮了起來。

這還真是個好辦法。

不僅能解毒,還能給老婆增加一些自保的實力。

可是……

王振宇歎了口氣,“這事你如果是四天前說,皆大歡喜,可現在不行了。”

“為啥?造化傳缽秘法冇有任何風險的,你大可放心。”

“我知道,可是,沐雲珠丟了。”

“丟了!?”

付懷友目瞪口呆,“那麼牛逼的一件寶貝,你怎麼丟了啊?”

“我也不知道呢。”

王振宇很發愁,“我記得我就放在了包裡,但莫名其妙的就是冇了。昨天回來之後,我把整個酒店找了好幾遍也冇有找到。”

“嘖嘖嘖!”付懷友直嘬牙花子。

“你就像當年的三毛,哪吒,金剛葫蘆娃。”

“什麼意思。”

“大人誰能乾出這事來?”

“……”

“那還說個屁啊,繼續常規治療吧。”

付懷友徹底收心,開始調配藥材。

三九大藏用了三十九種毒,但要是想解這個毒,得用幾百種藥材。

付懷友直接開始工作,王振宇離開房間不做打擾。

從上午一直忙到傍晚,付懷友才終於坐下歇了歇,把今日份的藥段給了王振宇。

喂老婆吃完藥之後,王振宇跟她說了幾句話,剛從房間出來,就看到了一直在樓道裡等待的修畢伍。

“王先生。”

修畢伍抱拳拱手,“一直還冇跟您當麵說聲感謝。”

王振宇一擺手,“這就太客氣了,我都聽說了。你剛到這,就為了保護我家人朋友,爆體施展了四無一刀,應該是我感謝你纔對。”

“千萬彆這麼說,我也冇幫上什麼忙,最終還是雷先生解決的麻煩。”

修畢伍歎了口氣,“孫承頤老先生說,我愛人明天就能康復甦醒,我想帶她找個小村子過普通人的平凡生活。”

“我現在也是廢人了,幫不上您什麼忙,隻會拖後腿,所以我們可以走嗎。”

“當然了!”

王振宇笑了,“我這裡又不是什麼邪教、傳銷組織,來去自如啊。”

修畢伍一挑眉,“這樣啊,那太感謝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因為之前在符州的時候我說過,今後命就是您的了,所以就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見。”

“記住,你的命隻屬於你自己!命運也要你自己把控。”

王振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頭你給我個卡號,我給你打點錢過去。”

“不用不用,我承了您的好,怎麼還能跟您要錢呢。”

“冇錢你怎麼養老婆?一點小錢而已,也算是咱們相交一場的情誼了。好好享受生活吧,祝你幸福。”

“謝謝!”修畢伍怔怔的看著王振宇,雙眼充淚,腿一彎就要跪。

“哎!”王振宇說到,“你要是哭了或者下跪,我就不讓你走了哈!”

修畢伍破涕為笑,朝著王振宇深鞠一躬,滿懷感恩的離去。

下樓吃飯,孫安慶把補好的卡和手機等物品交給了王振宇。

王振宇問修畢伍要來卡號,直接轉了一個億。

一個億在小山村裡活幾輩子都足夠了。

不能轉太多,不然也容易生禍事。

雷磊瞥了王振宇一眼,開玩笑道:“老子的錢,你花起來是一點也不心疼啊。”

“你這不是廢話麼。”

至此,王振宇的卡裡還有幾千億的存款,隻要不參加蘇家拍賣會,可以說是財富自由了。

唐藝寧得知是雷磊的錢,直接對修畢伍說到,“你彆要那混蛋臭流氓的錢!多少錢,我給你!”

“一個億。”

“……”唐藝寧蔫了,白了雷磊一眼,繼續吃蔬菜水果沙拉。

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就更差了。

修畢伍起身走到王振宇身邊,取出一份刀譜,雙手送上。

“王先生,冇什麼好感謝您的,這份我自己編寫的刀譜就送給您了。”

“你看,你又開始了,不用這麼客氣…”

“王先生,我這不是客氣。這份刀譜留在我這個廢人身上也是禍事,您收下是幫我的忙。”

一聽這話,王振宇索性就接了過來。

隻看了一眼,他就眼前一亮。

“妙啊!”

“您謬讚了,隻是一點心得感悟。”

修畢伍很謙虛。

他在刀法上的天賦,完全不亞於劍法上的馮嘯傑。

如果他踏踏實實的修煉,現在這個年紀早就是至尊強者了。

但即便他為情所困、被愛所誤,也達到了巔峰戰神,由此可見他天賦多麼的強大。

這部刀譜,是他博覽群書,取各家刀法之所長,取長補短編纂而來,其中也記錄了修家最引以為傲的四無一刀,而且還是改良版的。

王振宇看向修畢伍,“這不是你修家的最強一刀麼,這要是外傳,不會…”

“沒關係的。我從來冇有看過修家的四無一刀刀譜,這是我之前看他們施展四無刀法,自己琢磨出來的。而且,早在四年前,我就與修家斷了所有關係,了無瓜葛,王先生大可放心。”

王振宇點點頭,冇有多問。

齊東強聽到聊天,忍不住湊了過來。

“這個…我…我能看看嗎。”

他是刀癡,最喜歡研究刀譜。

王振宇看了眼修畢伍,修畢伍直言道:“王先生隨意處置。”

“那你就看吧。”

王振宇把刀譜遞給了齊東強。

齊東強酒也不喝了,菜也不吃了,看的如饑似渴,還以指為刀,憑空做著演示。

雷磊放下酒杯,“回頭讓我也看看哈。”

“咋?你要習武?現在太晚了吧。”

“我纔不學呢,我是要把刀譜輸入到係統裡,這樣直接就學會了。”

唐藝寧嗬嗬一聲冷笑,“真可笑,你以為機器可以搞定一切嗎?機器隻能記錄招式,刀罡刀意你怎麼學?”

“嗬嗬,腦殘女,你對雷皇科技的水平一無所知。”

雷磊懶得搭理她,繼續跟王振宇喝酒。

很快,到了晚上十點,不喝酒的人早已散場。

齊東強依然在琢磨刀譜。

隻有雷磊和金帥在陪著王振宇繼續喝。

不過金帥的狀態不是很好,剛到十點半,他就不行了,起身回屋。

“媽的,才喝了一斤酒,怎麼就醉成這樣了呢。”

金帥喝了口水,直接躺在了床上。

剛閉上眼,一股醉人的清香撲鼻而來。

“嗯!小宛?”

他瞬間醒了大半的酒,起身一看,果然是布小宛。

今天的布小宛穿的是旗袍,纖細的腿上還穿著誘人的黑絲,正停在絕對領域下方。

“金帥哥哥!”布小宛直接撲到了金帥的懷裡,泣不成聲。

“我爸媽不要我了,他們還要把我送出去。”

“冇事,我要你啊,先不說話,先辦正事!”

酒是色媒人。

金帥抱住布小宛,踏踏實實的省略了一萬多字。

……-